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乍暖还寒

画阑枕水 收藏 3 98
导读:[size=12]就像白天和黑夜的拉锯赛那样,气温开始变得有所不同。不再像3月般稳定,可能是过了清明的缘故。江城有时会出小半天太阳,却在第二天让你重感初冬的阴冷,甚至来场雨,以示节气。如果不是校园小径边上的樱花,或许没人会留意到悄悄接近的早春,以致有人仍抱怨江城的冷;却也是漫天飘舞的柳絮,能使人愈发地亲近这个平日里不甚抱有好感的城市,只因人们都已善于在熟悉的环境中捕捉美。 向来觉得清明前后的江城是最美的,舒适的气候能让你的感官不再压抑,每天都能很自然地放松心情。这一时间离校的人较多,空荡的路面容易把行人的

就像白天和黑夜的拉锯赛那样,气温开始变得有所不同。不再像3月般稳定,可能是过了清明的缘故。江城有时会出小半天太阳,却在第二天让你重感初冬的阴冷,甚至来场雨,以示节气。如果不是校园小径边上的樱花,或许没人会留意到悄悄接近的早春,以致有人仍抱怨江城的冷;却也是漫天飘舞的柳絮,能使人愈发地亲近这个平日里不甚抱有好感的城市,只因人们都已善于在熟悉的环境中捕捉美。


向来觉得清明前后的江城是最美的,舒适的气候能让你的感官不再压抑,每天都能很自然地放松心情。这一时间离校的人较多,空荡的路面容易把行人的视线拉到一旁,在那尚未完工的绿化带上。临湖公寓的园林建设进度很慢,虽然过去了将近四年的时间,仍未能全面涉及。或许是园丁不太重视植草的缘故,众多的木本植物体积不小却显得过于稀疏,只有小水塘边上看似绿柳成荫。


水塘早在去年就告别了睡莲和芦苇,只剩下柳树与其朝夕相伴,从此更罕有人至了。水塘自我们入住以来就没受到过多少关注,只记得05年夏天时有很多人去那里钓虾。也不知钓虾者们享受的是垂钓的乐趣还是美味的佳肴,总之在三分钟热度过后便再也无人问津。一直到现在也没见过和我一样去拍睡莲的人,大概是别人都不希罕这东西;更没发现像我们那样放养动物的同类,他们也不至于弄只野鸭什么的吧。


柳絮之所以引人注目,在于它的侵略性,高密度的播种过程使人不得不加以提防。若是一不小心吸进鼻子,或是飘进嘴里,多少也会有些尴尬。临湖的柳树并不多,如果往滨糊走,便更是防不胜防了。临湖公寓不同于滨湖和环湖,放眼整个公寓区也看不到半面湖。而滨湖公寓建于晓南湖畔,环湖公寓则与南湖相傍。单以自然景观相比,临湖必然逊色许多,但临湖之美得益于园丁们的辛劳,以及观景人的归属感。


滨湖的美景是每个路过的人都大为赞赏的,记得以前看过一则幽默,大概说是进入南湖校区东大门,感觉一片世外桃源,走过石拱桥,立即跌回现实。晓南湖的魅力足以善意地欺骗大量陌生的人,使人们像钱钟书先生说的那样,“吃的每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假如人们在踏过晓南湖之后过于漫不经心,便可能错过其它的美景;但若报以相反的心态去发现,或许还能有意外的收获,正如滨湖的春色。


湖畔以柳树为主,小路上还种有银杏,每逢春回大地都会新枝抽芽。树木由冬入春时转绿为青,变化并不很大,只展现给细心的人看。恬静的美,不单单出自晓南湖的漠漠幽淡,更因那春晓时分的点点青翠。印象中没留下绵绵细雨的记忆,总似那不曾来过,也未产生蒙胧感。得以满足且甘于平淡,自然也就心不在焉了,即便是不一样的临湖,即便还有着这样那样的因素。


我对花卉从没有足够的认识,面对临湖里众多的面孔,实在叫不出几个名字。学校爱种车轴草,好像也有人把这叫做三叶草,不知道是不是把车轴草与苜蓿草给混淆了。正如主干道的梅花、电教的樱花和临湖的桃花那样,我喜欢的苜蓿似乎只种在行政楼一带。于是我这懒人就只能随意看看车轴草了。春天的早晨无法在车轴草上发现霜露,但能凭嗅觉和触觉感受到全部的气息。


不得不将两处加以区分,一边是感官的交集,另一边则是心灵的触动与精神的融合。其实身在庐山也不是非知其真面不可,因为庐山之中处处皆是庐山,临湖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不需要重叠,不必产生任何共鸣,更无须任何刻意去做什么,简单且通俗。安然享受之余,亦可巧合般察觉别番洞天,这种“坏葡萄”的悲观,可给人予希望。只要不是流连忘返,也总有辗转的余地。


若被自己细细品位到的美所穿透,并在精神上与之融为一体,惯看了晓南湖的平静和新旧变更的平缓,也就对滨湖的美有所迷恋了。抛却“好葡萄”表面上那种乐观,就算失去希望只剩回忆又会怎样呢?此彼两处相距只有几步之遥,不知何时会变。就像清明刚过的日子里,突然连着出了几天太阳,你是否会脱口问道,夏天来了??

本文内容于 2008-4-14 3:38:11 被画阑枕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