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1915年底,法国的小镇尚蒂伊风雪交加,气温降到了零摄氏度以下,但恶劣的天气并没使这座小城显得有多么清冷。

大街上军警林立,汽车穿梭不停,这种场面在战争年代是司空见惯的,并不能使在战争中麻木的百姓们有所触动。

这里正在招开一次已经准备了数月之久的会议,目的是解决1915年以来同盟国与协约国在西线战场之上长久的对峙状态,积极地制订下一年的战争计划,想尽力打破开战以来西线的僵持局面。

协约国感到,必须用协调一致的战略计划和统一领导来对付德、奥,否则改变不了战局。1915年12月,协约国在尚蒂伊召开了各国参加的军事会议,法国、英国、比利时、意大利、俄国以及日本等国的军事代表首次会聚一堂,共同讨论1916年战略行动计划。

法国的霞飞将军主持了这次会议,他表现的极有信心。这不单单是因为麦克.普林斯公司,在南锡城包括市民在内的各阶层汇集起来的庞大资金以及法军如潮水般的订单下,如同暴风一般的扩展,使武器产量呈数量极的增加。

也不仅仅是装备在陆续到位,使那位肩膀之上期待再加几棵星的米勒少校的,被命名为法国陆军第一突击骑兵师的突击兵团的成立。

而是几乎自己的大部分财富通过巧妙手段,注入到麦克.普林斯公司之后,霞飞将军在心理上产生的变化。同时,他气绝了唐云扬给他干股的提议,最少那样他的良心上不会认为自己是在贪污。

有了南锡城无论军方还是政客们的支持,算是解决了霞飞将军的一大块心病,最少那位埃米尔.德里昂先生从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了霞飞将军的朋友。甚至,霞飞将了打算任命他成为第一突击骑兵师的首任师长。

瞧吧,这就是他信心的来由。

面对各国代表对于他的雄心勃勃的进攻计划,霞飞侃侃而谈:“诸位,实力是行动的基础。我想提醒大家的是,经过一年的努力,我们在技术兵器的生产和人力资源的动员方面已大大向前迈进了一步。我们的重炮和机枪生产已与德国持平,而且很快就要超过德国;在兵员上,我们各国的总数将要达到1800万人,而德、奥最多能达到900万人。所以,我认为,在下一年,我们的方针应该是进攻……进攻……”

或者是屋里壁炉里的火焰太热,或者最近的法军的突击部队变化,使霞飞过于兴奋。他宣讲未来的进攻计划的时候满面红光,手里夹着雪茄烟仿佛一根粗大的指挥棒。

是哪,1800万军队。不要很多,只要有六分之一的军队需要麦克.普林斯公司的装甲车辆进行装备的话,那么就算霞飞那在公司总资材之中,只占小小比例的投资,也会使他成为大富翁的。(本书17K首发)不笑生A群:35761481

看着霞飞的口沫横飞,使得坐在会议桌旁的道格拉斯.黑格不舒服。他是刚刚接替约翰.弗伦奇爵士成为英国远征军的新司令。

霞飞的演讲在他看来,仿佛一场廉价的歌舞晚会一样。而霞飞没由来兴奋也使他认为霞飞只是被自己的那愚蠢的进攻计划所陶醉。

“再卖力的表演,也不能掩盖法军虚弱其质的表现。这一年以来,法军的进攻每次都是以惨重损失收场,数次危机也需要英军不断的施以援手。如果不是我们的军队被陷于西线的阵地战中,那么就不会有达达尼尔海峡的惨败。哼,这全是由于法军的无能而造成的!”

尽管道格拉斯.黑格在心里不那么尊敬的嘲笑着霞飞的兴奋,和霞飞的对于未来的憧憬,脸上却依然表现出认真听取演说的表情,只不过不时做出手势要勤务兵拿来些茶,毕竟那有定气凝神的作用。

“……具体来讲,应该由俄国和意大利首先在东线和南线发动攻势,在战略上牵制德、奥军队,然后由英、法军在西线大规模出动,一举歼灭西线的德军,改变战局。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霞飞宣读完他的进攻计划后,放下手中的演讲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份计划的确是雄心勃勃的。

它根据情报列举出德军可能发生的进攻方向,也提供了反攻措施,即如果德军在凡尔登方向发动攻击,那么英军则单独向索姆河方向发动攻击,同时法军将在凡尔登地域的解决最初危机之后,迅速调转往索姆河方向,加强英军的攻击,力图在索姆河方向随后的攻击当中,取得巨大进展。

道格拉斯.默默的瞪视着墙上挂着的大幅地图,显得有些忧心仲仲。黑格端着他的茶水一下下抿着,他细细的品尝着茶水的苦涩,因为他认为霞飞的举动是在没有目标的消耗英国远征军的力量。

“索姆河?”

代表英军的巨大箭头,直指索姆河方向的德军的防线。虽然面对着德国第二集团军,而且面对着德军的两年间建立的完善的防御体系,但这并不是黑格担心的事情。

黑格的作战方法往往简单粗暴,他认为“战斗的胜利取决于士气和决心”。他看不到机枪和新式火炮给战争带来的巨大变化,凭借其坚定的意志无视大量的人员伤亡,坚持发动猛烈的直接攻击。

他的担心来源于另外一种思考,而且并不是反对霞飞进攻战略的思考。当霞飞心满意足的坐下,伸手端起自己面前的红酒时,黑格站起来发言了。他的话将为协约国的将领们呈上另外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

“诸位,霞飞将军的进攻精神我是非常佩服的,但我不认为这次进攻战略会成为。当然我并非在质疑我们在战争上的准备,也不置疑霞飞将军对于进攻的思考,我只是想问问在座的诸位……。”

就到这儿,他稍稍停顿了一下,眼睛环视着周围俄国、意大利、比利时、日本等国的军事代表。看来自己耸人听闻式的发言,已经引起了诸人的注意,黑格满意的点点头才继续说下去。

霞飞感兴趣的以研判的目光研究着道格拉斯.黑格,他就想知道,这个仅仅上任不过几天的英国远征军的总司令一一黑格爵士到底想要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