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前幾年紅衫軍,就感到無限感慨。當時因為民進黨連續好幾年經濟低迷,再加上貪汙弊案頻傳,導致民間情緒一夕間爆發開來。而正所謂時勢造英雄,當時民進黨前輩跳出來倒扁。而泛藍立委更是高興了,正好利用這次機會為立委選舉前操刀。結果泛藍立委打著反貪腐口號,說要把扁政府弄下台。


事過境遷這麼久了,終於在兩次中央選舉,扁政府終於要下台了。


另我覺得好笑的地方在於,當時的紅衫軍,集結了數十萬,甚至百萬的人民上街頭,到底為台灣帶來什麼變化?


有位泛綠名嘴說得很對,外國相信制度;台灣則相信人性。當時社會壟罩在一股,只要扁下台,台灣一切就會好起來。早在那時候,泛藍立委就過國會半數了。如果要讓貪汙無所遁形,不是應該建立權力平衡互相監督的政府嗎?不是應該力求通過陽光法案,讓政府更透明嗎?


結果現在馬英九馬上要走馬上任了。泛藍立委竟是提案要求先過「綁樁法案」,陽光法案反而大家都忘光光了。而民間團體「國會監督聯盟」要進立法院監督,竟然還遭到層層阻擾。目前受制於立法院內規,竟然只能進場監督三十分鐘。而當選的立法委員,要求簽署《國會改革承諾書》,竟然只剩泛藍28位立委,與一名無黨籍立委尚未簽屬。


而在國會監督聯盟,拜會立法院院長要求積極推動立法院透明化時。立法院長表示「樂觀其成」,這種曖昧不明的用語,實在讓人很難相信這是最高民意機關的首長心態。而向立法院院長要求,可不可以派代表進會場觀察議事進行。當時王金平表示可以提供協助,而後卻在回函中表示不符合發證規定,給予拒絕。


早在當時紅衫軍跑去總統府反貪腐,我就覺得的那是很無知的行為。如果一個政府要清廉,應該要從立法根本做起,這樣才能真正權力制衡。而馬英九如果未來也面臨貪污問題,台灣人依舊面臨憲法的高門檻罷免問題。屆時又像阿扁說的至理名言:「我就選上了,要不然要怎麼樣?」


文章資料來源引用:國會監督聯盟週報

〈http://www.ccw.org.tw/wp-content/uploads/2008/04/200804021.pdf〉


再給大家看一個最新新聞:


藍綠雙簧阻撓陽光,可以休矣新聞來源:新新聞


口水最多、立法修法時程最長的法案,以類別來論,大概非陽光法案莫屬。雖然沒有哪個法案以陽光為名,但多數人都知道,這個包括數項法律案的概念,就是為建立反貪腐機制的重要民主工程,其中有的是要管制公職人員財產,有的是要公職人員利益迴避,有的是為規範政治獻金;有的是幾年前通過法律但未制定施行細則的,有的是法律條文執行困難要進行修正的,有的更是連法律都沒有而要新制定的。


這些審議過程極為黑暗的陽光法案,在立委諸公合演雙簧之下,遭到聯手封殺;外部環境也因為各項弊案和政治事件的干擾,讓立委們有理由藉故拖延;重大選舉的各黨謀略,更讓反貪腐工程成為犧牲品。即便是狂潮席捲北部、號稱百萬的紅衫軍,訴求雖然是「反貪腐」,但口號與實際作為都指向「阿扁下台」,彷彿阿扁祇要下台,公職人員的貪腐問題就迎刃而解。


整個第六屆立法委員在反腐工程上完全交了白卷,如何面對人民的託付?大選之後國民黨取得絕對優勢的行政與立法主導力量,第七屆的立委們還能再拖嗎?每一個關注公職人員貪腐問題的台灣人民,在把最大的權力託付給國民黨之後,就應該睜大眼睛、拉長耳朵,全力關注行政與立法機關如何回應人民反貪腐的要求。不要祇是宣示與口號,不要互推責任。再不確實推動陽光法案,人民恐怕等不到下次選舉了。


馬英九當選總統之後,外界相當關注內閣成員會是哪些人。依照馬英九尊重體制的個性,應當是先選定行政院長之後,再由行政院長提出各部會首長名單。為了回應民眾「拚經濟」的政策需求,閣揆人選勢必要由具有與經濟相關資歷的人士出任。不過,經濟當然不是唯一的考量,將來與國會的互動、與元首的配合,甚至是對教育文化的理念,都是影響揆閣人選的重要因素。目前雖然有些人士的呼聲極高,但人選的選定常在一念之間,誠如工商界領袖所言,這些眾望所歸的人選,不論到時選的是誰,都是極佳的行政院長候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