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je Shugden事件(上) (作者: 耶律大石)

喇嘛教徒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巫术占卜,至今达赖喇嘛的重大政治决

定都得靠占卜,其中最重要的巫师就是西藏“国立神棍”Nechung,它就是Dorje

Shugden事件的起源。

---面团占卜;

---股子占卜;

---念珠占卜;

---靴子占卜;

---“随机”占卜;

---梦占卜;

---火焰占卜;

---酥油灯占卜;

---镜子占卜;

---肩骨占卜;

---聆听占卜;

等等,当然那些“重要”的,“神秘”的占卜方法是不会在此网页上公开的。

十七世纪时,大权在握的五世达赖建立了“国立神棍”机构Nechung(中文中有翻译

成“神谕寺”),作为他政府事务的顾问。Nechung神棍就是一个人,用“神灵附体”

的方式传达神的旨意。Nechung是一个单独的寺院,神灵就“附体”在寺里地位最

高的喇嘛身上。Nechung寺内部的颜色绝大部分是黑色的,阴暗的墙上挂着奇怪的,

据称有魔力的武器,角落里摆着剥制的野兽标本,虎,雪豹,猫头鹰等。到处挂着

凶神恶煞的图像,一个被全西藏都恐惧的干皮制成的面具印入来访者的眼帘。Ne-

chung寺的主要图案还有人的肋骨。

占卜时先有歌唱,念咒,熏香等仪式,然后Nechung喇嘛就“神灵附体”了,此时

他闭着双眼,脸上肌肉颤动,脸色变为黑红,汗如雨下,然后在别的喇嘛帮助下,

将一个四十公斤重的铁帽子戴到他头上,神棍开始狂舞起来,从他泛着白沫的嘴里

吐出含糊不清的字眼。这是一种所谓的“神语”,需要经过大喇嘛的翻译才能知道

神说了什么。附在Nechung喇嘛身上的神叫Pehar,但通常被请来附体的只是Pehar

的助手Dorje Drakden,因为Pehar的出现是那样的暴虐,Nechung喇嘛甚至会有生

命危险!Pehar手下一共有五个凶恶的神,合起来叫“守护轮”。几百年来Pehar对

西藏的政治有着重要的影响,我们来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

Pehar有三个不同颜色的脸,头戴竹笠,上有一金刚,它手上拿着弓箭,刀剑和鞭

子,它的坐骑是雪狮子。Pehar的来源是藏北,青海,它是格萨尔王传中魔鬼之国

蒙古部落Hor的战神。敦煌出土的文献称Hor为“吃人肉的红色魔鬼”,Hor的王曾

来西藏杀掠,将格萨尔之妻抢走。通过一场血腥的战斗,Hor被格萨尔征服,Hor的

主神Pehar被迫下毒誓服从格萨尔。格萨尔虽使Pehar无害,但真正驱使Pehar却是

莲花生(Padmasambhava)。传说中,莲花生用金刚杵点在Pehar头上,用法术降服了

它。从此Pehar就是喇嘛教的众神中的一个了。Pehar的贡奉地原是桑耶寺(Samye),

它在建寺中被令干苦活。900年后五世达赖将它迁到哲蚌寺附近的Nechung寺并将它

“提升”为西藏“国立神棍”。因为Pehar不愿意记起它当年被格萨尔打败的事,

所以在哲蚌寺和其它任何Pehar到过的地方都不准念《格萨尔王传》。

那么为什么是Pehar,这个西藏以前的凶恶敌手,来做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的“高

参”?逻辑上将应该是一个菩萨或者格萨尔王这样的“民族英雄”才更合理呀!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得去看五世达赖时期的宗教情况,我们知道,五世达赖是借助

蒙古卫拉特和硕特顾始汗的力量取得西藏的政教大权的,当时西藏的“民族力量”

支持的是藏巴汗和Karmapa,明白了这个历史,就不会奇怪为什么五世达赖选Pehar

做黄教政权的“高参”。Pehar的任务就是要驯服那些西藏的“民族力量”。另一

方面五世达赖自己就出生于一个远祖是Hor蒙古人的贵族家庭。

Pehar虽然发了毒誓,但喇嘛认为他有可能会有一天自毁誓言,反过来报复藏人。

那时会发生什么呢?Pehar曾对莲花生说过,那时它会毁灭房屋和田地,西藏的儿

童会挨饿直到发疯,冰雹和蝗虫会将所有的庄稼毁灭,强壮者会死光,只有羸弱者

残留下来,整个高原会陷入战争。Pehar会打断喇嘛的冥想,剥夺他们的法力,把

他们赶向自杀。男人会强奸自己的姐妹。智慧女会毒死大法师,然后逃奔异教徒之

国,“我Pehar,寺庙佛塔和经文的主人,将会占有所有处女的身体!”

在现实政治上Pehar所提的建议对西藏并不是都有利的,比如就是它给十三世达赖

提的建议,下令攻击Younghusband所率领的英军。

那么今天的西藏流亡政府的运作是怎样的呢?当人们听到达赖喇嘛口口声声的“民

主”“自由”“人权”,也许会以为这种求签问卜的政治方式已不流行了。事实正

相反!达兰撒拉的政治决定仍然是依靠占星,问卜,析梦,抽签!每一个政治决定

都要通过这些方式来解决,每一次都得去问那个凶恶的蒙古神Pehar!这种巫卜的

方法在最近几年反而更多了,除了Nechung,还有三个神棍参与达赖政府决策。其

中有一个来自康区的年轻女子。

达赖喇嘛自己怎么看这个问题呢?他说:“有些“进步”的藏人问我为什么还用这

种老方法取得信息?原因很简单,根据以往的经验,占卜的结果总是正确的。我不

仅相信鬼魂,我更相信各种各样的鬼魂。其中有“国立神棍”Nechung,我们认为

它很精确,1000年来它没有出过任何错。”

(来源 Dalai Lama XIV: Das Buch der Freiheit, Bergisch Gladbach 1993)

(来源 瑞士报纸 Tagesanzeiger 1998.3.23)

达赖也不否认Pehar的暴虐:“它的凶狠形象就是它的守护作用。我和它的作用很

相近,我从不对它鞠躬,它得给我鞠躬。” 从这里我们看到,不是人在决定西藏

社会的政治决策,而是“神”。

1987年9月4日,一个新的Nechung喇嘛在达兰撒拉举行了坐床仪式,在达赖喇嘛,

西藏流亡政府成员以及流亡议会领袖面前,Nechung喇嘛“神灵附体”。两个月以

后,Nechung喇嘛再次在西藏流亡政府会议上“神灵附体”。

以上我们可以看到,是什么决定了西藏流亡政府的政治,不是民意代表,不是理性

也不是议会多数,而是神棍巫术。

--------------------------------------------------------------------------------

I am chinese.

Dorje Shugden事件(下) (作者: 耶律大石)

Pehar和Nechung喇嘛的死对头就是Dorje Shugden。

Dorje Shugden也是一个守护神(恶神)和占卜神,从画像上看,它面目狰狞,

骑一匹雪狮,驰骋在血海之上。它是黄教内部保守派和死硬派所信仰的神,

他们的政治主张就是黄教的统治权,其它教派必须服从。

这一主张和十四世达赖的政策相冲突,十四世达赖的政治目的在于将达赖

喇嘛凌架于喇嘛教各教派之上,而不只是黄教的领袖。为了得到其它教派

的支持,达赖喇嘛必须约束黄教内部的死硬派----Dorje Shugden信仰者。

这是达赖喇嘛的利益和黄教的利益之冲突。

按照喇嘛教的信仰,现世的任何关系都是前缘,前世的仇敌,今日仍将是

对头,那么我们就来看一看Dorje Shugden的历史吧。

所谓“达赖喇嘛凌架于喇嘛教各教派之上”的政治方针,是从五世达赖开

始的。由于五世达赖修练宁玛巴的“野法”,引起了黄教内部保守派的不

满。当时哲蚌寺的主持Drakpa Gyaltsen阴谋政变,失败被杀。在焚烧Drakpa

Gyaltsen尸体的时候,升腾的烟雾形成了一只巨大的黑手,一只复仇的手。

Drakpa Gyaltsen的灵魂化成了恶魔Dorje Shugden(意为“口吐霹雳者”),

它在阴间操纵著人世间的政治。

传说Drakpa Gyaltsen死后,出现了许多不祥的征兆,瘟疫泛滥,政府决策

错误,五世达赖每次吃饭的时候,Dorje Shugden都来把他的饭桌掀翻。

Dorje Shugden通过附体的方式,在黄教内部召集了一批保守派,比如二十

世纪初康区的大喇嘛Pabongka Rinpoche就以Dorje Shugden的命令迫害宁

玛巴和噶举巴,双方用仪式和巫术进行了一场宗教战争。

在二十世西藏政治衰乱的情况下,Dorje Shugden的信仰得以壮大,保守派

的喇嘛Trijang Rinpoche曾是十四世达赖的老师,并给达赖做了Dorje

Shugden信仰的灌顶。Dorje Shugden信仰在流亡藏人中有广泛影响,一个叫

做New Kadampa Tradition(NKT)的组织,由喇嘛Geshe Kelsang Gyatso领导,

此喇嘛被他原来的寺庙开除,罪名:“这个魔鬼自毁誓言,他心里烧着阴险

毒辣的火焰,反对伟大的,无所不知的,恩情如天高的,所有藏人的唯一领

袖十四世达赖喇嘛。”

1976年达赖和Dorje Shugden的关系就已经很差了,原因是Dorje Shugden与

达赖的三个守护神(凶神)Pehar, Palden Lhamo和Dharmaraja矛盾激烈。达

赖梦见Pehar与Dorje Shugden搏斗,Pehar还数次通过Nechung喇嘛传话,称

Dorje Shugden打算谋害达赖喇嘛。另外一个“神灵附体”的年轻女性Tsering

Chenma也攻击Dorje Shugden,在印度Lahoul-Spiti举行的《时轮经》灌顶仪

式上,她称有三十个Dorje Shugden打算谋害达赖喇嘛,结果达赖命令保镖对

在场的所有人搜身,但却没有查出武器。

为了Dorje Shugden的问题,达赖还曾再次让另一个“神灵附体”的女性占卜,

在卜卦中“神灵附体”的女性冲到一个喇嘛面前,抓着他的头吼道:“这个

喇嘛是坏人,他信仰Dorje Shugden,把他赶出去!把他赶出去!”

但在这一时期,Dorje Shugden和达赖的矛盾还是高层的秘密,绝大部分藏人

都不知道。正因为如此,当1996年突如其来地暴发公开冲突时,人们都惊呆了。

1996年3月21日,在一个Hayagriva经文的灌顶仪式上,达赖喇嘛突然对在座的

人说道:“我最近为我们的民族和宗教做了好几次祈祷,现在已经很明确了,

Dholgyal(Dorje Shugden的另一个名字)是黑暗的鬼魂。。。如果你们当中有

人想继续崇拜Dholgyal的话,那就站起来,离开这里,不要参加今天的灌顶仪

式。你们不适合再坐在这里,你们坐这里没意义,相反,你们会缩短Gyalwa

Rinpoche(达赖的自称)的寿命,这不好。如果你们当中有人希望Gyalwa Rinpoche

死,就继续留下来。”

达赖谈到Dorje Shugden对他实施精神恐怖:“你们不应该以为只有拿着刀枪

炸弹的人会威胁我的生命。这种情况不大可能出现。对我生命有危险的是使我

的命令得不到执行,让我泄气,使我的生活意义消失。”

从这里看出达赖(观音菩萨)对Dorje Shugden这个幽灵非常害怕,虽然达赖的

住所有一百多名保镖守卫。在瑞士举行的流亡藏人高层讨伐Dorje Shugden的

秘密会议上,达赖要求:“所有和政府有关系的人员都必须和Dholgyal一刀两

断。这是必须的,因为这威胁到西藏的政治和宗教。其他人员也一样,是我们

在教他们“法”(Dharma)而不是他们教我们。这个禁令要执行到这样的程度,

让下一代人不知道有Dholgyal这个名字!”

许多为了讨好达赖而受达赖老师Trijang Rinpoche的Dorje Shugden灌顶的藏

人,现在不知所措,当达赖声称:“Dorje Shugden是一个360年的大脓包,这

次我一定要把它割除!”

达赖还称Dorje Shugden为“邪教”,“拜假神”,“落后的萨满教”。达赖

在美国的代言人Robert Thurman则称Dorje Shugden为“佛教中的Taliban”。

1996年3月30日,达赖政府正式下令禁止Dorje Shugden崇拜。一时间,印度的

流亡藏人居住区鸡飞狗跳,达赖的手下挨家挨户地搜查Dorje Shugden崇拜者,

将Dorje Shugden的祭坛全部捣毁,蒙面的打手对外到处殴打Dorje Shugden

信仰者。Dorje Shugden的核心信仰者被列成黑名单,他们和他们孩子的照片

被挂在公共场所,如同通缉犯一般。Dorje Shugden的信仰者被禁止进入任何

任何达赖政府机构,他们的孩子也被学校开除。拥有Dorje Shugden经文的,

被下令不准阅读,立即烧毁。达赖的地下打手组织“清除西藏内奸与外敌秘密

协会”威胁谋杀Dorje Shugden派的两个“活佛”Kyabje Trijang Rinpoche

(13岁)和Song Rinpoche(11岁):“我们会摧毁你们的生命和你们的活动!”

(来源: 瑞士电视台SF1,1998年1月6日)

此组织的内部指令上称:“每一个反动达赖喇嘛政策的人,都要隔离起来,

(如果不改)就叫他死!Trijang和Song如果不放弃Dorje Shugden崇拜,他们

就不光此世不要再活了,也别想再转世了!这是第一次警告!”

当瑞士电视台采访此事时,协助电视台的一个喇嘛受到谋杀的威胁:“再过

七天你就会死!”

对喇嘛教在西方的分枝,达赖不可能采用和在印度一样的血淋淋的手段,但

仍使用一切压力迫害Dorje Shugden崇拜者。在西方的Dorje Shugden信徒举

行了大规模的反达赖游行。

1996年5月14日,达赖政府发表公告反咬一口,称Dorje Shugden信徒威胁杀

害达赖。双方撕打的过程中,任何阴谋诡计犯罪手段都用上了,此一事件使

世人看到在“民主”“人权”“宗教自由”大幌子下面的西藏流亡政权真相。

然而,事情并未到此为止,1997年2月4日发生在达兰撒拉的一件事,使我们

更清楚地看见了喇嘛教精心掩藏的本来面目。

70岁的喇嘛Lobsang Gyatso是达赖的亲信,Dorje Shugden的反对者。他属于

Namgyal学院,我在前几篇介绍过,此学院负责与《时轮经》有关的工作。

1997年2月4日,六七个喇嘛闯进了离达赖居所很近的Namgyal学院,抓住了

Lobsang Gyatso,将他和他的两个学生就地处决。凶手先将三个喇嘛的喉咙

切断,然后将他们的皮扒了下来,他们的血也被吸走。整个行动在一小时内

完成。毫无疑问,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谋杀案,这里举行了一场喇嘛教的仪式

----人祭!那些以为喇嘛教的血腥修练是“属于过去时”的人,看到这里应

该猛醒了!凶手是何人?按照达赖政权的说法自然是Dorje Shugden信徒无疑。

证据有一封Dorje Shugden组织写给Lobsang Gyatso的“恐吓信”,这封藏语

信由达赖政权的“部长”Tashi Wangdu在瑞士电视台拿出作为证据。事实上

达赖政权在此故意撒谎伪造证据,此封信后来被翻译成德文,其中根本没有

“恐吓”字眼,只是邀请Lobsang Gyatso去做宗教讨论。印度警察在逮捕了

大批Dorje Shugden信徒以后,并不能证明凶手来自其中。Dorje Shugden信

徒认为谋杀和人祭是达赖手下人干的,然后再加罪于Dorje Shugden信徒。

在此事件中流亡藏人的“政府”“议会”惊慌失措,互相责备没能将此事件

掩盖住,引起了外部注意。在争执的不可开交之时,“民意代表”们决定去

占卜以解决问题!!

这真是一场滑稽戏!最后要由Dorje Shugden的死对头Pehar来决定!结果自

然可想而知:全面镇压Dorje Shugden。

Dorje Shugden事件的发生使外部对流亡藏人内部的政治运作真相得以了解。

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达赖政权就意识到自己的运行方式与“民主”的口号

是背道而驰的,所以千方百计地掩盖它的巫术政治。Dorje Shugden事件展示

出流亡藏人的巫术政治丝毫没有因为口头上的“民主”“人权”认同而有所

改变,喇嘛教的政治不是代表民众的意愿,而是由“神”和“魔鬼”所操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