大清摄政王 第一节 百年梦醒 2

wuyanlai 收藏 6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0/[/size][/URL] 过了很久被海文虏来的少女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赤裸的酮体和下身渗出的淡淡血丝,阵阵羞愤涌上心头,看到身旁还在呼吸的海文女孩子没有像一般女孩那样急着寻找衣物为自己遮羞而是抡起了掉在地上的腰刀对着海文就要砍下去,可是早已抡起的钢刀却怎么也落不下去,她恨死了眼前的这个禽兽了,自己只是不听父亲的忠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0/


过了很久被海文虏来的少女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赤裸的酮体和下身渗出的淡淡血丝,阵阵羞愤涌上心头,看到身旁还在呼吸的海文女孩子没有像一般女孩那样急着寻找衣物为自己遮羞而是抡起了掉在地上的腰刀对着海文就要砍下去,可是早已抡起的钢刀却怎么也落不下去,她恨死了眼前的这个禽兽了,自己只是不听父亲的忠告跑到了酒馆的前边露了个脸便被这厮虏到了这里给糟蹋了,可是她又下不去手,少女年轻但也知道轻重缓急,今天一旦杀了这个人的话便坐实了一桩杀人重罪,到时候不但自己的名节不保甚至自己的性命都会搭进去,自己的生死是小,可是自己死了的话老父怎么办;可若是不杀死眼前的这个人自己的名节怎么办,这个禽兽的那些手下会放过自己年迈的父亲吗,想到这里女孩心一横,闭上眼睛挥动手中的军刀就向着自己的颈部砍去,可是他突然发现刀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似的怎么也砍不下去,睁眼一看原来是那个禽兽用手迎着刀锋的方向握住了自己砍下的刀,锋利的刀锋已经划破了他的手,殷红的鲜血顺着刀刃淌了下来。


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啊,于是“啊——”的一声便丢掉了手中的那柄沾满了鲜血的刀,就在她惊叫的那一瞬间

她瞥见了他的眼睛,就这一眼让她忽得觉得有丝丝的暖意冲上了她那绝望的心,这双眼睛跟昨夜的那双凶神恶煞的眼睛简直是判若两人,他的眼神此刻显得那样的温暖、那样的关切、那样的真诚,这完全不是她印象中那个蹂躏自己的禽兽的眼神啊,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这还是那个禽兽吗?为什么,为什么他的眼神能够化解自己对他的仇恨呢?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此时的多尔衮已经多多少少的回过神来了,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活着就好,因为这头上依旧隐隐传来的阵痛可不是假的,可是此刻的他却来不及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因为他要提“自己”擦屁股。


“禽兽!你……”女孩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看着他为了救自己划伤的手还在渗着鲜血她觉得自己多少应该感激他,可是想起昨晚他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她的心里却总是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


“姑娘,昨夜在下孟浪了,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在下在这里向小姐赔罪了,如果小姐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的话在下甘愿受罚!”多尔衮这辈子见过的事情多了,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幅皮囊(肉身)以前的主人做过什么好事呢,可是他却要装糊涂,毕竟这个世界上有一句千古名言——“难得糊涂”嘛。


“你!畜牲,看你做得好事!”女孩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于是连忙用手遮住了自己裸露的身体,瞪起一双杏眼对多尔衮怒道。


“姑娘,昨夜在下实在是饮酒过多所致,害了姑娘清白,可是在下实在是无心之举啊!”多尔衮是何许人,略加思索便将事情明白的七七八八了,再加上女孩那一双旗下人才有的大脚,多尔衮忽有一种亲切之感,想他多尔衮一生富贵又何时有人敢于如此斥责他呢?女孩的厉声斥责不仅让他想起了顺治元年慈宁宫里的那番叔嫂之争来了,玉儿,你究竟在哪里呢?四哥的陵寝都破败如此了怎么都没人修葺一下呢?


“海文,你别装糊涂,这皇陵四周有谁不认识你啊,别以为你是皇室宗亲就了不得了,就算是死在这里我做归也不会放过你的!”女孩以为海文要耍赖皮,要知道女孩家里就是开酒馆的,没事的时候女孩子也曾经隔着门缝偷看过客人们喝酒的,这个海文虽说是年纪不大可是酒量却算得上是一流的,二十年的女儿红他一个人就能喝完一整坛子,而且保证喝完以后绝对脸不红心不跳谈笑自若,怎么今天就醉了呢!


“姑娘,其他的我也就不多说了,你是旗人吗?”多尔衮根本就没有理女孩的话头。


“那是自然,我家是正白旗满洲,瓜尔佳氏!你看我不到内务府(盛京内务府)告你!” 姑娘狠狠地说。


“告我?好啊,你尽管去告我!告了我能怎么样,大不了就是判我把你给纳了,可那个时候,你的名节怎么办?”多尔衮轻轻的扫了一眼双方的衣着打扮早已经对彼此的身份了然于胸了,因此他才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你!”姑娘没有话说了,他知道海文没有撒谎,在盛京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也确实像海文说得那样处置了,这还是好的,若是换了汉人的话就更惨了,不被判给人家做奴才就已经烧高香了。


“我跟你说句心里话,我现在头很疼,很多事情我都记不起来了,包括昨天晚上的事情也是这个样子,你也不必担心,我绝对不会对你撒手不管的,我娶了你怎么样?”多尔衮在说娶这个字的时候故意放大了声音,要知道娶和纳是有着根本的区别的事情,娶的意思就是代表多尔衮要将面前的女孩作为正室对待。


“你!你混蛋!”女孩怒骂,虽然很生气,可是在她听到那个娶字从海文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还是浑身一震,要知道虽然海文只是一个纨绔子弟,可是他毕竟是三等镇国将军啊!如果……


“姑娘,其实何去何从对你有利你也应该很清楚吧,没关系,我有时间,你好好考虑吧!”多尔衮自然是知道女孩的心已经动了,可是他不愿意明说出来罢了。


“你真的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


“是的!”


“那,那,那你为什么还要娶我?”


“我是男人,既然作了的事情我就不会不管!”虽然是替别人背黑锅,可是多尔衮还是很需要找一个人了解一下自己和现在的世界的。


“你!你是说真的?”女孩依旧不相信这个混世魔王会有这样的好心。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


“好!俺答应你,但是你一定要娶俺,还有就是俺爹就按一个女儿,你要替俺给他养老送终!”女孩说出来这话后马上后悔了,这是什么年月啊,哪里有女婿给老丈人送终的,更何况这个女婿还是皇亲国戚呢!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