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平民死亡而欢呼,是谁将我们修炼成妖?

公元2008年4月9日日下午5点,疑因遭遇感情问题,一名年约20岁的女子从广州海珠区某广场大楼上纵身跃下(http://news.163.com/photo/00AN0001/4376_5.html)。短短4秒钟,一个花季少女的生命在数百市民的眼前瞬间消逝……在这年轻的生命即将结束的之前,她的同胞们,她的同种族们,她的同类们,在眼睁睁地看着她跳楼的时候,没有给其点点的同情和劝慰和同情,哪怕是丝丝的怜悯,相反,是一致的呼号,甚至是和欢呼……甚至有的人竟然呼朋唤友,拿着望远镜到现场看热闹,最后,在它们的睽睽之下,一个年轻的生命结束了。它们也心安理得了,回去后,一定会香香地睡个觉了;一定会有了丰富的谈资了;一定会比看个美国大片还要惬意了;一定能多吃它几碗饭,多喝它几杯酒……


笔者是一介草民,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没有什么觉悟,但是,看到这个新闻报道,却禁不住泪流满面……真的,如果网友们能看看笔者的ID,能看看笔者曾写的无数时评,看看笔者写的散文……应该知道,笔者绝不是轻易能落泪的人……可是,看到这个新闻后,却怎么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腺……


为我们的国民的麻木哭泣;为我生活的这个社会哭泣;更为那轻生的,不知名的年轻女子哭泣……


不知道她是因何而放弃年轻的生命!但是,无论如何,一个年轻的生命从我们的眼前结束了,做为同类的我们,本应该有那么点点的怜惜!要知道,那是个活生生的生命啊!一只小猫小狗无辜地死去了,凡是有良心的人类都会有同情之心,更何况是有着和我们遗传基因相差无几的人类呢?


记得有个报道,说是在屠宰场里,那些等待被杀戮的猪,当看到同类被杀的时候,没有谁去规定和呼喊,几乎是完全统一地拼命地转过身去……不用谁来解释,我们都清楚,它们不想看到同类被残杀,不想去残忍地目睹同类被屠戮……这是猪的本能反应……


再看看我们人类,或者直接说是生活在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人,看到自己的同类即将结束自己的生命的时候,竟然将其当成了千万年难得一遇的幸事而忘乎所以,各位说说,某些人和猪怎么比?还有得比吗?


其实,象这样的新闻早就见怪不怪了,根本也算不得新闻!和那些巷子里多嘴的老奶奶公布的某某女和某某男同居了的小道消息相比,估计也比这个所谓的新闻份量都“新闻”的多。难道不是嘛?拿个小马扎边看跳楼边喝茶水的;边弹吉它边跳街舞的;众人呼号鼓励轻生者跳下去……都是经常报道的,国人早就此类事项归纳到了娱乐范围内,本来就是个值得庆祝和欢欣鼓舞的事情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所以根本就不该当成新闻……


笔者曾经亲眼看到过一次很“有趣”但也很值得思考的围观事情。


一次在修车时,附近咣的一声巨响,还没有反映过来,旁边两个小工呼哨一声撒腿就跑,仿佛战士接到了号令般。原来是附近两辆轿车迎头相撞,这两个小工是跑着看热闹的!没到十秒种,又是一阵恐怖的刹车声,随之就看到了两具飞起的人体……疯跑着准备去看热闹的小工并没有注意侧面急驰而来的另辆轿车,结果是两个小工一死一伤!说也奇怪,平时道路上并没有几个的路人,竟然在几分种内奇迹般冒出了数百人,并很自觉的分成了两组进行围观、点评,当起了“义务”交警。没有人在乎能否因为围观而再发生第三起,或者是第四起肇事,而是对这两起肇事津津乐道,比比划划,看着地上的伤者在痛苦中挣扎而麻木的故我。没有人去出面指责谁,没有人去制止谁!因为,类似的场面每个国人都能经历很多……很自然地就习以为常了!


从中国版图最北方的小镇漠河,到最南方的曾母暗沙;最西的与塔吉克斯坦接壤的乌兹别里山口,到最东端在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的相交处,凡是有国人的地方,随便找个城市,这样的事情都是司空见惯。就象早晨骑自行车上班,相互间碰了下,仅仅是碰了下衣服一样,忒平常,忒正常。你说,谁还能将这小小的碰衣服当成什么新闻啊?随便的在搜索栏里敲出“跳楼、自杀、围观”等字眼,就会有几十万的类似新闻。什么见死不救了,围观人群麻木了;什么大妈搬个小马扎拿个扇子笑迷迷仰头观瞧了;什么专门买望远镜仔细看了;什么某男本都回心转意放弃跳楼意念,但因楼下围观者起哄,而一怒愤而勇敢的跳了下去等……


人们看的多了,经历的多了,早就麻木了,早就集体阿Q了。再说句实话,凡是发生跳楼、跳河、跳铁塔(总是整不明白,怎么惟独中国有那么多专跳铁塔的事发生?)这样的的事情,依然会出现同样的场面,依然是去看热闹的人众,去协助救人的寡……


为什么我们对待一个鲜活的生命即将在自己的眼前逝去,不是去悲伤和惋惜,哪怕是点点的同情,相反却当成了乐子,当成了难得一见的“真人秀”节目?为什么我们的国人对生命的结束这么感兴趣,仿佛看到的不是有血有肉的真人,而是几乎将那自杀的人当成了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体,就象看一个沙袋落地一样?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我们的国人是怎么了?良心哪去了?人性哪去了?


笔者想起了《大话西游》里的经典台词:“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


其实,这句看似调侃、幽默的台词,实际上却在昭示着一个道理。就是人本该有人性,而妖自然是应该有妖性。而人性应该是人类代代相传承下来的;而妖性却是需要代代修炼来的。综观国人当今的麻木心态和无良心行为,人性已经彻底的颠覆!说是已经变成了传说中那奢血成性、杀人如麻、涂炭生灵的妖怪,绝不过分!


那么,国人又是如何这么几十年里而不是传说中需要几百年、几千年的潜心修炼,就集体修炼成了妖性的呢?


这可是个很深懊的问题,估计也是仁者见仁的事。政体、国情、国人文化、社会意识、社会导向,传统继承、人文环境……等等,估计能找出成千上万个充分的理由来。笔者不想,也绝没有那个能力去逐一的探讨究竟,只想根据自己的见解,提出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之一,那就是国人对生命的普遍漠视和不尊重!


在地球上,虽然生命进化的程度迥异,但生命应该是平等的。人类虽然统治着这个星球,占据着主导地位,但也应该尊重其它生命。因为,地球是生命共同拥有的。可看看我们当今国人对生命的漠视已经到了何等的另人发指的地步!


虐猫虐狗的事件一再发生;将鲜活的鸡鸭鹅倒吊在自行车上,悠然的行驶着;当街杀狗、杀羊;为了烧烤,生生的扭断鸽子、鹌鹑的脖子……等等,等等,举例不用思考,成百上千!这些在西方国家不可想象的“景象”,为什么就能在我泱泱的的中华大国里大行其道?


人们能容忍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发生,甚至是亲自动手,你说这样的人是什么心态?将生命当成了草芥,你还能指望他(她)能有什么良心和人性?


曾经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养了条很大的笨狗。虽然又大又丑,但很聪明,也很讨人喜欢。有一天,朋友将其勒死,并送给老东一个狗脖子,据他说那是狗身上最好吃的部位……笔者没有吃,并从此冷落了他。总是想,能亲手勒死自己豢养的狗,而且还要去吃他的肉,这样的人内心深处是何等的险恶,如果有一天遇到生死攸关的事情,亦或是利益发生了冲突,这样的人什么事情都能作得出来地!


还有,无意反对“计生”国策,但对于已经成人型的七个月以上的胎儿进行堕胎,却保留自己的看法。那样作是否也是虐杀自己的同类?可惜,这样的事情同样是司空见惯,同样是集体沉默!


虐待动物,在西方文明国家是违法的,因为那些国家都有《动物保护法》。日本就严格规定:凡是在市场买的鱼,必须当场用最快的方式结束其生命,而不准拎着半死不活的鱼走……


因为普遍的对生命漠视,普遍对生命的不在意,所以,就形成了一种惯性思维,生命并不珍贵!对待其它生命不在乎,继而对自身的生命也就不珍惜!也就因此有了“死了不要紧,十八年又是一条好汉……等傻瓜的豪言壮语!”,如此,也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无意将当今越来越多的凶杀案件联系起来,但说动手就动手,说操家伙就操家伙的场面,哪个没有见到过?灭门惨案为何屡屡发生?


说到此,还用问到底是什么原因,国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集体养成了普遍的妖性吗?


良心未泯的少量国人,多少年里就在呼吁制定《动物保护法》,可改革开放了,某位领导人也在南方划过圈了,经济也蒸蒸日上了……可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动物保护法》的制定,连个最起码的迹象都看不到!


虐杀动物的事件继续发生着;为了百八十元就杀人的事情依然频繁的出现……我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在加倍的经受着考验和洗礼。一年可以,两年可以,三年也可以……可是,连续几十年,已经是几代人了,还在承受着,各位说,我们能不变态?我们能不加速度地变成妖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