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要把它留起来当作纪念。”次仁热旦从塑料袋里取出一团纱布,里面是几块颅骨碎片


“我要把它留起来当作纪念。”西藏拉萨市曲水县公安局财纳乡派出所民警次仁热旦从塑料袋里取出一团纱布,小心翼翼地摊开,里面是几块颅骨碎片,加起来比大拇指指甲还大。


3月15日深夜,次仁热旦在雄色寺受到几名暴徒袭击,导致左侧部分颅骨粉碎性骨折,至今仍躺在西藏武警医院的病床上。之前一天,他和曲水县民委等部门的三个同志组成工作组,一起来到雄色寺做维护稳定工作。


[NextPage]


当晚,工作组一行四人就住在了寺庙里的一个房间。凌晨1点多,劳累了一天的四个人都已经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次仁热旦听到一阵敲门声。“声音特别小,我们还以为是寺管会的同志来了呢。”次仁热旦说。


睡在门口的一位老同志起身开门。然而,让他们措手不及的是,十来个男子猛地闯了进来,为首的一棒子把开门的老同志打倒在地。随后,他们将房间内的电灯砸灭,挥舞着拳头、棒子朝四个人身上乱打,一边打一边喊着“你们违背了达赖的意志……”


次仁热旦还没站起来,头部就挨了几拳。“当时就我一个警察,也没有任何装备。我想,他们用拳头打几下也没事,要是反抗的话,他们可能打得更厉害。而且,不知道外面究竟有多少人。”


突然,另外一人使劲拉住次仁热旦的胳膊,想把被子拿开。次仁热旦顺手一摸,发觉对方手里拿着一块大石头,正向他脑袋砸来。次仁热旦这才明白,这伙人是想要他的命!他立即闪身躲过,伸手将石头夺了下来。那人可能觉得次仁热旦功夫了得,吓得朝外面跑去,次仁热旦拔腿就追。


没跑几步,有两个拿着木棒的男子拦住了次仁热旦。见形势不妙,他马上又跑回房间,把桌子掀翻做掩护。那两个男子追过来,其中一人举起木棒就朝次仁热旦的头部狠狠砸去!


次仁热旦下意识地举起胳膊挡了一下,木棒前端还是砸到了他的头部左侧,次仁热旦一下就倒在了地上。“幸好我还没有失去意识,明白再这样下去会被他们打死的。”


“来人啊,杀人啦!”次仁热旦使出全身力气呼救,喊声划破了夜空。几名暴徒可能被这声音吓住了,纷纷逃走。


随后,躲过一劫的次仁热旦把其他三人都找到,马上给县公安局打电话求援。大家互相检查了一下,虽然脸上都有血,但所幸都能走路。“我的胳膊肿得很高,头上也在流血。不过当时并没感觉到伤得有多严重。”


寺庙里是不敢再呆下去了,次仁热旦找了根棍子在前面带路,带领其他几人互相搀扶着,悄悄朝山下走去。


半个小时后,四人终于走到了山下,被县公安局的车子送到医院。刚开始医生只是在次仁热旦头部缝了两针。后来检查才发现,他左侧颅骨已经骨折,是受伤最严重的一个。


今年1月,次仁热旦刚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脱产学习两年归来,回来刚一个多月就碰上了这次“生死考验”。


“以前的生活多幸福,现在弄得人心不安定。我真想不明白这些暴徒为什么要这么做!”次仁热旦气愤地对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