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维斯在大学后期念的是哲学,她研究了马克思,并参加了美国共产党。


戴维斯说:“我参加共产党是因为我相信在目前的社会制度下黑人几个世纪以来的苦难是不能解除的。资本主义建立在巨大的经济机器归一小撮私人所有的制度之上。国家的财富掌握在不到500家的大公司手中,如;通用汽车公司、福特汽车公司、通用电气公司、美国钢铁公司、美孚石油公司、美洲银行、大通曼哈顿银行。但它们的财富是哪里来的呢?他们的财富是由千千万万劳动人民创造的剩余价值构成的。


“对黑人而言,此种剥削特别显著,特别厉害。黑人总是做最低下和工资最低的工作。资本家故意在白人工人间煽动种族主义以便他们可以更顺利地剥削黑人。”


1969年秋,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哲学系主任唐纳德.卡利契教授聘请戴维斯任该校代理哲学助理教授,年薪10260美元。卡利契当时并不知道戴维斯是共产党员,但他事后说:“即使我知道她是共产党员,我也会这样做。”


当时校内有一名联邦调查局的密探,他在报上“揭露”戴维斯是共产党。于是加利福尼亚大学董事会就责令洛杉机加大校长扬格调查此事是否属实。扬格就写信给戴维斯说:“我受董事会之托,要向您询问您是否是共产党员。”


安吉拉回信说:“首先,我认为你这个问题是不恰当的。不论从学术自由或宪法自由来说,这问题都是不合适的。我反对你提这样的问题。但我可以对你说,我现在是共产党员。”


之后,加州州长里根要求学校取消聘请戴维斯。1969年9月19日,校懂会经过激烈的讨论后同意了里根的意见。学生们闻讯后群起抗议,从此,戴维斯所开的课就成了热门课,一次听课者竟达2000人。


面临多方抗议,校董会做了妥协,决定戴维斯在上诉期间,可以继续授课,但她的课不给学分,她的薪金可以照领。


1969年10月21日,高级法院裁决说:不能仅仅因为是共产党党员就把安吉拉·戴维斯解除州立大学的教籍。法官潘里.帕契特说,他认为开除戴维斯是不合宪法的。


1970年夏,安吉拉聘约满期,于是又面临是否续聘的问题。校长扬格和教务长希契认为只要教学未出差错,照例应当续聘一年。但校董会宣布暂时取消杨格和希契在安吉拉问题上的决定权。


1970年6月19日,安吉拉接到校董会通知说,她将不再受聘。这次的理由是,她在校內发表煽动性演说。安吉拉再次提出上诉,但就在这期间,发生了通缉安吉拉事件。


提供枪支被通缉


1970年8月7日,星期五,乔纳森租了一辆嫩黄色的小型密闭式福特运货汽车,泊在距旧金山西北13英里的圣拉尔夫法院外面的停车处。他身穿一件雨衣,手提一只小包,紧张地走进了法庭。


法庭正在开审。在证人席上的是圣昆丁监狱的一名犯人鲁切尔·马吉,另一名犯人威廉·克里斯马斯正在等待传唤。在辩护律师桌旁又坐着另一名犯人詹姆斯·麦克莱恩。主持审判的是高级法院法官哈罗德·哈利。坐在他旁边的是代理地方检察官加里·托马斯。


乔纳森走上靠前的旁听席。他拉开提包上的拉链,取出支左轮手枪,并从雨衣下亮出一支30毫米口径的卡宾枪。他大声喝道:“你们看清楚,我手里是自动武器谁也不许动!”他命令没有带武器的法警解开麦克莱思、马吉、克里斯马斯的手铐。他把一支手枪抛给了马吉,把另一支手枪抛给了克里斯马斯。他把一支猎枪交给了麦克莱思,麦克莱恩把枪带套在哈利法官的脖子上,离下巴只有几英寸。其他三人用钢琴弦把托马斯同三名女陪审员绑在一起.


麦克莱恩命令法官打电话给执法官办公室,要他保证安全。哈利就对着法官席上的电话机说:“我现在在审判室,这里有几个带枪的犯人,他们希望安全撤退。”麦克莱恩接下去说:“听着,你得把你们那些猪调开,我们要离开这里,若有阻挠,我们就先要人质的命。”


四位黑人赶着人质往前走,到停车处他们把五个人质推进福特运货汽车。麦克莱恩斜身坐进了驾驶座。乔纳森把钥匙交给了他,马吉接过了看守法官的任务,然后他们准备向约200码外的美国第101号公路驶去。


警察早已做好准备,一名警察突然冲到汽车前面,大声喝道:“停下来!”,紧接着的就是一次典型的西部大打出手。四名黑人全被打死,法官和代理检察官也被当场击毙。黑人没有伤害三名女陪审员,但警察的流弹打中了一名陪审员的手臂。


事后马上发现,四支枪支的购买人都是那位黑人青年女学者:安吉拉·戴维斯。警察立即扑向戴维斯住所,但戴维斯早已远走高飞。她也就成了头条新闻人物。被追捧的“女英雄”


安吉拉并未逃亡国外。1970年10月13日联邦调查局人员在纽约曼哈顿逮捕了她,并从纽约州引渡到加州,关进了离圣昆丁监狱不远的一所监狱。


接着,圣昆丁监狱內又演出了一起大血案。1971年8月21日,杰克逊的律师斯蒂芬·宾厄姆会见了杰克逊。他带了未经看守检查的两只小包;一个装得很满的牛皮纸信封和一只小型手提录音机。他同杰克逊约谈了一个小时。当杰克逊回牢时,看守注意到他的发型有点异样,当他上前询问时,杰克逊就从假发中抽出了一支小型自动手枪。接着就是一场血战,三个白人看守被击毙,杰克逊在奔向门口的途中被了望塔上的看守开枪击毙。


杰克逊成了黑豹党的英雄,黑豹党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埋在他弟弟乔纳森的墓旁。


安吉拉在狱中呆了一年。1972年春,法庭对安吉拉进行审判。警察当局声称,该案件与政治和种族无关,是一起纯刑事案件。他们拿出了201件物证和95个证人的证词。有多人证明安吉拉在事发前曾同乔纳森在一起。


但被告律师说.企图定罪的理由无非是“安吉拉同乔纳森有密切关系,使用的是她的枪支,事发后她逃跑了。”


他说:“但没有人能证明安吉拉事先知道乔纳森要干的事,假如她知道,她一定会制止。因为任何人都能证明她是一个有理智和聪明的人。至于为什么要逃?这很简单。如果你是一名黑人,如果你知道你的枪支被人偷去打死了人,你怎么能不逃?如果你们用黑人的眼睛眼来看这个问题,你们就会知道逃跑是一点也不足为奇的。奇怪的是她逃得不够彻底。”


陪审团经过13个小时审议之后宣布“无罪”。安吉拉从此成了英雄.记者纷纷向她进行访问。


她在回答美联社记者的提问时说:“我认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应当是为各国人民的平等而进行斗争,为经济的平等而进行斗争,为黑人的解放面进行斗争。我已决定把我的生命贡献给斗争,如果我必须为斗争付出生命,那就只好这样。”


她说:“有人说,我们是颠覆分子。好,我们说,说得对,我们是颠覆分子。我们将继续做颠覆分子。直到这王八蛋的剥削制度完蛋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