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活佛的转世和成长

灵童转世


任何一个“小活佛”被确定其身份后,一定要进行极其隆重庄严的坐床仪式,在密宗的传统法规中非常重要。过去达赖、班禅转世,也必须通过这一程序。


在确定“转世灵童”之后,要将“转世灵童”迎接到寺院,这时称为“灵童”,在举行了“坐床”典礼以后,就不再称为“灵童”了,而称为“呼毕勒罕”,这是清朝制度所定。“呼毕勒罕”时期,一般来说是“活佛”的童年时期,“呼毕勒罕”是蒙古语,意为“化身”,也就是藏语中的“朱古”。以前世虽死,不昧本性,寄胎转生、复接前世,为“转世活佛”。清朝规定成年以后,要撤销“呼毕勒罕”,称为“呼图克图”。


寻访转世灵童,要经过一系列的程序。确定转世灵童以后,办理迎请事宜。特别是活佛的府邸要做大量的事务性的工作。活佛府邸,藏语称“拉让”,“拉”是喇嘛的代称,“让”意为官。“拉让”即喇嘛住室,汉语称其为“活佛府”。也有称其为“佛仓”,藏语音译,其意为寓所、住宅、宿舍。“仓”字的译意有尊敬的意思。蒙古平民的住所不能用“仓”。


坐床典礼


活佛府是根据活佛地位的相同,可以分为大、中、小。活佛府根据寻访确定“转世灵童”以后,要将确定转世灵童是某某佛转世,正式通知其家庭。有许多转世灵童的父母接到通知非常高兴。为自己家中出现了“转世活佛”而感到荣耀!乐意让孩子出家为僧。


“转世灵童”的迎请是一项繁重的工作,特别是大喇嘛,高僧活佛要耗资大量资金、对灵童家属的安置、迎接人员的组织,沿途的食宿、仪仗队、乐队、护卫和举行各种宗教仪式,僧俗民众的欢迎等都要作妥善的安排,场面显得十分壮观。尤其达赖、班禅行“坐床”典礼时,极为隆重,所谓“床”,让人是专门用来睡觉的。这里所说的“坐床”是指用来坐的床,只能坐而不能卧。故在佛典中的床与座,往往通用或并用。如说“身为床座遍大千”。这是说明愿心之大,载德之厚,能以一己而广度大千众生的意思,坐床仪式很隆重、灵童的坐床典礼。是蒙藏佛教中所特有的一种隆重的仪式。按清廷规定,举行坐床仪式是标志着能以「前世活佛」的地位公开与外界往来。自此才正式成为有权的活佛。在西藏地区,达赖、班禅两大喇嘛,分别管治前藏、后藏,拥有最高的权力。直至解放后,政、教分开了,起了巨大的变化。


受“沙弥戒”


说起转世小活佛来,颇饶有兴味的。一般人都把小活佛看为是非常神圣的,不可侵犯的!若是深一层了解,情况并非如此,尤其小活佛在成长受教育阶段,同样会受到老师严格管教,甚至皮鞭抽打哩!


我国藏族、蒙古族、土族、纳西族等地区有许多寺庙,大寺庙的首领绝大多数是活佛,实行活佛转世传承。凡活佛圆寂,寻访转世灵童,迎入寺院,举行落发受戒。没有戒律的约束,僧人的行为就没有准绳,没有戒律的规范,僧人就不能依戒修行,剃除须发是出家人最基本的要求,僧人在日常生活中受戒是言行和思想的指导准则,即使汉族僧人也是如此,戒律规定的条文非常严格!


转世灵童入寺院之后,一定要受沙弥戒,这是梵文(印度文)的音译,藏语称“格慈”。汉文有释义为“求寂者”、也有译成“忽慈”、“勤策”,受这种戒以表示愿意接受修持,过寺院生活,主要以儿童为主,因年龄小,沙弥戒的等级小。受戒时,有一位年长的活佛站在灵童身旁,他说一句,灵童跟着说一句,这是简单的戒律,主要是五戒,即: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也有八条、十条、二百五十条(比丘)、三百二十条(比丘尼),要严格遵守戒律。


幼童活佛


根据藏传佛教传统规定,幼童活佛中地位较高的称呼毕勒罕。一般以六岁学经,七岁学禅而受小戒(沙弥戒),十六岁时称呼图克图。寺院和活佛府对童年活佛的教育极为重视,因为挑选灵童的过程,仅是对即将成为活佛者的身体素质和思维能力的严格考查,选出俊逸灵异者,以确保已选活佛有比较好的先天条件。而更重要的是对已选的活佛,从幼年开始予严格的教育,使之成为最有学问和佛学造诣很深的宗教人物。很多高僧活佛,从童年开始在寺院中接受教育,学佛经,掌握佛学理论,除学显宗、密宗之外,有些还学医药、历算、天文、建筑、雕塑、美术、科技、艺术等。


这些小活佛经过培养教育,使活佛具有较高的文化素质。由此可以看到寺院也是一种学院,从事教育,培养一批又一批的宗教首领及有名望的佛教学者。


幼童活佛坐床以后,由活佛府选派一位或数位老师。藏人称为“荣增”,蒙古称为“拨克希”,这是娴熟经典、道行高深的喇嘛,负责“幼童活佛”的教育,在教育过程中注意到“幼童活佛”学习态度,并用生动的例子激发他努力学习,要使一些“幼童活佛”意识到自诩为“超人转世”,不同于“凡人”!


日常生活


小活佛在寺院内生活,一般人认为一定过得平静舒适愉快,无忧无虑,其实不然。对未成年的小活佛,其生活一般是严加管束,可以说小活佛的行动是没有自由的!一切活动都要在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活佛地位越高,受到的限制就越多。一般规定小活佛进入寺院以后,不准随便与父母家人见面,更不能与父母同居,遵守佛教“出家即离家”的教规。稍长,见父母有制度规定;虽然活佛等级不同,居住的条件也不相同,但总的来说,活佛居住的条件一般都比较好,绝大多数都住优质木石结构或砖瓦房,也有的小活佛居住在土房内或蒙古包里。这些住房,大多是活佛出资建造的,或是“前世活佛”的遗产。活佛转世,前世活佛的财产就是“转世小活佛”的财产。


小活佛每天早晨大约五点多钟,值班喇嘛敲钟时,即要起床,洗漱要节约用水、侍者将住房打扫干净,而小寺院中的「小活佛」要自己打扫住室。然后披上袈裟,向经书磕头、礼佛。念经大约一或二小时后,开始吃早点,主要是奶茶,藏族喇嘛使用自己专用的碗,互不乱用。早点以后,小活佛背诵经文,不能玩,直到中午吃饭,但过午不食,允许吃肉,饮食和种类也有规定,下午不学习,允许在院内玩,晚上学习一段时间而后睡觉,天天如此生活。


皮肉之苦


一般来说,对幼童活佛的教育是严格的,要求也比较高。如果幼童活佛学习不努力,违反制度,老师可以责打,如果幼童活佛教育不好,与老师的责任甚大,因此幼童活佛虽然是受世人尊敬,地位比较高,但对老师必须服从,老师在处罚幼童活佛时,要先向佛陀祈祷,乞求给他助力,以及谅解老师执法的善意,才执行处罚。也有执教严厉用棍棒教育的,老师认为只有让小活佛饱受皮肉之苦,在痛苦中学经文,才能成功;因此他当众曾用皮鞭抽打小活佛,有时打得死去活来,使小活佛在精神上和肉体上受到极大的折磨!当然,有些老喇嘛极力反对这种体罚,认为不符合慈悲为怀的教义,逐渐也有了改善。


有很多幼童活佛学习很努力的,如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一九四四年正月十五日在塔尔寺举行了堪布会议厅内部坐床大典,堪布会议厅决定以拉科为十世班禅的经师,由于拉科年事已高,以嘉雅喇嘛协助。他出生在青海懂蒙古文和藏文,每天指导班禅学经文,班禅有时不能背诵经文,嘉雅也很生气,就揪他的耳朵,或在他的光头打巴掌,每天要念经、读书、练字,老师紧跟不舍,监督很严。这位班禅大师终于成为受人尊敬的“宗教领袖”!


普通喇嘛


小活佛出入都有人随侍,凡是普通喇嘛(扎巴)与小活佛相遇,普通喇嘛要让道,低头站在路旁,待小活佛过去才能行走。如在郊外普通喇嘛骑马或乘车遇到小活佛的车或马时,普通喇嘛要下马或下车,向小活佛请安,待他过去以后,才上马或上车而行。信徒拜见小活佛,只要近前磕头,小活佛要伸手摩拜见人的头顶,称为“摩顶”,藏语称“恰旺”,其意降给“吉祥”。对地位较高的人来拜见,要献哈达表示崇敬。哈达大都是白色的,长短不一样,献哈达时,双手捧哈达过顶,对平辈只要将哈达送到对方手中即可。对方也可将原哈达回敬。小活佛拜佛要磕头,磕头时双手合掌举起碰额和心,然后双膝跪地,两手前伸,全身伏于地,头磕地,嘴里念念有词,求佛保佑,这称为磕“长头”。


老师是小活佛的影子,经常跟随着小活佛,不准小活佛随意去玩,随意见人,自由回家,更不准家人不按规定来探望;吃饭不让吃得太饱,更不能随便出院或去骑马等活动。


小活佛的地位不同,生活差距很大。由于政治原因,或者寺院大小、经济状况等等,使小活佛的生活随着形势变化而变化,不单是今日如此,过去帝王时代也是如此。


得“小神通”


信奉密宗的人,不论是世俗弟子,。或是喇嘛,都有一种追求“神通”的倾向!且看一些大喇嘛如何教导小活佛,凡进入寺院的小活佛,除要学习文字、诵读(藏文、梵文、蒙文)佛经,掌握佛教理论外,还须修行。修行中的一种方式是静虑(禅),安住一心,静心思考,使身心得到平静或体悟特定的行为过程,也就是参禅入定的境界。如内蒙古五世甘珠尔呼图克图,其法名阿旺罗布桑丹必尼玛,他的师傅元尊法师,经常提醒他要努力修持,以期得到“神通法力”。师傅与他共在一静室内禅修,时间为七天,每天从天明静坐一直到黄昏,一天只吃一顿早饭,不吃肉食、持斋,到第七天师傅取三颗白色的豆子给他,叫他含在嘴里念文殊菩萨咒,他极虔诚地念了一夜,等到天明,师傅叫他把豆吐出来给他看,师傅看到有两颗豆已经要发芽,师傅很高兴,认为开启“智能”,具有“神通力”的开始;这种持咒和静坐,是通过精神集中而获得的修行方法,使人的精神思维集中在重要的内容上,被认为有奇特的超自然的力量。


当年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就是靠静坐苦思冥想,然后悟道的。根据这一方法,释迦牟尼不少弟子有“神通力”,也是这样修持而获得的,密宗喇嘛非常重视这一方法。


文章来源: 《香港佛教》2003年1月28日

作者: 秦孟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