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根本不擅长此道”——俄新社一针见血

俄新社10日发表文章,题目是“奥运圣火和信息恐怖主义”,作者是政治观察家德米特里·科瑟列夫。文章认为,奥运圣火传递一再遭到干扰表明,西方国家因担心其全球主导权受威胁,使用信息武器对付中国等全球竞争者,这种手法的肮脏与不道德程度丝毫不亚于恐怖主义。西方通过所谓的非政府组织,利用不明真相的群众,肆无忌惮地使用这种手法。文章摘要如下。


没有人会终止奥运圣火的全球传递。正当第16届国际奥协代表大会与会者聚首北京时,关于这个问题的流言在全球传播。大会召开前夕,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表示,尽管伦敦和巴黎的反华示威者企图捣乱和扑灭圣火,但奥委会不打算结束奥运圣火的传递。


奥运圣火将继续自己的旅程,并最终顺利抵达第29届夏季奥运会举办地北京。


现在已经可以开始得出一些结论。它们涉及在大国集团的主要玩家地位发生转变的时期,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当今世界主要大国的政府已经不能也不想彼此开战,甚至于不想在大国集团中一较高低。 但这仅仅是政府的态度。非政府组织(或所谓的非政府组织)积极挑拨相互竞争的大国之间的关系。争夺明日世界的战争看起来是这样的:争取世界主导权的国家(像中国)的最强大武器是经济。考虑到现在经济全球化,不要说发生在中国的危机,就是发生在泰国的危机也可能令欧美蒙受损失。而正在失去世界领导权的大国最钟爱的武器是信息。我们从妄图借奥运激怒中国,使北京采取不适当举动的事件中看到了这一点。


实际上,我们过去也曾见到过类似情形。例如1999年南联盟战争前和战争中发生的事。当时,媒体自由以某种出人意料的方式使新闻报道形成了齐刷刷一边倒的局面:科索沃恐怖分子、杀人犯和侵略者成了自由斗士,塞族人倒成了杀戮者。这对当时相信媒体报道公正客观和自由思想竞争的所有人来说,不啻一个很好的教训。


信息武器是一种肮脏与不道德程度丝毫不亚于恐怖主义的把戏。因为这两种情况所利用的都是不明真相的旁观者。对一个愚昧、孱弱、要求“西藏自由”并企图弄灭奥运火炬的欧洲妇女,你能怎样呢?不能给她当头一棒。她真诚地相信,中国当局对“西藏人民的痛苦”置之不理。其他一些非政府组织极其肮脏和愚蠢的宣传关注的也是这一点,它们的宣传所指望的也正好是愚昧的并希望一直愚昧下去的人。


欧美文明使这一卑劣的利用愤怒公民的艺术得到了完善,使这些公民自愿并自费成立非政府组织。没有“痛苦者”的支持,欧洲人和美国人会觉得少了某种东西。这些人的崇高能量被巧妙地用于针对全球竞争者的“另一场战争”,这场战争是非常现实的。


为什么这些活动的组织者有恃无恐?要知道世界上这样的“西藏”有170个,也就是说,有170个地区可以为要求从某个国家独立出去而人为地成立民族运动。这种“西藏”有一部分就在欧洲和美国。


答案非常简单。如果西方文明把信息游戏变成了一门伟大的艺术,那么对于中国和其他一些文明来说,信息不过是枯燥的繁文缛节的一部分,在需要的时候要正确地遣词造句。不过,西方对“达赖集团”这类贴合事实的词语不屑一顾。


中国人本可以多年前就在全世界建立非政府组织网络,那么这些非政府组织就可以去宣讲,中国政府如何减免西藏的税收,如何多年保持12%的经济增长速度,西藏生活水平高于中国的平均水平,抑或西藏建起了200家农村超市。但今天有谁愿意听这些呢?可这才是真相,是有别于“西藏种族灭绝论”的真相。


还有,你未必能看到某个非政府组织打着“解放得克萨斯,抵制美国奥运会”的口号兴风作浪,因为中国人根本不擅长此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