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作曲家曾孙揭家族与纳粹关系内幕

铁笛吹云 收藏 0 162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4_14_69211_7169211.jpg[/img] 希特勒在瓦格纳家族花园中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4_14_69212_7169212.jpg[/img] 哥特弗里德·瓦格纳 瓦格纳家族是德国音乐史上最引人注目,也是最臭名昭著的家族。希特勒对该家族大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的崇拜几乎伴随其一生,理查德的音乐也因此成为所有纳粹的最爱。理查德的儿媳甚至还在希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希特勒在瓦格纳家族花园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哥特弗里德·瓦格纳


瓦格纳家族是德国音乐史上最引人注目,也是最臭名昭著的家族。希特勒对该家族大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的崇拜几乎伴随其一生,理查德的音乐也因此成为所有纳粹的最爱。理查德的儿媳甚至还在希特勒著写《我的奋斗》一书时,为其传送纸张。但是战后,瓦格纳家族却开始辩解与纳粹的关系,只有理查德的曾孙哥特弗里德·瓦格纳,通过自传毫不避讳地揭开了家族与希特勒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被朋友们指为“小纳粹”


哥特弗里德曾撰写自传《瓦格纳们的黄昏》,书中介绍了很多亲戚,将他们描述成纳粹的铁杆追随者。日前,他前往英国伦敦进行为期一周的演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再次大曝瓦格纳家族与希特勒及纳粹之间的关系。


哥特弗里德仿佛“事不关己”一样,简单谈论了自己与其他家族成员之间的关系,但是他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摆脱掉这种关系,也无法摆脱9岁时和同学在第三帝国记录片中第一次看到家人出现时受玷污的感觉。


他说:“那部电影让我很震惊,不仅仅因为看到布痕瓦尔德(1937年到1945年,德国法西斯在此设立集中营,残酷屠杀了数万名反法西斯战士)如山的尸体,还因为第一次看到我的家人们夹道欢迎希特勒,还让他进入拜罗伊特音乐剧院 (理查德·瓦格纳亲手创建),在幕后听曾祖父的音乐演奏。当时,我的朋友们都指着我说:‘你一定也是纳粹’。”


祖母曾为希特勒递纸


历史真相残忍地折磨着已经60岁的哥特弗里德,他的英国籍祖母威妮弗雷德却对希特勒崇拜得五体投地,将毕生精力奉献给了法西斯主义。当希特勒因“啤酒馆事件”锒铛入狱后,就是威妮弗雷德给他送去撰写《我的奋斗》的纸张。


哥特弗里德的祖父西格弗里德·瓦格纳于1930年去世后,威妮弗雷德开始执掌拜罗伊特音乐剧院,她奉“狼”(对希特勒的昵称)为神明,邀请他出任剧院董事长。她还在瓦格纳家族故居——望夫里德建造了一间特殊卧室,以供希特勒到访拜罗伊特时小住。


威妮弗雷德与希特勒保持了20年的通信关系,当希特勒被监禁时,她好像家人那样,鼓励哥特弗里德的父亲和叔叔写信给希特勒,收信人为“狼叔叔”。尽管没有证据显示她与希特勒有私通关系,但是她从未后悔过与希特勒一起反犹太人的行为。


哥特弗里德说:“1973年,出于对过去的好奇,我开始阅读这些信件。但是祖母却让父亲阻止我,这些信也被锁起来。后来表姐艾米丽·拉弗伦兹将信件保存在慕尼黑。她说,除非整个家族同意,否则她不能展示这些信件。这多么可笑,我们不可能永远掩盖历史,我希望这些文件能够早日公诸于世。”


叔叔曾在集中营“当差”


事实上,这些信中涉及到瓦格纳家族一个敏感话题,瓦格纳家族与当地集中营关系密切。当时,哥特弗里德的叔叔维兰德·瓦格纳就曾在那里“当差”。同时,拜罗伊特音乐节剧院的管理者、哥特弗里德野心勃勃的同父异母姐姐凯瑟琳·瓦格纳似乎也被希特勒的权力所惑。


哥特弗里德说:“凯瑟琳应该承认她在历史中所扮演的角色,承认她与第三帝国的关系。尽管她两岁的时候,祖母就死了,但她依然秉承着祖母忠于希特勒的意愿。现在拜罗伊特音乐剧院已经完全成为个人的权力游戏。在我看来,必须公开隐藏的档案才能证明瓦格纳家族是否清白。”



对掌门人宝座不感兴趣


作为瓦格纳家族成员,哥特弗里德完全有资格成为拜罗伊特音乐剧院掌门人的继承人,但是现在他认为那无所谓。他已经花费大半生时间反抗被家族认定的正统。这一点他已经有了一个榜样——他的姑姑弗里德兰。


弗里德兰以反法西斯英雄——意大利指挥家阿尔图罗·托斯卡尼尼和德国指挥家埃里希·克莱伯为榜样,在二战时投奔美国,通过广播反对希特勒,并申请入美国国籍。哥特弗里德也耻于作为一名德国人和瓦格纳家族一员,他甚至一度想改变姓名,成为美国公民。但是见识过美国贫富差距的鸿沟后,他改变了主意。转而定居意大利米兰。结婚后,他收养了一个意大利儿子。


20世纪70年代末,哥特弗里德已经与家族完全断绝关系,只有两件东西一直跟随着他:他儿时制作的一些木偶以及一把椅子。这把椅子在历史学家乔纳森·卡尔在《瓦格纳家族》中被描述过,是哥特弗里德的叔叔维兰德的作品。


热衷出书演讲警示世人


哥特弗里德说:“我的生活目标非常明确,我已经追求了整整40年。”他的自传——《不与狼同泣》,填补了父亲自传中的一些空白。在意大利,哥特弗里德建立了“后大屠杀对话组织”,帮助大屠杀中的幸存者与屠杀者及他们的后代建立沟通,从中吸取教训。


哥特弗里德用15年时间劝服与他有类似想法的德国人不再保持沉默,与犹太历史学家亚伯拉罕·派克(家族成员几乎被纳粹完全杀光)合著一本名为《我们的零点时刻》的书。通过分别深入研究这些人的家族历史,警醒大多数德国人。哥特弗里德说:“尽管我和那一代人都不是纳粹战犯,但我们依然有责任矫正偏见,我们需要人性,我们必须预防未来再次发生这样的屠杀。”


至于如何看待曾祖父的音乐,哥特弗里德说:“他不是我最喜欢的作曲家,但是他的音乐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在我看来,音乐和大屠杀之间没有直接联系。”本周,哥特弗里德将前往伦敦进行演讲,他将对音乐和犹太人遭驱逐之间的关系问题进行详细分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