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蒋介石日记揭密不为人知的个人隐私

lijingtao 收藏 5 227
导读:据最新一期《亚洲周刊》报道,海峡两岸的学者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经过两年多的研究,一致认为蒋介石日记具有高度真实性及权威性,从1915年到1972年长达50多年数以千万计的文字,不仅记录了蒋介石的个人隐私,也披露了他在做重大决策时的心理状态。   读马列著作看到权力重要性   这些学者来自台湾的“中央研究院”和国民党党史会,北京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以及日本东京大学等知名机构。他们经过潜心研究,发现了不少蒋介石鲜为人知的秘密。   曾用心读马列。中国社会科学院

据最新一期《亚洲周刊》报道,海峡两岸的学者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经过两年多的研究,一致认为蒋介石日记具有高度真实性及权威性,从1915年到1972年长达50多年数以千万计的文字,不仅记录了蒋介石的个人隐私,也披露了他在做重大决策时的心理状态。



读马列著作看到权力重要性



这些学者来自台湾的“中央研究院”和国民党党史会,北京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以及日本东京大学等知名机构。他们经过潜心研究,发现了不少蒋介石鲜为人知的秘密。



曾用心读马列。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张海鹏指出,在1923年到1926年间,蒋介石曾用心看过马克思主义的书本,包括《共产党宣言》和列宁著作。在访苏期间,在西征、北伐的戎马倥偬中,他也用心阅读马列书籍。通过列宁和十月革命,蒋介石认识到掌握权力的重要性。他在日记中写道,中国国民党是革命党,中国共产党也是革命党,但革命的领导权只能掌握在国民党手里。



认为刺陶事件使他得到孙中山的信任。民国成立后,“国父”孙中山先生觉得党的纪律不够,需要改组。有两个主要人物表示反对,一是黄兴,一是陶成章。黄兴与世无争,未与孙中山发生争执。而陶成章却公开骂孙中山,甚至说要倒孙。孙中山是一位光明磊落的人,并没有想对陶成章怎样。但蒋介石还是与另一个人一起刺杀陶成章。多年以后他在日记中提及此事,认为做了一件孙中山想做而不能做的事,觉得“总理信任我是有原因的。虽然我从未向总理报告,他也未和我提过,但我相信总理心中是有所感的”。



对日本爱恨交织。据《亚洲周刊》报道,胡佛研究所研究员郭岱君说,中共权威学者张海鹏坦承,他是抱着怀疑观点来看蒋介石日记的,结果却不得不承认,蒋确实是民族主义者。日本侵华后,蒋介石曾在日记中每日写上“雪耻”二字,并提出一条如何“雪耻”的措施。他认为,“中日难免一战”,但又认为中国没有能力对抗日本,所以想尽量拖延中日正式开战时间。1931年“9•18事变”爆发,也是蒋的民族主义情绪表现最强烈的时候,他在日记中以“日倭”和“倭寇”称呼日军。他拒绝与日本和谈的思想,可能在此期间首次出现。1939年,日本暗中策划扶植汪精卫政权,并在香港释放消息,称蒋介石如果愿和日本谈判,日本就不再支持汪精卫,并且会除掉汪。孔祥熙主张派人和日本谈判。蒋介石坚决反对,批示说“今后如再有人借汪精卫事来谈与日本和谈之问题,以叛国罪论处,杀无赦”。大陆研究民国史和蒋介石历史的权威学者、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等同院士)杨天石教授说,过去他读到这一批示,以为蒋介石是批评孔祥熙,可见他确实是坚决反对与日本和谈的。但蒋介石也熟知日本的长处,训话时经常骂部下不如日本人。



对四大家族。杨天石发现,1945年孔祥熙下台是蒋亲自拍板的。他对国民党和国民政府的弊端其实知之甚详,曾主张把中国国民党改名为劳动国民党。这与外界以为蒋包庇孔宋家族有一定出入。1943年蒋介石的日记还记载说,美国人想把孙中山的儿子孙科捧出来取代他。后来蒋亲自约见孙科,痛骂他“误党误国”,还在日记中称孙科为“阿斗”,是“总理的不肖子孙”。



“2•28事件”记载不多。据国民党党史馆主任邵铭煌指出,对于1947年的“2•28事件”,蒋介石在日记中着墨不多。当时对他来说,思考的是整个中国的问题。直到后来事件扩大了,死了很多人,他才发现事态严重,在日记里写道“人谋不臧”,换句话说是认为陈仪(当时国民党派到台湾的负责人)要负很大责任。后来他派国防部长白崇禧等人来台调查。他们回去后据实以报。陈仪数次要求派军队,蒋介石在日记中一再强调,“勿滥杀无辜,除首恶者”。



把台湾当成“反攻大陆”的跳板。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潘邦正是蒋介石文胆秦孝仪的学生。他于2005年到2007年间6次前往胡佛研究所,发现蒋来到台湾后,曾在日记中提到“反攻计划”。他只把台湾看做“反攻”的跳板,认为台湾没有共产党,没有大陆的人事等复杂因素。



“我的毛病就是好色也”



日记还披露了蒋介石复杂的感情世界。杨天石教授形容蒋介石早年有三种身份,一是追随孙中山的国民党人,二是研究宋明理学的卫道士,三是上海洋场的浮浪子弟,常浸淫在花街柳巷,找妓女陪他喝酒、打牌、睡觉。日记中他这样写道:“到了妓院,看到床铺脏乱,余拂袖而去。”但他同时又在进行痛苦的思想挣扎。他从福建到上海途经香港时,日记中写道:“香港乃花花世界,余能否经受考验,就看今天。”结果当天晚上他又去妓院了,并在日记中写下:“我的毛病就是好色也。”就连在马路上见到美女而心动,他也写入日记:“见艳心动,记大过一次。”有时为了解决性的苦闷,蒋介石不讳言“以自慰振兴精神”。他曾有一个相好的妓女叫介眉。介眉希望结婚,蒋也有此意,但要介眉写一盟约,介眉不肯,此事于是没什么进展。后来蒋要到福建打仗,介眉要跟着一起去,他不答应,介眉于是要求他在上海陪她几天。事后蒋介石感到很后悔,在日记中写道:“我真是不像话,离开家前纬儿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母亲重病在床,我都没多理会,但我竟然在介眉家多住了好几天。”



过去有一种说法,指蒋介石和宋美龄的结合是政治婚姻。杨天石不赞成这种观点,他从日记中发现,两人的婚姻是建立在恋爱基础上的。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南京中央政府缺钱,蒋要宋子文想办法,宋子文不给,急坏了宋美龄。她对宋子文说,我们知道介石的脾气,你不给他,他一定失败;如果失败,他一定要自杀;如果他自杀,我也不能独活了。她把自己的房产和珠宝交给宋子文,让宋子文很感动,很快就把钱筹好了。“9•18事变”后,蒋介石内外交困,处境艰难。他准备北上和日本人拼一场,临行前立了遗嘱。宋美龄要求与他一起去,蒋说:“牺牲是我男儿的责任,跟你有什么关系。”宋美龄觉得蒋看不起她,一怒之下回到上海。第二天,她又回到南京说:“我丈夫正处在非常困难的时候,我不应该离开他,而应该与他共生死。”杨天石还根据日记,澄清了一段抗战期间所谓宋美龄因有婚外情远走巴西的传闻。其实,她真的是去治病。蒋在妻子远行之夜,于日记中写道:“美龄对我说,请你记住,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显示这段时间两人感情正常,并无婚外情的迹象。1934年,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余死后不愿国葬,愿与爱妻美龄同葬于紫金山栖霞寺”,“凡认我为父者,只能认宋美龄为母”。



蒋宋感情真正处于低潮是在1943年。当时蒋的前妻陈洁如来到重庆,蒋予以接见,宋很不谅解,一度和蒋介石分居。不过,后来两人又重归于好了。



学者认为,日记真实性很高



蒋介石从1915年开始写日记到1972年,50多年从未间断,目前胡佛研究所已整理好并公开的为1915年到1945年的日记。这些日记原本在蒋的孙子蒋孝勇手中。 2005年,蒋孝勇遗孀方智怡经过慎重考虑,把日记存在胡佛研究所。但她同时表示,这些资料不能永远流落在外国,希望将来有一天回到中国大地上。



胡佛研究所规定,查阅者不得使用任何摄影工具翻拍日记,要想摘抄日记内容,只能使用阅览室提供的纸笔。为此,杨天石记了上千页的笔记。他认为,蒋介石日记的真实性很高,他写了许多个人隐私,包括年轻时荒唐好色、逛妓院等。显然,这不是为了写给别人看的。第二,蒋介石日记里什么人都骂,对章伯钧、张澜、黄炎培这些人他固然没有好话,连最亲密的人也照样骂,像戴季陶是他的好朋友,他也骂;另外,何应钦、李宗仁、胡汉民、孙科、宋子文、孔祥熙他都骂得很难听。日记没有公开的打算,真实性当然比较高。胡佛研究所研究员郭岱君也说,蒋介石早期的日记,反映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因为当时他不知道自己将成为中国历史上的重要人物。抗战后,他下笔之间也许有分寸,但看过内容就知道,日记仍是他个人思想的重要记录,是他治国修身的参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