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的头值多少钱

为了鼓励士兵勇敢作战,挎着指挥刀的小队长总会红着眼睛嚷嚷:弟兄们给我冲,斩敌首一颗,赏黄金万两!

白色恐怖中,反动派们为了搜捕我英勇的地下党员,总会发出一号紧急通辑令,上面白纸黑字写得很醒目:凡捉拿匪首小萝卜头者,赏铁血金币一万枚!

在那动荡的年代,一个人项上的人头是可以明码标价的,生命被践踏到连野狗都不如的地步。在和平年代,流通的只有农副产品市场里买卖的猪头,人头是不能用来做生意的。因为人是最宝贵的东西,人生无价。

忘了一点,头上仅有的一项生意还是有的,那就是剪发。我们每个人为了保持清洁,更为了维护自己的光辉高大形象,每隔上一段时间,总要到理发店内,剪剪发,整整容,好让浑身上下,从心里面感到说不出的轻松。

剪发的好处很多,俗话说,最聪明的人头不顶重发,不过那就是秃头了,会破坏自己的好心情。古时候的人,头发总留得很长,天天早上要象女人一样梳洗打扮,很麻烦人的。最省事的是前清的遗老们,额头上面油光可鉴,不过脑袋后面要拖上一条长长的尾巴。这都是不理发的结果,带来的潜在危害很多。估计欧洲18世纪的男人们也这样,他们也不爱理发,头发长,胡子浓,个个打扮得象马克思一样。从镜子里看起来,人人更象狮子大哥的结拜兄弟。

我也不爱理发,一年之中难得理几次发,洗几回澡。原因有二,一是年纪大了,只长胡子不长头发,半年过去头项上还是青黄不接,只剩下颌下山羊胡子一把。二是街头上光鲜林立的美容美发店内,给人剪发的全部是婀娜多姿的小姑娘,理发时她们总是在镜子中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俺,让俺浑身上下很不自在。总是很怀念过去的年代,一位老汉挑着一幅挑子,找个人多的地方把摊子随便一支,然后大声呦喝:老少爷们剃头了,不怕死的剃头了!

由于生性拖沓,我每次理发都很随便,总是到相熟悉的街头小店,既便宜,又自然。至于那些富丽堂皇的美发店,我是自惭形秽的,顶多在门口路过时望穿秋水地多顾盼几眼。一次,办公室里坐对脸的小妹妹剪了一个很新潮的爆炸式发型,歪着头让我猜一猜做这个发型多少钱?我壮了壮胆,说大概几十元吧。妹妹一脸的不高兴,很生气地把头转了过去:俺的头才值这个数么?你也特小瞧俺了!从那以后,妹妹就是在路上相遇也不再理我了。我却对她的话一直暗自吃惊:乖乖,妹妹理发一次的费用,超过了我一年的总和。

今天上网,发现了一个理发的好去处。前几年,电视上有个很红的广告:星期天哪里去?郑州亚细亚。现在,亚细亚已乘黄鹤不知飞到哪里去了。这个不错的理发店就座落在郑州,大名很气魄,请顾客同志一定要记住,店的名字叫——保罗国际美容美发(河南)有限公司,免得您乘兴而来之时不留神找不到地方。

保罗国际为什么让顾客流恋忘返呢?是因为最近该店给两位女孩子做了一次别致的发型,惹得沸沸扬扬,万众目睽睽。话说两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在郑州市某警校求学。星期天相邀逛大街,不知不觉就踩马路来到该店的门口。从该店的橱窗上看到剪次头标明38元,爱美的姑娘们就兴冲冲地前去消费。临结账时,店家收费一万二千无,人均六千,理由是给她们做了1860元的电发和1860元的护发等一系列特殊的服务。当时两位女孩子差点哭出声,因为她俩掏遍全身也只能凑齐一百多元钱。没钱怎么办?店家说“不交钱,休想走人!”无奈之下,从下午2点到晚上10点,两位女孩子向学校的同学打电话救助,一共找了35位同学借钱9800元,交给店家后才得以脱身。

这几年,商家们也不断引入“以人为本”的经营理念,常常把“把顾客当上帝”的话挂在嘴边,创造性地隆重推出各种个性化的精心服务。细心数一数,市场上纷至沓来地涌现出“天价月饼”、“天价年夜饭”、“天价学校”、“天价医疗”等精品服务项目,连书籍也有用天价黄金、白银打造的,真是让人目不暇接,一下子让大家都从普通的老百姓,洗心革面一步跨入了贵族的阶层,幸福地生活在快乐的天堂里。如今,保罗国际也应运而生,敢为天下先地在顾客的头上开刀,工夫不负有心人地开拓出了“天价理发”服务项目。他们把两位普普通的小女子对待为仙女下凡,经过一番洗吹烫剪,巧夺天工地打造出了两位脱胎换骨的嫦娥妹妹,这真是前所未有,再造人间,值得大书特书。如此VIP服务,收费万把块钱,按理说实在不能嫌贵。

雁子我看在眼里,乐在心里,迫不及待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办公室里的小妹妹,可惜是星期天,打电话也打不通。等明早一上班,俺就给她说,好让她也到保罗国际潇洒走一回!




本文内容于 2008-4-6 13:16:50 被雁去衡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