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军队行动活跃


1938年2月上旬,华北方面军的第2军(司令官西尾寿造中将)担任确保济宁兖州邹县以及胶济线地区的治安任务.此时李宗仁为首的第5战区中国军队逐渐增加兵力,活动日趋活跃,2月中旬济宁遭到优势中国军队的包围攻击.


于是第2军为打击当面的中国军队,粉碎其反攻企图,2月17日指示第10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中将)击退济宁地区中国军队,出击大运河西;第5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中将)以一部兵力进攻沂州,以支援第10师团的作战.


第10师团的长濑支队(步兵第8旅旅团长长濑武平指挥的部队)在2月下旬击退济宁方向的中国军队.第5师团的片野支队及坂本支队(步兵第21旅旅团长坂本顺少将指挥的步兵第11第20第42联队,以约6个大队的步兵以及2个野战炮大队为骨干)在3月5日占领汤头镇.


当时第2军正面的中国军队估计为11个师(3个中央师3个山东师4个四川师1个杂牌师),有情报称敌军将在3月中旬在津浦线转入攻势.


为此,第2军为确保已占领地区,强烈要求歼灭当面之敌.而大本营则为全面整顿态势,以及认为进攻作战将会扩大占领地区牵制更多的军队,加以反对.但因第2军坚持提出意见,最后在作战后大致回到出发线为条件批准计划.


向大运河一线展开


3月13日,第2军命令第10师团歼灭大运河以北之敌,第5师团以一部进占沂州,然后推进到峄县与第10师团会师.作战企图是在达到上述目标后,将战线保持于沂州-峄县一线.这样就违背了大本营不扩张战线的方针.


在这之前,第10师团的濑谷支队于8日受命为歼灭津浦线之敌而南下.14日拂晓开始进攻,打垮正面敌军,于15日进抵滕县.支队长濑谷少将是在3月1日刚提升为第33旅团长,到任不久,支队的编成有第33旅团司令部,步兵第10联队的主力,步兵第63联队,野战炮兵第10联队主力,野战重炮兵第2联队为基干,并配置有独立机枪大队,独立装甲车中队,工兵中队,通讯队,卫生队,野战医院,兵站汽车队等单位.


该支队在击破顽强抵抗的敌军后继续南下,步兵第63联队以部分兵力在20日占领韩庄和峄县,支队的主力则在临城集结.


第10师团长于20日命令:"支队应确保韩庄-台儿庄运河一线,同时以一部守备临城峄县.尔后以尽可能多的兵力突击沂州方向,与第5师团协同作战."濑谷支队长为此部署步兵第63联队(联队长福荣真平大佐)分别以一部兵力确保韩庄-台儿庄运河一线,步兵第10联队(联队长赤柴八重藏大佐)派往沂州策应坂本支队作战,支队主力在峄县集结.


但是23日得到情报,汤恩伯的精锐第20集团军已到达峄县附近,支队长为此变更部署,命令赤柴部队以一部为”沂州部队”策应坂本支队,另一部应确保韩庄附近的大运河一线,主力集结于临城;福荣部队以一部确保台儿庄附近的大运河一线,主力集结于峄县;其余部队向枣庄地区集中.


另一方面,第5师团的坂本支队在3月5日攻下汤头镇后,企图继续向沂州方向进攻,但却因遭遇优势中国军队的反击,战况毫无进展.这个方向的中国军队起先是1个师和海军陆战队,从12日起,张自忠指挥的第59军到达沂州,兵力已大大加强.


坂本支队从22日发起进攻沂州,由于敌军反击,不能得手.而前来策应的濑谷支队的”沂州部队”又在25日于郭里集枣庄遭遇优势敌军围攻,经激战才得以击退敌军,判明这一地区中国军队有4个师.濑谷支队长重视这一战况,同一天决心以现有兵力和炮兵压制台儿庄,而以支队主力歼灭郭里集附近敌军,要求赤柴部队主力从临城向枣庄南方运动.


台儿庄方向战局激化


台儿庄派遣队(步兵第63联队第2大队)于3月24日继续南下,同日傍晚,一部突入台儿庄城墙,但因遭到反突击,没有成功.派遣队缺乏弹药而中止了进攻,在台儿庄北城墙外准备以后的突击.


25日,该派遣队击退了逐步增加的敌军的围攻,傍晚得到2个中队和两门重炮的配属,估计当面之敌是3个师(城内城东城西各1师).


26日,因郭里集附近的敌军主力向南退却,濑谷支队长以一部兵力占领附近要点警戒,命令福荣大佐指挥台儿庄攻击部队(以一个大队步兵为基干).同日第10师团长也要求濑谷支队果敢进攻台儿庄.


27日台儿庄派遣队在早晨发起进攻,占领了城东南角,但受到依托坚固设防阵地的优势敌军的顽强抵抗和包围反突击,连续苦战.台儿庄攻击部队在这一天的早上从峄县出发,击破所在的敌军阻击,当天傍晚到达台儿庄以北大约2公里的地方准备展开攻击.


28日福荣部队占领了台儿庄西北部的一角,但因敌军的抵抗和猛烈的炮火,难以扩张战果.29日仍然如此.上级逐次增加兵力,抵达的主要战斗部队为:步兵第63联队主力(约2个大队),独立机枪第10大队,轻装甲车第10中队,临时战车中队,野战炮兵第10联队的第1大队主力,野战重炮兵第2联队的主力,工兵小队.


29日,第10师团长命令尽快歼灭台儿庄之敌.30日福荣部队排除敌军抵抗,在傍晚攻下了台儿庄城内的东半部分,抵达大运河,遭到对岸敌炮兵的猛烈轰击.


当天赤柴部队主力也从峄县南下,傍晚到达台儿庄西面6公里处,当面中国军队约有4个旅.但当晚得到沂州方面撤退的中国军队2个师已出现在峄县以东,因此受命再次转向东进,在击退这股敌军后转南下,于4月1日运动到台儿庄东北约6公里处.


另一方面,台儿庄的进攻仍然没有进展,连日激战,福荣部队于4月1日晚撤出所占领的台儿庄西北角,打算集中进攻东部.


坂本支队的支援


坂本支队3月25日以来一直在进攻沂州,因为台儿庄方面战况紧急,第2军在29日下令第5师团支援濑谷支队,第5师团遂命令坂本支队中止进攻沂州,前往支援濑谷支队.


坂本支队在沂州附近留下了约2个大队的步兵,主力(步兵4个大队,野战炮兵2个大队为基干力量)在29日晚脱离战斗南下.4月1日运动至兰陵镇,4月2日与濑谷支队取得联络,向台儿庄东面约56公里的敌军发起进攻.


福荣部队2日的进攻仍无进展,当天赤柴部队在台儿庄东面向南迂回,激战后占领台儿庄以东2公里的地方.


3日,福荣部队在城内前进了约100米,占领东南门.赤柴部队运动至台儿庄东南约1公里的黄林庄,坂本支队进攻肖汪(台儿庄东南约8公里)的敌军,发生激战.


4日,台儿庄城内之敌抵抗仍然很顽强,尽管不分日夜的猛攻,战线仅仅推进了约80米.中国军队企图将日军主力拖在台儿庄,而以大兵力从东西两方向深入日军侧背.濑谷支队长在当天晚上留下赤柴部队的一部于黄林庄,主力转移到台儿庄西北约4公里处,警戒西方敌军.


师团长与支队的判断


4月4日,坂本支队在肖汪附近受到约4个师敌军的围攻,陷入激战.当天坂本支队接到的第5师团长的命令却是”支队迅速歼灭当面敌军,转攻沂州”.这是因当时的通讯联络不佳,师团长判断支队作战已经得手.实际上支队的后方也被截断,补给困难.5日才得到了第10师团的弹药粮食补给.


5日,台儿庄城内的进攻仍然不见进展,运动至台儿庄西北的赤柴部队发起进攻.


另一方面,坂本支队长认为在5日的作战中濑谷支队已取得很大进展,已完成了进攻台儿庄的任务,本支队的支援任务已经完成,在当天傍晚,下达准备反转命令.并向濑谷支队长发出电报”支队为进攻沂州而反转,明天6日晚开始行动,7日拂晓预定在三佛楼(台儿庄北北西约6公里)附近集结”.不久后又发电”支队将反转沂州,再给敌军以打击,请濑谷支队攻击支队北部的敌军”.


而濑谷支队长在6日早上7时,下令”福荣部队以一部进攻坂本支队侧面敌军,协同掩护侧翼,主力迅速完成对台儿庄的扫荡.赤柴部队在原地集结,准备向西进攻.”


同一天早上8点30分,坂本支队长给第5师团长及濑谷支队长发出电报:”由于当务之急是歼灭当面之敌,支队回师沂州估计是10日左右.”但濑谷支队长是否收到这封电报是有疑问的.象这样师团与支队支队与支队之间未能及时联络,很容易发生错觉.


脱离战线


濑谷支队长根据得到的情报,认为坂本支队主力虽然仍在继续进攻,但正处在优势敌军围攻之下,部分已陷入苦战.


6日15时30分,下达决心:”支队于本日日落后,全力回师北进,歼灭威胁坂本支队右侧背之敌.”并部署福荣部队在日落后立即向坂本支队测后之敌发起进攻.台儿庄城内部队由第2大队长指挥在日落后集合,向泥沟(台儿庄西北约10公里)前进.并将已前进到大运河附近的部队撤至支队的侧后方进行掩护.可是这个重要的决定却没有及时通知坂本支队.


另一方面,第10师团长在6日得知坂本支队回师的决心后,向第2军提出进一步增加兵力进攻台儿庄敌军的要求,得到了批准.可是以后接到濑谷支队长”脱离台儿庄集结于后方”的报告,立即下令停止这一行动,要参谋长电话联络.


但是濑谷支队长根据现场情况判断已开始从台儿庄撤出支队.脱离行动虽然没有发生混乱,但确实将部分运输困难的物资加以烧毁.


福荣部队在6日晚脱离台儿庄战线,7日晨运动到坂本支队的侧翼,打破敌军抵抗与坂本支队的步兵第21联队取得联络.以后根据支队长指示,在当天半夜将部队集结于官庄(台儿庄以北约12公里)附近.


坂本支队长得知濑谷支队已脱离战线,也决定撤退,支队于7日晚在敌迫近的情况下脱离战线,日早上运动到峄县东北地区.


而第2军司令官以为两个支队还在继续进攻时这两个支队已在移动位置,因为通讯不及时,命令也未能及时下达.结果8日坂本支队被归并由第10师团长指挥,占领峄县附近攻势阵地,准备部署粉碎敌军进攻.


在这之前的4月3日,华北方面军已从大本营接到乘中国军队在津浦线集中之机,实施徐州会战,以求一举减弱其抗战力量的电报.战局由此进入新的阶段.


8日,濑谷坂本两支队根据第10师团命令,占领峄县周围以及郭里集南部地区,搜索侦察,准备以后的会战.


中国军队大肆宣传胜利


2月间日军基于不扩大战线的新方针,着眼于确保已占领尽,丧失进攻能力,从而重视津浦线的作战,以中国军队最精锐的汤恩伯部队增援第5战区,集中约40个师的兵力.这样在台儿庄的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和日军的后退成为绝好的宣传材料.



捷报传来的4月7日晚,汉口举行几十万人的游行,歌声和爆竹声响彻云霄,庆祝抗战的胜利,广泛散发在台儿庄歼灭日军的新闻,以提高中国军民的士气.这场宣传战的组织者是当时国民政府政治部第3厅(宣传)厅长的郭沫若.


国民政府发布的军事新闻称:


台儿庄当面之敌于6日晚被我军发起的总进攻夹击,敌凭天险顽抗,但至今晨3时,弹尽粮绝,全线动摇.我军士气高涨,乘胜追击,一举歼敌,获前所未有的大胜.此战敌死伤约2万余名,缴获步枪一万余支,重机枪931挺,步兵炮77门,大炮50余门,俘获无数.敌之坂垣矶谷两师团主力已被我歼灭.


根据华北方面军的资料,包括以后战斗最激烈的徐州会战的前半阶段在内,第5师团2月20日到5月10日,战死1281名,负伤5478名;第10师团3月14日到5月12日,战死1088名,负伤4137名.


日本方面的低调宣布


从台儿庄的撤退本来是为了以后作战的态势调整.战后当时大本营作战课长稻田正纯中佐(后升任中将)对笔者回忆说:”濑谷坂本两支队从台儿庄的撤退在战况上是理所当然的,当时第2军不知为什么不肯尽快撤退,真叫人着急.从台儿庄的后撤不是败退,因为大本营从一开始就规定要撤回原出发线的,后撤根本不成问题.”


因此从台儿庄的后撤是合乎大本营原来的计划的.但是当时日军普遍僵硬的认为占领了的地方是要寸土不让的,这样做是相当失了面子的.而且又是事变爆发9个月来进攻复进攻,从未向后转的日军的首次后退,当然是给了中国军队极大的胜利感.


1937年9月在山西平型关东侧隘路伏击全歼第5师团补给队的共产党军队也曾大肆鼓吹”平型关大捷”.

相反,日本方面普遍地低沉音调发表真实情况.所以这两次宣传战上可以说是中国方面的胜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