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民国二十九年(1940)八月十五日 上海市 高行阵地

日军部队占领高桥以后一直没有能够击破其正面周骏明所部的阻击反而损伤惨重,因此日军部队在补充了兵员和装备以后便更改了突击方向,日军部队这次的攻击目标是我军周子kun将军驻守的高行地区,因为日军很清楚地知道高行地区在我军防线上的重要地位,因为在武太行的防线上,高桥和龙华两个点支撑着整个上海市核心区域对于东南方向的最后一道防线,高桥的失守势必会导致这道防线的瓦解和崩溃,这样,不光是仍旧控制在我军部队手中的东南方向的战略要点川沙和周浦必须放弃,就连上海市区也会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

小鬼子想得到我们的武太行将军自然早就才到了这一部,于是在高行地区原来驻守的上海自卫军的第八师的基础上武太行将第三十、三十一两个师也加强到了这个方向上,在最近的这一个月的时间内我军部队光是沿着阵地的反坦克壕沟就挖了这整整三道,加上明暗碉堡,坑道工事就更加不用说了,可是这了的防御工事也有着致命的缺陷,那就是缺乏足够的直射火力对日军的装甲部队形成有效的威胁,在这样的阵地战中单纯的依靠反坦克壕沟和地雷进行反装甲作战是很不现实的。

日本工兵部队很快的便在我军的阵地前沿开辟了一道宽度超过五百米的走廊,在长达半个小时的破坏性炮击以后日军步兵便在装甲兵部队的配合下向我军阵地展开了进攻,很快的我军部队就发现了面前这支日军部队的不同,无论在作战技术还是在身体素质上他们都绝对不是日军第十三军的部队可以比拟的,缺乏经验的我军士兵只要一冒头就会被鬼子打中,置于机枪,只要一开火就会被鬼子的掷弹筒招呼到了,战斗开始后不到一个小时我军第一道防线就被日军撕开了多个口子,不得已周子昆将军之的命令部队退守二线,在有的地方日军部队甚至穿插到了我军第二道防线的面前,幸亏我军留守部队及时出击才避免了我防线再一次被敌人占领。

我军第一道防线被日军攻占的后果必然是十分严重的,这不仅使日军的出击阵地大大的前移也使得我军部队丧失了构筑严密的前沿工事,我军部队缺乏实战经验的弱点此时完全暴露了出来,不光如此,由于战斗力强悍的日军部队的出现我军部队中的很多有新四军的普通战士提拔上海的基层干部发生了动摇,一次性的便出现了上百名干部率领士兵放弃阵地逃跑的,有的部队甚至出现了投敌的现象,为了稳固军心周子昆将军一次性的就枪决了一百三十余名干部,其中甚至有一名团长,另外为了制止股子掷弹筒的威胁周子昆将军特地将手中的神枪手全部集中到一起专门压制日军的掷弹手,还有就是将用于营团部队火力支援的山炮和野炮也被周子昆将军掉了上来直接用于对敌人火力点和装甲车辆的直瞄射击,同时工兵部队也冒着随时可能牺牲的危险在阵地前沿抛撒了一道五米宽的反步兵地雷区(武太行最喜欢的影片就是《地雷战》,因此到了这个时代以后对于地雷的研究就从来没有放松过,各部队对与地雷的使用也很广泛。)

“娘的,哪里来的小鬼子,这枪法贼准贼准的!”周子昆将军从炮兵观察镜中看到日军的狙击手正在不断的转换位置不禁脱口骂道。

“副参谋长,根据昨天指挥部通报的情报,最近鬼子从关东军借调了两个旅团的精锐部队南下,估计咱们面前的就是这部分鬼子!”一个参谋道。

“怪不得,可是咱们的部队战斗力也他娘的太不争气了!要是他们在坚持一会儿怎么也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的!”

“还好咱们调整的快,不然这回可就糟了,对了地雷够吗?”

“本来是不够的,可是前两天兵工厂又送来了一批轻型非致命地雷,虽然没有什么威力但是在数量上却弥补了地雷的不足。”

“你小子给我说清楚,什么叫非致命地雷?”

“副参谋长,所谓的非致命地雷就是军部命令兵工部门赶制的一批重量只有三两的木壳地雷,里边的炸药只有士到二十克,里边的杀伤破片也只有一些小铁片,布置起来十分的方便,士兵们携带也很方便。”

“这是哪门子地雷?”

“副参谋长,你还别说,这地雷虽然杀不死人可是他的威力足够将一个人的脚炸烂,虽然不死但是也足以让人失去战斗力,刚才撤退的时候工兵在战壕里就没有少扔着玩意儿,估计小鬼子现在正头疼呢!”武太行在前世的时候就对美军在越南战场上大量使用的非杀伤性地雷作了深刻的研究,武太行十分的认同在战斗中让敌人的士兵长期丧失战斗力消耗的战略资源会更多一些,事实上占领了我军第一道防线的鬼子兵们也正在北这些地雷困扰,因为他们不管怎样总有可能碰到这些小东西,一脚踏下去踩到雷的,伸手的时候摸到浮土中的地雷的,坐上地雷的,靠上地雷的,一时间战壕中精锐的精锐日军部队鬼哭狼嚎的呼喊声弥漫了整个阵地。

可是精锐部队就是精锐部队,在经历了简短的慌乱后日军部队重新组织起了对我部的进攻,可是这一次已经有了准备的我军部队这一次没有像上次那样慌乱,在广大政工干部的工作下愣是生生的将敌人阻滞在我军阵地前沿了。

日军部队面对我军顽强的阻击也没有一味的猛攻而是将部队迅速的收缩回来后使用其远程火力对我军阵地实施破坏性射击,可是早已经在过去的一个月的战斗中积累了足够的阵地战的经验的我军部队才不在乎你什么炮击呢,广大官兵们迅速撤入防炮洞休息,阵地上只是留下少数的观察哨,

在前一段时间的战斗中由于士兵缺乏经验所以工事的质量根本就无法适应这样强度的战斗,往往鬼子的一枚150毫米的榴弹落下来即便是没有炸死人也会震死几个,吸取了教训的工兵部队开始不断的加固自己的工事,除了将工事加深到地下三到五米之外,在工事的上部还准备了多层的三合土层,另外工事里加装了电话和通风设施,大一点的防炮洞之间都被沟通起来,这样避免了单孔防炮洞发生坍塌后将人活活的闷死的事件了。

进行了大约半个小时的跑坏性炮击以后日军迅速派出步兵小分队试探性的前出,我军部队则是故意隐蔽了大多数火力而是只使用部分火力和后方炮火对日军部队进行拦阻,自以为是的日军指挥官还以为已经消灭了我军阵地上的大多数作战力量了,于是便组织部队在装甲部队的前道下对我军部队发起强攻,由于缺乏反装甲武器的经验,我炮兵部队在对日军移动军用车辆进行直瞄射击的时候效果并不理想,加上已经摸索到一定规律的日军司机一位的加大油门往前冲的缘故,愣是有十几辆“豆”战车冲了上来,其配属的日军步兵甚至冲进了战壕,此时我军中有上海监狱重刑犯组成的敢死队迅速出击对其装甲部队实施打击,在炸药包面前“豆”真的像豆子一样的被掀上了天空。

……

上午十点 上海市 高桥外围 周骏明所部前线

就在日军全力进攻我高行阵地的时候武太行却带领着他的参谋们来到了周骏明所部对高桥方向的攻击阵地巡视。

“总指挥,你还是将指挥部往后撤一撤吧,这里离鬼子前沿阵地的直线距离还不到三百米,这种距离就算是普通的步枪也够着了,你别说小鬼子天上还有飞机呢!”看到武太行居然在日军十分钟一次的侦察性炮火射击中泰然自若的观察着对面的鬼子,周骏明将军在钦佩的同时也捏了一把汗。

“飞机?周司令员,你就别怕了,他那是侦察机没有炸弹,就算是他有炸弹也不敢炸我的,这个距离随时都可能扔到他们的阵地上,我还就不信小鬼子用于侦察火力的迫击炮弹能将你这个钢筋混凝土的观察所掀翻!你还别说,我都老佩服你了,这种情况下居然能搞出这么一个钢筋混凝土的观察所来!”武太行这回可是说错了,这座观察所可不是抢修的,它是当年张治中将军准备“淞沪会战”的时候修建的,日军占领上海后一直就没有毁掉这里所以就被我军部队捡了现成的。

“可是总指挥,你现在是上海近百万自卫军的指挥员,你不能冒险啊!”虽然和武太行之间的芥蒂还没有完全的解开,可是作为一个军人,一个党员的最基本的觉悟却促使他这么说。

“怕个鸟,我死了还有杨(靖宇)参谋长,我问你,对面的鬼子有多少人?”

“对面?根据最新情报显示对面的日军部队有三到四千人的规模,除了海军陆战队之外还有关东军的部分留守部队,有一定的战斗力,加上日本人有海军炮火的支援,敌人的综合实力还是有的!”

“海军你不用担心,老子手里可还有好东西呢,我就问你,如果是你,多长时间你能给我拿下高桥!”

“这个不难,在拥有足够的火力支援下我能够在一个到一个半小时内占领那里!可是由于我军部队的战斗力有限估计伤亡也少不了,至少会造成两百余日军的损失!”在过去几天的战斗中周骏明司令员石越来越佩服武太行了,他就是搞不懂,武太行使用什么办法让那些刚学会打枪的新兵蛋子上了战场就跟老兵一样不要命呢?尽管他们往往会挺着死去,可是他们那义无反顾的作战精神却给了日军巨大的震慑。

“伤亡是不可避免的,我允许你出现伤亡一万人的情况,我会把上海自卫军第三十二师也调给你,另外一个拥有四十八门150毫米榴弹炮的炮团和其余近两百门七十毫米上口径的炮群也会借给你使用到明天凌晨两点,你有问题吗?”

“总指挥,恕我直言,在没有海军优势和全时段的制空权的情况下即便是拿下了高桥对于我军来说也是一件没什么好处的事情,因为我们守不住。”

“谁说要守住高桥了?”

“不守高桥我们打下他做什么?我们现在的现有工事群和兵力部署我看已经够用了,还是支援一下周副参谋长那边吧?”

“谁说老子不支援周副参谋长了!”

“支援?总指挥,你不会?要知道加上装甲兵和炮兵那足足有一万人啊!”

“怕什么!老子就是要吃掉他的关东军精锐部队,叫小鬼子知道知道在老子这里搞两栖登陆的下场!”

(太子新书《大清摄政王》上架,希望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