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鲁晓夫的两大政治笑柄的真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赫鲁晓夫


赫鲁晓夫在从事国际活动时,常常口不择言,鲁莽行事,给世界落下许多笑柄。其中最有名的是两件事情:一是他在一次外交招待会上扬言要“埋葬”西方资本主义,后来到1963年11月6日,他在接见美国资本家时承认:“我做不到这一点,资本主义太大了。”二是赫鲁晓夫出席1960年联合国大会,有一天他在辩论中情绪失控,从脚上脱下皮鞋猛敲桌子,并同西班牙代表吵得几乎动起手来……


“经典丑闻”


赫鲁晓夫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苏联的最高领导人,当时因无情批判斯大林的个人崇拜、提出“三和两全”理论、挑起国际共运“大辩论”、破坏中苏关系而闻名于世界,他的名字在中国更是家喻户晓。


应该说,赫鲁晓夫的一生就像他死后的墓碑所显示的那样,是“黑白相间”的,他既做过一些好事,也犯有严重错误。特别是,赫鲁晓夫在从事国际活动时,常常随意发挥,口不择言,鲁莽行事,给世界落下许多笑柄。其中最有名的是两件事情:一是他起先脑子发热,在一次外交招待会上扬言要“埋葬”西方资本主义,后来不断地进行辩解,到1963年11月6日,他又在接见美国资本家时承认:“我做不到这一点,资本主义太大了。”二是赫鲁晓夫亲自率领苏联代表团出席1960年联合国大会,有一天他在辩论中情绪失控,竟不顾礼仪和规矩,从脚上脱下皮鞋猛敲桌子,并同西班牙代表吵得几乎动起手来,导致警卫人员出来干预。这两件事充分显露了赫鲁晓夫的个人素质和行为作风。


赫鲁晓夫的两大“政治笑柄”,已经成为“经典丑闻”,但不知何故,国内许多有关国际共运的教材和专门论述赫鲁晓夫的学术著述,对这些“政治笑柄”或者避而不谈,根本不提,或者轻描淡写,语焉不详,有时还张冠李戴,把时间、地点搞错。有的文章甚至否认事实本身的存在。笔者最近查证了若干材料,感到有必要对此作一些说明,以正视听。


“埋葬西方论”成了被他“任意打扮的小姑娘”


当年的赫鲁晓夫,在处理东西方关系时有很大的随意性,他时而鼓吹“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和平过渡”,并对美国等西方国家作无原则的退让和妥协;时而又低估西方的决心,高估苏联的实力,要同美国争夺世界霸权,甚至扬言要“埋葬”西方。关于赫鲁晓夫声称要“埋葬”西方的言论,当时在世界上曾经广为流传,但是赫鲁晓夫的原话究竟是怎么讲的,是在哪年哪月讲的,是在什么场合讲的,至今找不到正式的文件依据。于是,有些人就想当然地进行猜测,甚至胡编乱造。


现在至少流行两种莫名其妙的说法:一种说法是,1959年赫鲁晓夫同访问苏联的美国副总统尼克松展开“厨房辩论”时说的;另一种说法是,赫鲁晓夫在1960年联合国大会上“皮鞋敲桌”时说的。这两种说法显然都是牵强附会、毫无事实根据的编造。


比较可信的说法是,1956年4月,赫鲁晓夫访问英国,来到苏格兰首府爱丁堡,在与英国实业家精英进行的一次重要会晤中,他酒后发表脱离发言文稿的“即兴讲话”。赫鲁晓夫说着说着,竟忘了面对的听众是谁,开始用他一贯的风格讲话,其中的一句话竟说:“我们一定要把你们埋葬。”接着,他又尽情地抨击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当时,多亏在座的英国人都听不懂俄语,而赫鲁晓夫的随行翻译特罗扬诺夫斯基也没有理睬这些“即兴讲话”,只按事先准备的发言文稿进行翻译。然而,赫鲁晓夫的“即兴讲话”后来还是透露出来并流传起来。


赫鲁晓夫事后不得不一再辩解,并对他的“埋葬”西方论加以修饰,企图自圆其说。赫鲁晓夫在1959年访问美国期间,在这个问题上不断遭到西方记者和官员的当面质问,并多次出现争吵和难堪的场面。例如,当年9月16日,赫鲁晓夫在出席全美新闻俱乐部记者招待会时,有记者问他:“常常有人援引说,您似乎在一次外交招待会上说,你们要把我们埋葬到地下。如果您没有说过,您可以辟谣。如果说过,请解释一下您的意思是什么?”


赫鲁晓夫辩解道:“在座的只是美国人的很小一部分。如果我想要把你们每个人都埋葬掉,那我一辈子还干不完。我的确说过这个,但是有人故意歪曲了我的讲话。这并不是说在什么时候把什么人从肉体上埋葬,而是说在社会的历史发展中社会制度的改变。”“我说过,从历史的发展和历史的观点来看,资本主义要被埋葬,共产主义将代替资本主义。你们可以不同意我的看法,而我也不同意你们的看法。那么,我们怎么办呢?必须共处。”


再如,当年9月16日,赫鲁晓夫在出席洛杉矶市政当局举行的招待会时,洛杉矶市市长赫尔顿·鲍尔逊在会上公开指责赫鲁晓夫的“埋葬”西方论。赫鲁晓夫随即发表讲话说:“市长先生,您在讲话里说过,我们想要埋葬你们……我想问,为什么您又重提我到美国后在几次讲话中曾解释过的问题呢?市长显然也是常读报纸的。”“我已经说过,我们要‘埋葬资本主义’这句话不应当从字面上去理解,不应理解为带着铲子挖掘墓穴和埋葬死人的普通掘墓人。我指的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前景。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谁是谁非,这要由历史去作决定……谁的制度更好,谁就能获得胜利。我们不会去埋葬你们,你们也不会来埋葬我们。”赫鲁晓夫还指责赫尔顿·鲍尔逊是“别有用心地把‘这只死猫’扔到我的面前,想挑拨我和大家的关系。没门儿。”


当年9月28日,赫鲁晓夫访美回国后在莫斯科劳动者群众欢迎大会上发表讲话,在谈到访美过程时愤愤不平地说:“在前半段旅程中我们突出地觉察到,好像总是在重放同一张唱片。讲话的人硬说什么我曾经讲过我们‘要埋葬资本家’。起初我还耐心地解释:我说的其实是,我们‘要埋葬资本主义’。意思就是说,社会主义不可避免地会代替这个过时的社会形态,正如资本主义曾经代替了封建主义一样。”


从上可见,赫鲁晓夫的“埋葬”西方论前后有许多变化。他起先是说要“埋葬”资本家,后来则说是要“埋葬”资本主义;他起先是说苏联要“埋葬”西方,后来则说“要由历史去作决定”,“我们不会去埋葬你们,你们也不会来埋葬我们”,双方“必须共处”;他最后又承认:“我做不到这一点,资本主义太大了。”但是,不管赫鲁晓夫如何辩解,他始终不能自圆其说。即使是指社会发展规律,一个严肃的政治家也决不会在那样的外交场合用如此粗鲁的语言讲如此敏感的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