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富悬殊的真相令人震惊不久前公布的一份很具权威性的社会经济状况调查报告披露:到2006年3月末,中国拥有超过一亿元人民币财产的“亿万富豪”达3220人,其中,2932人的亿万财富直接来源于家庭背景的权力,其人数占富豪总数的90%


值得一提,这份报告是发布在官方《人民网》网站上的国务院、中央党校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联合调查报告;其真实性不容置疑。


该调查报告记载了更为精彩的一笔:这些富豪掌握着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和证券五大经济部门,拥有二万亿资产,形成了官僚资产阶级。


为此,新华社发文:中国在改革开放后二十多年内出现严重的贫富分化,出现特殊利益集团,通过权钱交易等非法活动谋求集团利益,催生集体腐败和组织性腐败。


看了这份报告,举国上下、朝野震惊!


中国人民可谓勤劳智慧,也不乏艰苦创业的奋斗精神,改革开放已经搞了三十年,尽管如此,人民群众仍然普遍感到生存的巨大压力,普遍感到新三座大山的严重威胁。但是,少数人却已经聚敛了数以亿计的财富,而且这些财富是靠权力孵化、滋养,靠权力积累;分配如此不公,如此背离社会主义分配原则;明明是权贵资本主义,但他们却自称为什么特色社会主义,难道这不就是现代版的指鹿为马吗?我们不能不震惊!


六十年前,为了推翻以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为首的官僚资产阶级,中国共产党号召并领导人民闹革命,得民心得天下;但革命成功后,不料又造就了一个人多势强、规模远超出旧四大家族的新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难道千千万万在革命中献出宝贵生命的烈士们当年浴血奋斗的目的就是为了造就这样一个既得利益集团吗?我们不能不震惊!


若干年里,一小撮权贵们肆无忌惮地打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号,拉大旗当虎皮,大肆圈地、圈煤、圈钱,圈权,吃回扣、吃差价、吃干股……我们不能不震惊!


当初,改革开放的"先富论"如此表述: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先富带动后富,共同富裕。三十年过去了,岁月蹉跎,几多无奈几多愁!所谓后富之人也富裕了吗?当年听到过邓的许诺的人有许多还没有尝试过富裕是一种什么滋味就已经走了,剩下的也渐渐变得白发苍苍,“共富梦”在何方?事实如此无情;中石化等已经富得流油的垄断国企老总们还嫌富得不够,不断向国家申请补贴;开个不伦不类的听证后、成本几乎接近于零的移动电话漫游费还得继续收,话费依旧高居不下;如果不出12-5矿难,山西洪桐瑞之源的矿老板照样借助血煤日进斗金;权贵们都在忙着“做强做大”自己的金元帝国,那里有心思带动别人后富?物价飞涨让数以千万计的普通家庭在艰难的岁月中彷徨度日;承担着边远山区1000多万农村孩子教育的40万代课教师们,长年辛勤耕耘于三尺讲台而只能获得每月不足100元的工资,这个月薪还不到瑞之源矿主月收入的三万分之一,够惨、够不人道了吧!但更为令人发指的是,他们希望通过努力工作获得转正的小小的后富之梦也随着一纸清退公文烟消云散、化为乌有;在此,我们实在不愿意提及黑砖窑里的农工们,他们哪有后富可言,少挨点皮鞭就算不错了,与他们相比,夏衍先生笔下的包身工要幸运得多;作为中国人、作为奴工们的同胞,我们为有良知的记者们所报道的山西黑砖窑里所发生的一切感到极度的羞耻。难道这就是邓小平所承诺的共同富裕?我们不能不震惊!


2006年世界银行公布的世界各国家和地区人均年收入排名前19名里面,居中间地位的美国人均年收入为37000美元,而我们中国名列第109位、人均年收入仅1100美元!西方19国人均收入的平均数超过中国30倍。差距如此悬殊,我们不能不震惊!


虽然目前中国仍然是一大穷国,但行政经费远远高于西方发达国家,行政支出雄居全球榜首。公车私用、公款吃喝、公款送礼、公款渡假旅游、滥发奖金、违规挪用公款和大兴土木修建超标准豪华办公楼等费用,竟然高达税收的50%;可是,像教育这样重要的民生投入比例,却只能与非洲一些最落后国家相当。反差如此强烈,我们不能不震惊!


全世界14万收费公路中有70%在中国,全世界污染最严重的10个大城市有7个在中国,矿难百万吨死亡率中国是西方发达国家的40倍以上。我们不能不震惊!


请别再抱怨说中国人民群众的素质太低。其实,最没有教养、最没有德性和素质最低的一群就是党内的那些官僚腐败分子。例如上海陈良宇集团、安徽王昭耀集团、郴州李大伦集团中的腐败分子们,一个个道貌岸然、一个个装扮得俨然是圣主明君,实际上都是些一肚子坏水、集吃喝嫖赌于一身的黑道痞子、三玩干部。奇怪的是,这些人居然几乎都有在党校进修过学习过并获得学历的背景。丝毫没有真诚自责和歉意,反倒贬低人民群众素质太低,我们不能不震惊!


权贵资本主义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它决不是社会主义!……(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