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复:致同胞书

回复:致同胞书 (王千源)


王同学:

你好!

本人乃祖国大陆一介公民,近日在网上闲逛,无意之间“收”到《致同胞书》,有诸多感慨。既然鄙人也属同胞之列,以礼尚往来计,特修书一封,以资交流。

《致同胞书》一文,运用名言名句甚多,且似文言文体,足见汝应为学文之人,以吾非学文之人来班门弄斧,实为不自量力。然,文字只为交流之工具,形式而已,只要表达清楚说明之意思,达到交流之效果,则无碍矣。

今日之示威游行,汝自谓为两方调停之人,然调停须以两方认可为基础,并不能一厢情愿,否则终将是徒劳无功。调停之心可以理解,但要事先沟通,获知各方观点,从中找出调停之法,再择机予以实施,才谓正道。如一意为之,恐令人对其立场生疑,不可不慎重也。

今之示威之“雄壮”,从英法美火炬传递之视频,可见一斑;然各位之“尽兴”谓之快意,则言过其实,君不见数人为未亲见火炬,而黯然神伤?吾并未见视频中,有拳脚相加之情景,而怒气相向不正为示威发泄之所在乎?对新事物之初学者姿态,人皆有之,只因个人经历而各有异同,随经历之增长,自会渐渐成熟;而君子之雅量在于理,不在于口,于理不通,则难以雅量矣。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何谓“鹬蚌”?何谓“渔翁”?未有“独”,何来“反独”?未有强抢火炬之先例,何来护卫火炬之行为?此中缘由不可不察。而汝与各位之“争”,又谁人得利耶?

曹植被逼而赋《七步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独”之后还为“同根生”否?不“太急”但能逃脱“相煎”否?此为内部政治斗争之残酷性,须有心理准备。此喻并不适于“尽兴”矣。

既然“西藏既乃我国之领土,岂可随意抛弃抑或给予他人!”,则何人在“步步相逼”?不是“独”在提要求乎?“原本平和的西藏各众”不是友乎?不正是“独”在化友为敌,背水一战乎?

“卧榻之上,岂容他人安睡?”,何谓“他人”?“独”乎?

“亲不记仇,才不致引虎归山,将我们的西藏向外推去,自给别人”,何谓“虎”?“独”乎?

此两句岂不自相矛盾?不知所云?

西藏自是与“我”亲,此次“尽兴”不正为阻止他人插手乎?

“孙子曰:穷寇莫追”,“莫追”之于“穷寇”在逃,而“穷寇”在逃乎?“亦言:损刚益柔”,“益柔”之目的在于“损刚”,现今易于损刚否?“老子云:上善若水。”此次“尽兴”不亦上善乎?

“战略上,攻心为上”,亦要知“战术上,手段为重”,两者要结合,以攻守兼备,立于不败之地。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此次“尽兴”,诸多留学生摇旗呐喊,未见“人和”乎?

“成大事者,能忍人之不能忍,方为人所不能为”,此谓个人抱负,亦须知“忍无可忍之时,则勿须再忍”;

“为中华之崛起”,在于己方之责任,而无关“用人”与“容人”;用人之道在于“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人尽其才”,不能容人,则如何能开始考虑用人耶?

“我不是让你消极等待,而是积极备战,消除怒气”,何谓“让”?“怒气”因何而成?又如何“消除”?一个“让”字可否“消除”乎?其道仍在于理,可曾“道”理乎?

“看清局势,方可从容应对”,“局势”清楚乎?如何“从容应对”?请明示。

“两个拳师”必定有一个“聪明”,一个“愚蠢”乎?如果两个同样“聪明”,如何出招耶?此乃战术,需有智慧与时机等因素,不可简视之。

“如此头脑发热,意气用事,后果不堪设想”,此次“尽兴”未曾组织乎?未曾申请乎?何来“头脑发热,意气用事”之说?又何人会使之“后果不堪设想”?

“棍棒之下无孝子”,何谓“棍棒”乎?“无孝子”,在于处于“棍棒之下”乎?

“因而应该以德治国,以理服人”,那“法”又何在乎?“法”乃治国之基础,“德”实为治国之高层境界,两者交融并蓄,才为治国之方!

“汉武帝的"有为而治"之初用了一招非常厉害的"无为而治"的"推恩令"”,“"有为而治"之初”究竟是“无为而治”,还是“有为而治”?宜为“之前”乎?

“实则将大国化为无数无法作为的小国,矛盾自解”,“无数”宜为“数个”乎?“小国”实为诸侯国矣,只是封王之领地而已;“无法作为”乎?“梁王之乱”是否无作为乎?“矛盾自解”乎?并未自解,只是未激发而已,数年之后,“削藩”又因何而为?

“我们应该努力让道义的天平倾向于自己,把舆论压力留给对手,让他们的拳头打在蜘蛛网上,让其像小丑一般自讨苦吃”,“道义”未在己方乎?此次“尽兴”,不为制造“舆论压力”乎?“他们的拳头”已经举起,还要编织“蜘蛛网”乎?他们“像小丑”,何人又会给他们“苦”吃?舆论压力乎?舆论只有监督之权,而无施“苦”之力矣!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对他们的观点不甚了解,其实又何尝完全洞悉己方观点?”,“己方观点”很复杂乎?需要“洞悉”?可曾与“己方”沟通否?既然未“知己知彼”,又怎能“由此可见”耶?

“在知识领域,我们也没有占据战略上的制高点,并没有比对方高明多少,反而自揭伤疤,在人前落得个不好通融的形象,对树立良好的中国大国风范没有益处”,“知识领域”之“战略上的制高点”何在?“并没有比对方高明多少”,而愿“自揭伤疤”于“人前”展示乎?“风范”乃须自我形成,“形象”不正为“树立”之对象乎?难道事事都要“通融的形象”么?

此次“尽兴”之对象为“西方主流媒体的报道有失公允”乎?“正因为不了解,所以才要主动沟通”,是否要与己方先“主动沟通”过乎?

“语言是重要的沟通工具”,又何以要“主场客场都可打赢”?此为竞赛乎?只为工具而已,使用工具,何谓“原则问题”?何谓“人前露丑”?何以成“银”耶?

“我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靠的是大智大慧”,真是只要靠智慧就能达到乎?战略与战术又置之何地耳?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此火为谁人点燃?“美国人是要把我们放在炭火上烘烤啊”,“美国”与“美国人”还是要“小心谨慎”区分才是矣!

“杜克乃修身养性之地,愿诸位今后能够振长策而御宇内,执槁朴而震天下,治大国如烹小鲜,成为经世致用的奇才,而非为五斗米而折腰”,“修身养性”之目的为“振长策而御宇内,执槁朴而震天下”乎?然则“齐家”又处于哪一阶段?

愚以为,先“修身”,然后“齐家”,才能至“治国”,前一阶段已属不易,而能达到后一阶段者,则属凤毛麟角,至于“平天下”似乎古往今来无一人能做到,而“执槁朴而震天下”是为一个学校教育之目标乎?存宏大之志向值得赞赏,但理想与现实之差距又以何来填补?“经世致用的奇才”乎?真有“经世致用的奇才”乎?然此“奇才”又从何而来耶?来源可靠乎?一旦不可靠,一朝无“奇才”,则如何处之?“为五斗米而折腰”乎?自暴自弃乎?风险不可谓不大也!愚相信,有很多人坚信,“路漫漫其修远兮,吾上下而求索”,“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作为学生,应怀有耐心请教之心,抱有虚心学习之意,对事物之认知,固有经验缺乏之先天不足,仍可通过掌握尽可能多之资料,仔细慎重分析之,来获得尽可能接近正确之认识,而与他人共享并交流认识,也是方法之一。然,沟通应选择简单明了之途径,如用他人不熟悉之文体或语言,则沟通会大打折扣,应尽量少为之。

对于以上所提疑问,望能够给予解答回复,以达交流之目的。

吾获知信息有限,且非学文之人,只因遇到文言文体,且喜好文言之简洁,试模仿一次文体以作文,故可能古今文字相杂,造成不便,谨以此拙笔直言,如有不当之处,还请海涵。



此致


敬礼

祖国大陆同胞:云风思

公元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于粤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