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115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157


北京,中国人民银行总部中心控制大厅。

国务院总理在接听一个电话,是负责对日工作的政治局委员打来的。委员讲得很长,足有二十几分钟。

静静地听。全部听完后,总理语调缓慢、沉稳有力地说:

“曾南岳不要换。

你还有什么好办法?”

委员一顿。总书记说“用人不疑”,总理说“曾南岳不要换”。显然,中央在用人问题上已经定了调子。那么,“好办法”也是在此条件下的好办法。委员迅疾地思索着。

总理手握话筒,在静静地等。

委员慢慢地边思索边说,一条一条地讲出了15条措施。最后一条是“曾将军戴着的军事指挥系统耳麦直接接到我这里,我在他耳边提示他,便于临机处理复杂情况,掌握住东京谈判。”

不易察觉地,总理轻轻点了点头。又微微摇了摇头。

见总理不说话,委员心下掂量,他是不赞成,是斟酌修改意见,还是在等待?委员认为不管事情怎么样,只要按事情的本来面目去办,就是对的。在基本问题上,总理定是赞成的。事情的本来面目就是:我们必须可靠地控制住。必须控制可能的各种演变在中国的国家利益之下,杜绝一切意外。委员决定直陈己见,把最后要说的核心部分合盘托出:

“对日工作,重点不在军事斗争,而是政治斗争。因此对日的全部政治、军事工作,应统一由对日工作小组牵头指挥。

调整曾集团和整个中国驻日军的隶属关系,从中岳集团调整到对日工作小组下面,由我们直接控制指挥。”

总理感觉出委员的用心良苦。委员刚才讲的15条,条理分明,一环套一环,即涵盖了事情的面,也抓住了事情几个要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理出这样一套方案,表现出委员处理复杂国际事务的能力,以复杂而全面的方案去应对这个复杂多变暗流汹涌的东京之战。仅就事务处理而言,可称得上是全面,事无巨细,又突出了重点,提纲挈领。 委员讲的核心是用人之术,还不是用人之道。他是对曾南岳不放心。用人不疑。委员现在疑,疑得不仅是品格——台湾方面与我们在一个中国前提下的种种争论,还怀疑其能力,认为曾南岳无法驾驭如此复杂的局面。

哑然一笑。总理要听听李中岳的意见。

李中岳一直在静静地听。中央的布置是委员和自己商量出办法,报总理,总理是总指挥。这样就有了现在这个三人电话会议。方案是由委员主导制订,自己可以参与意见。不问自己时,听,问自己时,答。

用人之道的哲学。用人之道是个复杂问题,但是它的哲学很简单。委员的苦心筹划是用人之术,而且是旨在驾驭的用人之术,已非上乘。仅论驾驭,单纯的控制之术也非上乘,你要想驾驭一个人,首先要让这个人能够驾驭他所面对的事情。 从用人之术到用人之道,一层一层往上论及,最后你会发现不是你在用人,而是你为人所用,最后的宗旨推论出来以后只有五个字:为人民服务。

李中岳此刻面对这个具体问题的回答很简单,只有6个字:

“以简单制复杂。”

总理的问话更简单,只有五个字:

“什么是简单。”

李中岳的回答简单到两个字:

“实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