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五章 最后解决 64节 归去来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大帐中所有人的猜测都没有错误,岳效飞的确是去与望月绫乃相会了。当然他并不是真那么急色,就准备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大开“杀”戒。

只不过他希望别人以为他正在“办事”,而且是很着急的那一种,毕竟正如九鬼直保交待的那样,江户方面完全清楚他和望月绫乃的关系!

跪坐惯了的绫乃发现这儿根本没什么塌塌米之类的地方,仅只有靠着车窗小几处有两张小椅子,一进车厢就被带她来的黑衣黑甲的武士喝令坐在那儿。

漫长的等待之中,绫乃还可以稍稍清理下自己的思绪。作为“悦之女”被送给岳效飞的她,使命很简单。

首先她要以一切必要手段取得岳效飞的宠爱;其次她要尽一切可能取得一切对于扶桑有用的情报;最后她必须以自身的努力促使岳效飞的一切决定有利于扶桑。

既然她身负有如此沉重的使命,这些寂寞的等候根本不算什么!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握一切时机,想方设法夺得他的专宠。

望月绫乃认真的整理着自己的思绪,并在设想将来的可能的实施方法。正在这时,忽然她感觉到车身向一侧稍稍一歪,岳效飞倒背着手闯进了车厢之中。

一进来,他只歪歪脑袋,那个黑衣黑甲的武士转身出去将顺手带上了门,诺大的指挥车中,仅仅只岳效飞和望月绫乃两人。

“难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呢!”记忆之中,这个岳城主虽然有些无礼,可并不是一个非常好色的人啊!

望月绫乃的脸颊变得绯红,“悦之女”的训练并不要女人变得没有羞耻心,其实只是使她们在任何一种情况之下,得更加能够媚惑她们的目标而已。

绫乃忙收拾了自己的心情,站起身来像所有的扶桑女人一样,规规矩矩的鞠了一躬嘴里发出柔顺的声音:“请多多关照!”,直起身子,甚至心中已经做好立即被他侵犯的准备。

谁知岳效飞并没有如她想象一般,或者温柔、或者粗暴的一逞他的欲望,反而只是用眼睛紧紧盯着她,那犀利的目光似乎要把她看穿,使他无所遁形。

绫乃的目光和他的眼神一撞,立即如同一只惊慌的小鹿般跳开一旁。

令人绝想不到的是,岳效飞脸上神情一松,居然逼紧敢嗓子,学着她的口吻道:“请多多关照……哈哈,这么老的台词,怎么还在用啊,没一点新意。……咦?你会说汉话的!啊,被你骗了这么久!”接着哈哈一笑道:“看看这个东西,你还认得吗?”

说罢,他背在后面的手拿了出来,手上横着的一柄太刀居然就是被留在神州军医院当中的那把“碎月妖瞳”。

绫乃的大脑之中,甚至没有来得及思考,伸手接过自己的战刀,习惯性的用大姆指一顶,露出一泓秋水般的刀刃。

回到江户城的时候,绫乃曾经还为失去自己的这把太刀而略感惋惜,她实在是相当喜欢这把佩刀,可从没想到这个岳城主居然就保持在他的身边。

她还没来得及表示出失而复得的惊讶,突然对面的岳效飞又说道:“喂,臭丫头,你没看看少了些什么东西?”

“臭丫头”三个字入耳的时候,绫乃心中没由来的一阵喜悦,现在的岳效飞已经不是刚刚那个高高在上的神州城城主。他又变回到山洞之中,那个有点豪气、又非常活泼,偶尔还会发点傻气的自己手中的受了伤的俘虏。

绫乃当然知道她的刀上少了什么,原本那些物件就不是佩在战刀之上的。

一络青丝悬吊着的一块玉袂!绫乃的眼前似乎又回到了对马岛上那个有几分紧张、几分羞涩的漫漫长夜之中,以及离别之时,那种内心之中想要哭泣、想要愤怒的离愁。一切、一切的记忆在绫乃的心中活跃起来,原本沉静如水、处心机虑的心思变得单纯、变得充满了异乎寻常的快乐。

看着此刻正垂在岳效飞手中轻轻晃动着物件,绫乃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调皮,把一只白里透红的纤纤小手伸到岳效飞的面前。

“啪!”岳效飞变戏法一样,把手中的物件塞进口袋之中,另一只在绫乃的手上打了一下道:“哪里有这么好的事啊,送人的东西也可以讨回来么!那么你从我这里拿走的匕首……匕首,你懂吗就那个……”他一边说着手里一边比划。

绫乃倒被他的比划给弄糊涂了,不由蹬大了眼睛。

岳效飞倒不明白了“现在这个丫头刚刚好像听得懂汉话啊!”他也太高看绫乃了,一个来月的恶补,再聪明能学得会多少!

岳效飞一伸手从自己战靴旁边摘下他的“虎牙”这是神州军的制式装备,当然不如岳效飞从现代带去的伞刀质地好,当伞刀被绫乃拿走之后,他也就只好配了一把。

“你从我这里拿走的这个”岳效飞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指着匕首。语言不通真是麻烦啊,连说带比划几乎把岳效飞整出了一头汗。

绫乃依然只是笑眯眯的望着他,完全是一付没有听懂的模样。

其实绫乃听明白了,虽然她不懂“匕首”的汉语称呼,不过她从岳效飞这儿带走的只有那把“匕首”。只是摆放的位置现在不方便往外拿,尤其经过上次九鬼直保那件事之后,“它”就被绫乃小心的摆在贴身的地方。

折腾了半天的岳效飞失去了再问的兴趣,伸手插好自己的虎牙,叹了口气道:“嗯,好吧、好吧,丢就丢了吧!”

说罢,他在绫乃身上细细打量了一下,居然又皱了皱眉,摇摇头接着说:“你现在看起来倒是满漂亮的,不过我喜欢你那时的打扮,就是你当忍者的时候……忍者……你明白吗?而且,你这里。”

岳效飞伸手指了一下自己的脸,做了个鬼脸。

“妆太浓了,反不及你本来的肤色好看,把它洗掉吧!”

“是”绫乃乖巧的应了一声,作为女人的化妆难道不正是为了要自己的男人喜欢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