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14日,发生在拉萨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致使18名无辜群众死亡,382名群众受伤,242名公安民警、武警官兵在值勤中伤亡,其中牺牲1人、重伤234人,4月1日,中国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说,有充分证据证明这次事件是达赖集团组织的“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计划的一部分。而这个计划的目的就在于破坏安定团结的社会形势,利用奥运会向我国政府施压,以达到其分裂国家的目的。


这次事件的发生给生活在西藏的人民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和精神上的伤害,也让人们再一次认识到了达赖集团阴谋分裂国家的真实面目。达赖集团是如何形成的,其一贯的言行是什么?我们通过对两位重要嘉宾的采访一起来探讨这个话题。


主持人:首先让我们先来连线3.14事件发生后一直在拉萨进行采访的记者谢子猛,314事件发生后,你采访了几位在拉萨十分有影响力的人士,他们对这次事件的看法是什么呢?


谢子猛:3.14事件发生之后,在自治区一些德高望重的社会人士纷纷站出来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包括像金中·坚赞平措、拉鲁·次旺多吉这样在自治区很有影响力的人物。他们认为,西藏现在的这种稳定团结和发展是达赖最不愿意看到的,而达赖的目的是为了破坏这种状态,以达到分裂祖国的目的,在针对这次事件中的一些个别的僧侣的一些表现,也有很多宗教界的人士纷纷发表自己的观点,有一位活佛在提到他们的少数僧侣的行为的时候,表示这些人的行为是不符合藏传佛教的教义的,他在向我们做阐述的时候说到这些行为不但不能做,而且连看都不能看,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做了一个,用衣服挡住眼睛的这个动作,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主持人:刚才记者提到的拉鲁·次旺多吉,是西藏一位有极高声望的老人,他出生于旧西藏十分显赫的大贵族家庭,家族中曾产生过两任达赖喇嘛。在1959年西藏发生叛乱之时,他也曾担任过达赖集团的叛军总司令。拉鲁老人从1983年起连续曾担任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老人的这种特殊经历,可以说是旧西藏和新西藏最好的见证人,对这次314事件以及达赖集团,老人用他的亲身体验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感受。


拉鲁·次旺多吉对314事件的看法


95岁的拉鲁-次旺多吉是原西藏自治区政协的副主席,拉萨“3·14”打砸抢烧暴力事件发生后,拉鲁·次旺多吉老人非常气愤.


拉鲁:这次事件是达赖集团精心策划的,是一件坏事,他们不仅打砸抢,特别是把一些人活活烧死,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我自己也非常气愤。


1959年以前,拉鲁·次旺多吉的家族曾是西藏最大的贵族,1946年拉鲁本人担任西藏地方政府的高级官员噶伦。1959年,西藏叛乱时,他曾被任命为藏军总司令。叛乱很快就在西藏各族人民的支持下被人民解放军平息,只当了2天叛军总司令的拉鲁随即被捕,在政府干部的关怀教育下,拉鲁·次旺多吉渐渐从思想上认识到自己所犯的罪恶,最终得到宽大处理。1965年8月31日在西藏自治区成立的前夕拉鲁先生被释放后回到拉萨,家乡突飞猛进的变化令他感慨万千,他主动要求到拉萨城郊的农村和妻子索朗德吉一起务农。

1977年,西藏自治区党委积极落实各项政策,并根据拉鲁·次旺多吉的表现,经征求广大群众的意见,为他摘掉了“叛乱分子”的帽子,使他卸下了一个很大的思想包袱。在党的“爱国不分先后”政策指引下,8月,安排他担任自治区政协委员。1983年4月起,他又连续当选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


如今,拉鲁先生已经95岁了,他亲身经历了西藏近代和现代历史的几乎所有重大事件,他亲身经历了从旧西藏到新西藏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可以说,他是当今有权力面对西藏的历史并审视这段历史的重要见证人。


拉萨“3·14”打砸抢烧暴力事件发生后,3月27日,拉鲁·次旺多吉与金中·坚赞平措和唐麦·贡觉白姆共同在《西藏日报》发表了署名文章:《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同一切分裂破坏分子和分裂破坏活动作坚决斗争》


拉鲁:我认为,达赖集团和我们之间是敌我矛盾,所以,我们要和达赖集团斗争到底,虽然我已经年纪很大了,虽然力不足,但是我有决心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达赖集团真相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连线一位重要嘉宾,拉巴平措先生。 拉巴平措先生现在是藏学研究中心的总干事,前西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


前不久,拉巴平措等4位藏学专家被国务院新闻办邀请,接受中外媒体记者对拉萨“3·14”事件的集体采访。拉巴平措先生出生在旧西藏的一个农奴家庭,同样经历了西藏和平解放等一系列事件,也见证了新西藏的发展变化,他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博士生导师。对西藏的历史、宗教、文化有深入研究。


拉巴先生,您能不能先给我们介绍一下”达赖集团”具体指的是什么?达赖集团跟达赖本人的关系是什么?


拉巴平措:达赖集团曾经制定了一个所谓的宪法,在这个宪法里规定所谓西藏的元首是达赖喇嘛,他有他的政府,政府叫噶厦,噶厦有一个完整的系统的组织机构,再下来以后,它还有支持流亡政府,支持领导的,像“藏青会”这样一些组织。


主持人:经过公安等部门的查证,“3·14”事件是所谓达赖集团策划组织实施的“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运动计划想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


拉巴平措:这个所谓的“大起义”,是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精心策划组织的,整个中华民族,百年期盼的北京奥运会即将要举办,它的目的就在于通过这样一个事件,来引起国际的关注,破坏北京奥运会胜利的举行。而且也通过这个事情进一步对中国政府施压,在跟中央政府接触商谈没有所谓的实质性进展的情况下,争取到一些筹码,然后从而进一步实现他们的所谓“大藏区”,和“真正自治”,最终还是为所谓的西藏独立创造条件。


1950年初,中央人民政府公布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针,但当时,西藏地方政府的执政者和他的部分追随者都反对中央,搞西藏独立的决心很大,他们准备打仗,对抗解放军。


当时藏军沿金沙江布防对抗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而很快,号称西藏最精锐的部队就全部被歼,昌都获得解放。


昌都战役藏军的失利给西藏上层人物们带来极大的震动,很多官员主张当时执政的摄政者达札的退位,于是16岁的达赖喇嘛丹增加措亲政,从此,十四世达赖喇嘛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


1951年4月,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开始进行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谈判。并于5月23日,在北京签署了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十七条协议》。1951年10月,拉鲁·次旺多吉参加了西藏噶厦地方政府举行了迎接人民解放军十八军先遣部队进入拉萨欢迎仪式。进入西藏的解放军给拉鲁留下了深刻印象:


拉鲁:刚开始一听到共产党的时候,我们心里挺害怕的,这之前我们听到过很多外国的谣言说共产党吃人,吃小孩,所以当时我也挺害怕的。


昌都解放以后,解放军就开始进入西藏了,才感觉到不是这样,他们对群众很好,给群众看病,虽然当时共产党也挺不容易的,但是还尽可能地给群众救济。


1955年,拉鲁·次旺多吉作为西藏青年参观团的团长率领50多名来自西藏各地的代表,到北京参加国庆大典,并到内地20多个省区参观,祖国内地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巨变,给他们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在北京期间,毛泽东主席曾两次会见拉鲁·次旺多吉等参观团负责人。


内地之行让拉鲁·次旺多吉内心触动很大。但从根本上来讲,他对在西藏实行民主改革是害怕的,因为他的利益是跟当时西藏实行的封建农奴制度是一致的。

1956年,西藏成立了准备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出任筹委会主任委员。出于稳定西藏及其上层人士的考虑,中央政府决定,西藏在6年内、也就是在1962年底以前不进行民主改革,但西藏社会这种潜在变化,还是引起了以达赖喇嘛为首的少数旧西藏地方政府官员、贵族的恐慌。


主持人:现在来回想1951年达赖作为西藏代表跟中央人民政府在北京签署了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十七条协议》,当时达赖喇嘛对中央政府以及和平解放西藏的态度是什么?


拉巴平措:这17条协议签署的全权代表,是当时作为西藏地方的主要负责人达赖喇嘛确定的,派遣的,而且签订之后,后来达赖喇嘛曾经直接给毛主席致电,表示拥护这个17条协议。


主持人:当时达赖及其他一些官员和贵族怎么看待民主改革?


拉巴平措:怕这个改革一改掉,首先是西藏的政教合一的制度没有了。他们已经有的利益、地位被失去。所以非常害怕改变,害怕进行民主改革。


主持人:当时中央政府考虑到西藏的实际情况,已经决定了西藏在6年内不进行民主改革,但以达赖喇嘛为首的少数旧西藏地方政府官员、贵族还是比较恐慌,那他们采取的对策是什么?


拉巴平措:当时中央政府看到西藏这种形势,决定六年不改。中央是让步的。但是人家说的,我不是六年不改,我是永远不改,政教合一的制度要永远保持下去,所以最后为了永远地保持这样的社会制度,发动了全面的武装叛乱。


主持人:当时对于政教合一这样的政治制度的改革,是不是一种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呢?


拉巴平措:因为它严重地阻碍了西藏社会的生产力发展,严重地影响了比较好的生存条件和生存环境,它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历史必然趋势。


主持人:对于实行民主改革,广大农奴的呼声很高,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将摆脱世代传承下来的农奴身份,获得属于自己的土地和财产,也取得了和原来欺压自己的农奴主一样的平等身份,这当然是一些农奴主最不想看到的事,于是为了维护即得利益,他们决定铤而走险发动叛乱。


1959年西藏叛乱


1959年3月,西藏少数上层分裂主义分子为保住即将失去的天堂,悍然发动了武装叛乱。公开撕毁西藏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签订的有关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宣布“西藏独立”。尽管当时驻拉萨的中央政府代理代表多次与达赖喇嘛联系,并要求西藏地方政府立即制止武装叛乱,但最终,达赖还是和西藏地方政府主要官员一起逃离拉萨。此后,约7000名武装叛乱分子在拉萨向解放军发动全面进攻。当时,作为大贵族、大农奴主,拉鲁决定为维护本集团的利益铤而走险,出任藏军总司令,但叛乱爆发没有两天,就被平息,刚刚当了两天叛军总司令的拉鲁·次旺多吉向平叛的人民解放军投降了。叛乱失败后,达赖从此走上流亡生涯。平息叛乱的同时,西藏百万农奴对进行民主改革的呼声十分强烈。


1959年6月28日,西藏自治区筹委会召开会议,会后通过了有关在西藏进行民主改革的决议。一场因少数人发动的叛乱竟提前并彻底地改变了当时占西藏总人口95%的百万农奴的命运。


拉鲁:旧的制度带来压迫和剥削,西藏人民是不会满意的。


就在西藏进行轰轰烈烈的民主改革的同时,因叛乱失败而逃到印度的达赖喇嘛不顾中央政府对他的宽容与耐心劝告,开始公开地鼓吹“西藏是独立国家”,成立所谓的“西藏流亡政府”,重新组建叛乱武装,策动在西藏的多起骚乱活动。


主持人:我们来继续连线拉巴平措先生,达赖所谓的“西藏流亡政府”是怎么构成的,其主要宗旨和目的是什么?


拉巴平措: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这叫噶厦政府,就是1959年叛乱以后,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废除的一个旧的地方政府。基本结构,是当时的主要的一些原西藏地方政府的人员组成了这个流亡政府。


主持人:在达赖流亡初期,都做了什么呢?


拉巴平措:首先他把他的力量,他的追随者集中起来。第二,在国际上进行呼吁,特别是当时我们国家在联合国还没有恢复席位的情况下,找联合国呼吁国际的声援和支持。


主持人:当时西藏的武装叛乱,和达赖的“西藏流亡政府”在国际上得到了反华势力的支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