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在发动意识形态大战

jifengwang 收藏 8 193
导读:谁在发动意识形态大战 ——驳庞中英《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 吉风旺 《环球时报》第1601期11版,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庞中英的文章《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一文,令人从睡梦中惊醒。因此,我们试问:“究竟是谁在发动意识形态大战?” 此文源于第1595期11版潘维教授的《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一文。我是一个比较反感僵化的意识形态斗争人,但是在此我对潘维教授的文章还是认同的。中国人民、社会、共产党、人民政府,就是要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啊,这没有错呀?“敢与”首先就是被动的啊!是有人在发动意识形

谁在发动意识形态大战

——驳庞中英《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

吉风旺


《环球时报》第1601期11版,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庞中英的文章《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一文,令人从睡梦中惊醒。因此,我们试问:“究竟是谁在发动意识形态大战?”

此文源于第1595期11版潘维教授的《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一文。我是一个比较反感僵化的意识形态斗争人,但是在此我对潘维教授的文章还是认同的。中国人民、社会、共产党、人民政府,就是要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啊,这没有错呀?“敢与”首先就是被动的啊!是有人在发动意识形态大战,借“自由、民主”政治理念的输出,大搞什么“和平演变”啊,“颜色革命”啊,把希望寄托在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啊!中国人只是穷于应付罢了,要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这有什么错?可是到了庞中英先生《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这里,却好像是中国要发动意识形态大战一样,这本身就是偷换概念、李代桃僵、移花接木的麻醉人民的骗子伎俩,请问:“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就是“发动意识形态大战”么?本来是很正常的提倡文明的 “政治观念竞争”,怎么到了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庞中英先生这里就成了“发动意识形态大战”呢?自己明明就是在发动意识形态大战,反过来还大发慈悲,规劝愚昧野蛮的人们《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啊!这是多么虚伪和狡诈的阴谋。我不明白这是学者的学术呢,还是代表西方意识形态的政治家的骗术?

该文从立意到题目,到内容都是满纸谎言、错误!现在逐一反驳。关于立意和题目存在的问题前面已经说过了,这里不再重复。


1、原文说:要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则更是要不得的。反驳:我不理解,这怎么就“更是要不得”?正当的政治观念竞争要不得,什么要的 ?被西方政治观念征服要的?唯西方政治观念马首是瞻要的?就不是发动意识形态大战了?什么逻辑?这种观念本身就代表了作者对中华文化的否定和自卑,没有看见或者视而不见中华文明优秀的地方,更没有理解尊重现代中国务实政治理念的精髓。连和人竞争都怕,精神意志已经懦弱到什么程度了啊?中国近代被西方列强蹂躏和欺辱的历史,首先就是因为国家民族精神意志的懦弱涣散造成的。

2、原文说:这无疑等于宣称,中国要发动世界历史上新的一场意识形态大战:中国与西方的政治观念冷战。反驳: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这无疑等于宣称”呢?这恐怕也太牵强附会了吧?这很像西方人对中国“无中生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口吻啊,很难想象这是出于中国人自己的精英学者之口!远的“和平演变”、“颜色革命”不说,就说近的,各种版本的“中国威胁论”、中国留学生被当作间谍等,难道不是西方发动的意识形态大战么?难道不是西方与中国的政治观念冷战么?连美国好莱坞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这样令人尊敬的西方艺术家,都知道要借口“达尔富尔”问题而抵制奥运会,辞去北京奥运会艺术顾问的邀请。这恶劣影响和效果不知要比潘维教授的《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一文强百倍,而这也只是西方对中国发动的肆无忌惮的意识形态大战,各种伎俩中的一个小游戏罢了。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庞中英怎么不规劝西方《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呢?奇怪!狼要吃人,东郭先生却要人不要和狼抗争。中国人好哄骗么?是的!连西方媒体呼吁公平对华中自己也承认:“目前存在一种倾向:攻击谩骂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一切经济活动,而不是公平地评判中国在具体政策上的影响。。。我们必须承认不可能只靠中国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在达尔富尔,西方巧妙地躲在中国否决背后,西方非政府组织机构必须强调西方政府的冷漠,而不应该让这些政府把责任都转嫁给中国。”(摘《参考消息》2008年2月17日头版《罗格警告:抵制奥运将受到惩罚》)西方对中国、对中国人的轻视、蔑视、歧视,不尊重是由来已久的,部分是因为我们本身的确存在一些问题、缺点和错误,但根本原因是奴性十足,缺乏竞争精神和意志!

要我说,中国要真能够发动世界历史上新的一场意识形态大战就好了,就说明中国确确实实繁荣强盛了!可惜不能够,在世界意识形态的大舞台上,中国的声音很弱,发言权有限!这就给了西方别有用心的人混淆是非、危言耸听、混水摸鱼的机会。怎么中国人刚一提《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就是“这无疑等于宣称,中国要发动世界历史上新的一场意识形态大战:中国与西方的政治观念冷战。”呢?如果是西方学者或政治家这样我都可以理解,因为毕竟是立场、利益、民族、文化、观念隔阂,有待于沟通、理解、消除。但是,这恰恰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精英学者这样自废武功,真是让人匪夷所思不得其解!通过网络查阅了一下庞中英的信息:1962年12月31日生于山西省。北京大学亚非研究所毕业,获法学(国际政治学专业)博士学位。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和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从事研究工作。曾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等。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客座研究员)。目前的主要研究和教学方向为:全球问题与全球治理、亚洲和非洲研究、国际政治经济、外交政策分析。如此博学多才、造诣匪浅的人不应该呀!莫非是精英学者太见多识广太智慧了,而我等读者又太愚蠢了吧?呵呵。真的不知道他的“全球问题与全球治理、亚洲和非洲研究、国际政治经济、外交政策分析,” 目前的主要研究和教学方向会把我们带向何方?是福是祸?

3、原文说:如果那样,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将发生重大逆转。反驳:什么重大逆转?作者没有说明!杯弓蛇影吓唬老百姓不是?原来我国一穷二白,国际上也没有什么威望,现在,说话有些分量了,国际上有些威望了,害怕什么“重大逆转”呢?依我看,这种重大逆转还不够,再重大逆转些才好呢!“中国威胁论”西方喊叫没啥,也可以理解。可让人们不理解的是咋中国人自己却先叫起来了呢?而且还是精英学者!这种现象真是发人省醒。相比之下,我们再来看看美国学者都在干什么呢?《生活文摘报》2008年2月5日第七版:《美国学者鼓吹“输出民主遏制中国”》。《时代周报》记者问:卡根先生,美国应该怎样对待崛起的中国?遏制其力量,与中国合作或致力于政权更迭?卡内基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卡根答:“采用所有这些手段。美国已经这样做了。显然存在遏制因素。例如美国与日本、台湾、韩国、澳大利亚,最近也与印度建立各种联盟获关系。你想想,这从北京的角度看是什么样子?中国外围的所有国家和地区都与美国建立越来越紧密的战略和军事关系,这是一种遏制战略。。。”而我们的高级学者却要我们“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西方真心要给予中国人民“民主自由”么?非也!她害怕中国繁荣强盛,一切一切可以遏制与破坏中国繁荣强盛的方法都是好方法。这时“民主自由”就成了她欺骗麻醉中国人民的,射向中国的“毒箭”;就是要民主自由,也是中国人自己的事,自己争取努力得到,而不是西方赋予;依《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的意见,放弃《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理念,这无疑等同于缴械投降,任人宰割。这样“英法联军”、“八国联军”、“N国联军”不知又会打到中国烧些什么、抢些什么?我们又得割多少地、赔多少银子?

4、原文说:另外,能展开与西方进行的“政治观念竞争”的“中国政治观念”到底是什么呢?文章(指潘维教授的《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没有说清楚,我们是否已经形成了与西方的政治观念截然不同的、独一无二的、足以战胜“西方政治观念”的“中国政治观念”?反驳:潘维教授没有说清楚的地方我帮忙说一下,因为这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知道的,“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这些难道不是能展开与西方进行“政治观念竞争”的“中国政治观念”么?这难道不是已经形成了与西方的政治观念截然不同的、独一无二的、足以战胜“西方政治观念”的“中国政治观念”么?中国农民兄弟都知道的事,精英学者居然有疑问,这种现象更是发人省醒。世界上兴起汉学热,建孔子学院,“和谐社会”理念被世界的认同、理解、接受,这些精英学者怎么就熟视无睹呢?也许他们不以为然?

5、原文说:7年前,美国总统布什发誓要进行一场针对***恐怖主义的全球意识形态大战......反驳:这正证明了发动意识形态大战是西方的一贯伎俩和手段!他们过去、现在、将来一样,还会毫不脸红的针对别人撒谎、欺骗,发动意识形态大战的!我们不敢与之竞争,难道还要一味顺从么?美国霸权主义的失败和我们就没有可比性,因此对我们而言这里的例子是极不恰当的!更何况后面又说:“......结局可能都不一定好。”一篇教训人的学术文章,结果却出现“可能”这样不确定的词汇,这是学术态度么?既然你都不确定,何苦还要拿来说明问题呢?又能证明什么呢?

6、原文说:把价值分为“西方”的价值和“非西方”的价值,在学术和外交上这是极其牵强的和误导的观点。反驳:价值分为“西方”的价值和“非西方”的价值,这是一种历史文明演变过程中的客观存在的社会现象,并不是谁刻意划分的概念。包括“东方”的价值和“社会主义价值观”,如果我们的学术和外交不能很好地研究、分析、理解、应用这种现实,那不“学术腐败”和“外交无能”才怪!西方人本身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才绞尽脑汁的要搞“和平演变”、“颜色革命”吧?你倒好要我们无视这些,放弃这些,什么意思?

7、原文说:这是人为地制造世界矛盾。反驳:我怎么就看不出来“承认这样的划分”就是“人为地制造世界矛盾”。我倒是在“中国威胁论”、“有毒饺子事件”里看到“人为地制造世界矛盾”者是大有人在的!

8、原文说:比如“和谐”、不走极端、避免激进的“中庸”哲学,都是中国人总结出来的,但是都可以回流到人类的主流的普遍的价值中的东西。反驳:作者既然知道这些,为什么刚才前面还要问“另外,能展开与西方进行的“政治观念竞争”的“中国政治观念”到底是什么呢?”有时视而不见,有时又拿来说是,是什么原因?另外,“回流”用词显然是不准确的,好像我们原来走错了、走岔了,现在回归了。应该用“汇流”才恰当,充实了人类的主流的普遍的价值!

9、原文说:我们一些人总是担心会走苏联与美国的意识形态之战惨败的的覆辙。反驳:我们并不担心,所以潘维教授才说《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是你担心吧?所以才要我们《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吧?还说了一大堆颠三倒四的糊涂话。

其实,俄罗斯对西方式的狡诈和虚伪认识体会是最深刻的。《参考消息》2008年2月17日第三版:《俄报认为:英美要在全球挑起新冷战》,尽管俄罗斯媒体不想渲染英国外交大臣米利班德在牛津大学的演讲,但这一演讲仍可作为“新冷战”的起点载入史册。。。传播“西方模式”的政策不可能赢得俄罗斯的欢心。目前,克里姆林宫所选得完全是相反的路线,——“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政策。这一政策旨在按国际法准则维护俄罗斯的利益,在联合国安理会或欧安会组织这类官方平台展开较量。米利班德和希拉里,或麦凯恩的联盟可能令这些平台的地位大打折扣,莫斯科、北京、加拉加斯、德里兰等将被迫作出反应。也许会成立自己的联盟。两个这种联盟的对抗历史上曾经有过,并被称作“冷战”编入了教科书。想当初,这场战争正是起源于一个英国人(丘吉尔)的演讲。

而我们的学者却好像要配合英美的行动一样,要我们“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甚至连“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也不行。令人费解!

10、原文说:确实,我们不能否认世界存在着不同政治价值的竞争。反驳:既然“不能否认世界存在着不同政治价值的竞争”,那为什么否认为了维护不同政治价值的“政治观念竞争”呢?那为什么异议“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呢?还危言耸听、无中生有出《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呢?

11、原文说:为了重建中国与世界的价值关系,出路是双方的努力。反驳:前面说的是“西方的”,现在又说成是“世界的”,这是偷换概念!中国和西方的,同中国和世界的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要混淆。中国和世界的价值关系的出路,不是中国和西方的双方的努力重建的,而是和世界多民族、多国家的多方努力共同构建的!


结论:1、中国要《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作为一般中国读者,我同意;2、个人认为,《敢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不是“发动意识形态大战”!3、《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无中生有、错误多多。作为一般中国读者,我不同意;4、西方对中国、俄罗斯乃至世界的意识形态大战过去多,现在多多,以后会更加多多多。我们要有足够的明辨是非的能力,而不要任人蛊惑。5、个人觉得庞中英先生《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从思想、学术,到感情、观念,到精神、立场都存在着变态的爱好。6、一句在中、小学生中流行的鬼话:“因为,所以,科学道理;经过研究,原来没有道理!”很值得我们学习思考,真理往往出于稚子之口。7、学术腐败造就了读者的水平高于精英学者。


2008-2-20于新疆阿图什市

2008-3-03第二稿


作者简介:吉风旺,《环球时报》忠实读者.

电子邮箱:jifengwang@163.com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