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枪 第一季 狼行太行 第六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


两组木柄手榴弹被分别用细绳固定在铁丝网的底部,每组两颗,相距约二米远,保险盖已拧掉,击针拉绳被特意接长了,一头握在夏少校手里。他无声地后退三四米,随后猛然将攥在手中拉绳扯掉,手榴弹的尾部开始冒烟,人迅速跑回藏身处掩蔽好,等待起爆。

两组手榴弹的爆炸声几乎是同步的,火光爆闪,声如炸雷,铁丝网立时被炸开了一个约四米宽、两米高的大豁口,比预想中的爆破效果要好。不等硝烟散尽,夏少校爬起身来,飞快地从豁口处冲进“人圈”,虎子负责留在原地看守豁口,坚决不能让鬼子们靠近。

进入“人圈”后,夏少校边跑边高声大喊:“乡亲们,八路军来救你们了,大家赶快往西边的豁口跑啊!……”

被爆炸声惊醒的老百姓们纷纷走出窝棚,将信将疑地朝西边豁口处张望,却没有一个人采取行动。夏少校看得心急,连忙掏出大威力对天连开两枪,大吼道:“快跑,不然就来不及了,我给你们挡住鬼子,快跑呀!”

求生的欲望终于让一些胆大的人开始向豁口处跑去,其它还在忧郁的人见状也纷纷跟着跑了起来很快便形成一股人潮涌向铁丝网的豁口……

没有秩序的逃亡场面异常混乱,几百人乱糟糟的涌向一个窄小的出口,大家争先恐后地向外挤,结果可想而之。夏少校看到如此场景,不禁对自己这个仓促救人的决定也很后悔,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此刻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牵制住鬼子,为更多的同胞争取逃生的机会。

夏少校快速在密密麻麻地窝棚间穿行,一面催促行动迟缓的老百姓快跑,一面开枪阻止鬼子的追兵靠近。他用大威力连续干掉五名追得最快的鬼子,暂时迟滞了追兵的前进速度。但鬼子们很快就从枪声中判断出对手只有一个人,马上展开开始攻击前进,轻机枪和掷弹筒不断朝逃亡的人群射击,惨叫声不绝于耳,完全是在进行灭绝人性的屠杀。

人潮被打散了,不少人又重新躲进窝棚内不敢再逃了,形势急转直下。

夏少校深知这些人已被鬼子的残暴吓坏了,失去了逃跑的勇气,劝也没用。如此一来,继续牵制鬼子已无必要,他边打边退,快速朝豁口处撤去。今夜的行动应该说是很成功,估计从豁口处逃出去的人少说也有一百个,就凭他们两人的力量,想要把人全部救出来也不太现实。

此时,他才深深感到个人力量的渺小和无奈。

当铁丝网的豁口处出现拥堵现象时,藏身在一旁的虎子真想赶过去维持一下秩序,尤其是当他看到还有妇女抱着婴儿拼命朝外挤的时候。可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任务就是阻止鬼子们封锁豁口,绝不能为其它事情分心,不然谁也别想逃出去。他端着冲锋枪目不转睛地紧盯前方,相信鬼子很快就会出现的。

果不其然,脚步声骤然响起,由远而近,一队鬼子兵自黑暗中冲出,狂喊着扑向缺口,并且不断向逃跑的人群开枪射击,试图将豁口封锁住,阻止后面的人继续往外跑。

虎子埋伏的地点居高临下,正好可以发挥冲锋枪火力凶猛的特点,是夜战的最佳武器。鬼子们一心想尽快堵住“人圈”的缺口,丝毫没有察觉死神正在前方等候,很快便进入了冲锋枪的射程内。虎子起身单腿跪地,双手握紧枪身,大概瞄了一下后便立即扣动了扳机,漆黑的夜色中顿时闪现出长长的火舌,如同死亡之花在纵情绽放,子弹呼啸而出,倾泻如雨。

钢铁与骨肉的交合声格外悦耳,宛若天籁之音,虽然接踵而至的便是死亡。黑暗中只能简单瞄准,一个三十发的弹匣射到的半数鬼子,另一半鬼子被打醒了,立刻向虎子藏身处开枪还击。虎子又连续投掷了两颗木柄手榴弹,反击的枪声被炸哑了,代之而起的是鬼子们临死前的呻吟……

在黑暗中靠近垂死的敌人相当危险,所以虎子打算再仍一个手榴弹,彻底解决这恼人的“鬼”叫声。他探手取出一颗手榴弹,刚要拧盖拉弦,身后突然传来夏少校发出的撤退信号。

还是省一个手榴弹吧,让这些该死的畜生在极度痛苦中去见他们的天皇岂不更好!他想。


距继任者的到来还有三天,犬养一郎早就把该交接的事项准备好了,也已经向旅团中队长以上的军官传达了此事,他现在只需等待了。师艳红这几日一直陪侍在他身边,,担心他临走前会将自己送到宪兵队去,这种没人性的日本畜生是什么无耻的事都干得出来的!

犬养一郎其实也又过这种念头,师艳红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个高级的性奴隶而已,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死活。但是她有一个称钱的老爹,还可以敲笔赎人费出来。犬养一郎很清楚师仁轩是个好面子的人,如果把师艳红送到慰安所去供人淫辱,这人他肯定是丢不起的,只得乖乖地出钱赎人。

他已经派人将这个消息传递了出去,相信很快就会有回音的。去南方军报到之后,需要花钱的地方还很多,趁现在还有实权,能多捞就多捞一些,对有钱支那人绝不能心软客气。

“太行神枪”再度现身第26旅团辖区的消息通过电话传来时,天刚刚亮,犬养一郎正和师艳红在锦被中翻云覆雨,而且已到最为关键的时刻。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惊得他立马就疲软下来,心里面怒火升腾,那好事被搅的滋味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他披衣下床,快步走到黑色的军用电话机旁,一手抄起听筒,异常恼火地大声问道:“什么事?”

电话是在旅部值夜班的一个参谋打来的,他听出犬养一郎的语气不善,立刻便十分小心的汇报起来,言简意赅。第26旅团设在小王庄附近的集村并家的试点村,在今日凌晨突遭袭击,负责看守的日军中有三十三名官兵阵亡,大约有一百多名支那人逃跑,损失相当严重。从现场遗留的弹壳和阵亡官兵身上中枪的位置来看,很像是“太行神枪”的手法。

“太行神枪”果然没死,这混蛋的命可真够大的,现在又蹦出来给自己找麻烦了!犬养一郎一听这四个字气就不顺,都快作下病了。上次“薙草”行动几乎全歼了上阳县的游击大队,然而就在最后搜杀“太行神枪”的时候,却和突然出现的八路军正规部队交上了火,无奈之下只得提前撤退,让“太行神枪”侥幸拣了一条命,至今想起来就不甘心。

“太行神枪”再厉害也是一人一枪,只能造成一些心理上的恐慌,但他要是和八路军联起手来,那可就对第26旅团构成实质性的威胁了。此次袭击事件绝不是“太行神枪”一个人能干成的,八路军肯定也插手了,并且选择在上阳县城附近下手,公然挑衅的意思十分明显,自己绝不能坐视不理。

他只有三天时间来对付“太行神枪”,该是打出手上那张王牌的时候了!


初春的阳光洒落下来,照在身上如同爱人的手在温柔抚摸,那暖洋洋的滋味令人感觉格外舒服。夏少校和虎子躲藏在一片新绿的树林内,夜战中消耗的体力正在慢慢恢复,午饭后。今晨,两人没有和逃出“人圈”的老百姓一起走,而是不断开枪吸引鬼子来追,为他们争取逃到安全地区的时间。

日军并为穷追不舍,可能是害怕有埋伏,象征性的追了一会便撤了回去。夏少校和虎子在“人圈”周围一直等候到天亮,估计乡亲们已经跑远了,这才从容撤走。至于那些留在“人圈”中的百姓们,他们暂时也无能为力了,或许今晚可以再来一次接救行动,但成功的机率不会很大。

夏少校背靠树干闭目假寐,虎子则头枕野战背包躺在松软的土地上休息。此处离“人圈”不足五里地,两人都不敢熟睡,只想养养神便可。 虎子似乎有什么心事,不断地来回翻身,后来干脆坐起来皱眉沉思,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夏少校被他搅扰的也没了睡意,睁开眼取烟点燃,深吸了一口问道:“想什么呢,说出来听听?”

虎子扭头看了夏少校一眼,欲言又止。

这可不是虎子的性格,吞吞吐吐的像个娘们,必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夏少校单手把玩着纯金打火机说道:“如果是个人隐私就不必说了。”

虎子摇摇头,不再犹豫,果断地开口说:“是柳素娥的事儿。”

夏少校恍然而悟,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老村长曾对他提起过想要撮和虎子与柳素娥的事,并想请他当这个媒人。他当时也觉得两人挺般配的,便高兴地答应了下来,但那时正忙着和赵山商量如何查内奸的事,一直也没顾上跟虎子说。现在看来老村长是等不及自己先说了。想到这里,他笑着问虎子:“这是好事呀,有什么可发愁的,难道你不愿意?”

“我……”虎子突然变得嗫嚅起来。

“你嫌她是个寡妇?”

“不是。”

“那是为什么?”

“父母大仇未报,我怎能现在就急着找女人呢!再说这婚姻大事也总要有个长辈来做主不是,还是等等再说吧!”

“娶了媳妇照样能杀鬼子为父母报仇,两者并不矛盾。至于有没有男方长辈做主这件事就更好办了,我替你做主不就行了!”

“凭啥,你又不是我爹!”

“你小子真是狗咬吕洞宾,”夏少校用力捻灭手上的烟头,“柳素娥既漂亮又能干,这样的女人打灯笼都难找,错过了可别后悔!”

“我没说不愿意,”虎子知道夏少校说得在理,急忙辩解道,“可媳妇这等大事总得通知我舅舅一声吧!”

“现在是战争年代,一切从简,”夏少校摇头道,“等娶了媳妇再通知你舅舅也不迟。”

“这合适吗?”虎子迟疑地问道。

“我说你怎么变得如此婆婆妈妈的,”夏少校故意使用激将法,“杀鬼子时的那股痛快劲儿都跑那去了,行不行一句话!”

“行,”虎子知道夏少校是在拿话激他,可他心里也确实喜欢柳素娥,随即语气坚定地说,“一切都听你和老村长的安排!”

“那好,过两天咱们就回于家坳把婚事办了。”

“这么快?”

“当新郎入洞房自然是越快越好,别告诉我你小子不想!”

虎子憨憨地一笑,不置可否,心里却早就偷着乐了。柳素娥的美貌和敏姐不分上下,能娶她当然是自己的福气,不想才怪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