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西方势力与达赖集团策划西藏事件《德国外交政策网站爆出惊天黑幕》

[德国外交政策网站4月8日报道]火炬传递运动

柏林外交政策的一个前沿组织起决定作用地参与了当前的反华西藏运动的准备工作。这是从会议报告和一名加拿大记者的调查中得出的结论。

根据会议报告和记者调查,这个运动受设在华盛顿的一个总部的操纵。2007年5月,这个总部在费力德里希-瑙曼基金会的一次会议上受委托组织全球“抗议活动”。

“抗议”计划是在美国国务院和自我任命的“西藏流亡政府”的协助下制定的。它们计划在奥运火炬传递期间采用能产生公众效应的行动,并且抗议活动在8月北京奥运会期间达到高潮。

这个运动在去年夏天已经启动,现在它从中国的西部发生动乱中得到好处。这场动乱是从一群暴徒凶残和大屠杀式地袭击非藏民开始的。

根据这名加拿大记者的调查,当前的反华西藏运动----这个运动在巴黎用暴力迫使奥运火炬传递中断----的起点是在费理德里希-瑙曼基金会的一次会议。这次会议是第五次“支援藏人国际大会”,它于去年5月11日至14日在布鲁塞尔举行。

根据基金会提供的情况,这次会议与前四次会议一样“应该协调国际西藏支持组织的工作,加强其与西藏流亡政府的联系”。这个在很大程度上由国家提供资金的德国基金会在2005年3月开始筹备这次会议,并与呆在达兰萨兰的达赖喇嘛协调行动。最后有来自56个国家的300多人参加了会议,36个西藏团体和145个西藏支持组织也派代表出席。

“国际会议”制定破坏奥运“路线图”

这次会议经过多天的商谈后,以达成一份“行动计划”而告终。这份计划被视为“未来几年西藏运动路线图”。它涉及四个议题:“为谈判提供政治支持”、“人权”、“环境与发展”、“2008年北京奥运会”。

根据佛理德里希-瑙曼基金会的负责人罗尔夫。贝恩特解释说,奥运会是公开为“西藏运动”做最好宣传的“极好机会”。与会者就此达成一致,即在未来15个月里,使奥运会成为其行动的主要攻击点。它们为这个运动聘用了一名专职人员,从那以后,这名专职人员从设在华盛顿总部的指挥世界范围的西藏运动。

由费理德里希-瑙曼基金会筹备的布鲁塞尔会议决议被赋予了特殊意义,原因不仅是参与者人数众多,还因为这些决议的诞生离不开富有影响力的政治家的参与。在分裂主义者当中享有很高声誉的“西藏流亡政府”的代表是“总理”桑东仁波切。在场的还有来自印度西马偕尔邦的一位知名政治家。特别是美国副国务卿、西藏问题铁别协调员葆拉。多布里扬斯基也出席了布鲁塞尔会议,她属于布什政府中新保守派核心人物,被视为有能力达到目的的强硬派。

据记者调查,华盛顿宣传运动总部开展了相当成功的行动。一名女性成员早在2007年8月初,就在北京北部游客众多的长城边上组织了一次吸引公众眼球的行动。她与西藏“流亡政府”保持着紧密地联系。另一名成员不久前指挥了对希腊圣火采集的破坏活动。设在华盛顿的运动总部也在操作其他跑坏火炬传递的“抗议”。该运动的行动将在8月份奥运会期间到达高潮。一名活动分子说:“我们决心每天都在北京市中心开展非暴力活动”。

有意将报道方向引向“中国镇压”

这个反华西藏运动在德国费理德里希-瑙曼基金会的一个前沿组织和美国国务院的一名高级代表的指导下成立,直到火炬传递开始几天,中国的西部发生骚乱,该运动才开始发挥其全部影响。

在德国媒体主要报道中国安全部队的攻击时,事件在目击者的报道中却是另外的样子。英国《经济学家》周刊记者詹姆斯。麦尔斯当时都留在拉萨,他描述了藏人团伙对成中非藏人大屠杀式的袭击。麦尔斯说,一些商店被打上了标记,没有受到破坏,其他所有店铺都遭到抢劫、破坏或者被点燃。仅在一栋被大火烧毁的建筑中,就有5名女店员被烧死。

除迈尔斯之外,西方游客也描述了非藏人受到的残忍攻击。一位加拿大游客看到,多名藏人痛打一名骑摩托车的汉人,并用石块毫无仁慈心地折磨他。这名游客说:“他们最后把他推倒在地,用石块击打他的头部,直到他失去意识。我认为这个年轻人被打死了”。

麦尔斯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国际公司访谈时,描述中国的安全部队的反应相当克制,而德国媒体却把这些骚乱当作展示中国残暴镇压的背景。在这里,事实显然推居次要角色。电视台和日报在此期间不得不承认在画面上做了手脚:尼泊尔警察挥舞棍棒驱散示威者的镜头被说成所谓的中国警察施威的文献资料。中国安全部队将一名男孩救出来的照片,被严重误导成暴力逮捕。甚至对麦尔斯的报道也如此做了编辑加工,以使这些报道朝中国镇压当地民众的和平示威方向引导。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