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少女多次被逼卖淫 身带24处伤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础础(化名)年仅15岁,却没有了花季的快乐。自她去年9月从南山西丽某中学辍学后,就开始了噩梦般的经历。她10余次被逼卖淫未遂,又10余次从卖淫女手中逃脱。现在,础础每日偎依在家中沙发上,不敢出门,全身遭烟头所烫的24处伤口,是她今生难以忘却的伤痛。


“救救我苦命的女儿吧!”


前天,记者在南山区西丽采访时,偶遇一名中年妇女,她拉住记者的手说:“记者,救救我苦命的女儿吧!”在大概了解情况后,记者跟随中年妇女来到一座城中村内。穿过一条条狭窄、湿冷的巷道,中年妇女在一道卷闸门前站住了,随后取出一把钥匙,拉起笨重的卷闸门。


屋内一片漆黑,空气混浊不堪,家具、生活用品、鞋、衣物杂乱地堆放着。而中年妇女所提到的苦命女儿础础,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卧室的简易木床上。此时已是上午11时许,当母亲拉亮电灯,叫她起床时,她仍是万分的不情愿。母亲半掀础础的上衣和衣袖,记者清楚地看到其身上有多处鲜红的伤痕。


经记者耐心劝说,础础终于起床。础础告诉记者,去年9月份,由于家庭经济原因辍学回家后,她在附近一家工厂当工人,工厂里包吃包住,生活无忧。不久,由于跟姐姐回了一趟老家,原先的工厂便不再用她。此后,础础每日在家无事可做。去年10月份的一天晚上,她跟朋友廖某一起来到沙河一家酒吧,其间,又认识了叫刘某飞、徐某娜、小某、小某月、小某云的人。


“刚开始,她们对我都非常好,还给我吃的。”去年11月的一天,础础身上带着几百元来到沙河刘某飞的宿舍内,刘某飞几人得知后,便强行向础础索要钱。“她们凭什么拿我钱?我就不愿给。”础础与刘某飞发生了口角,紧接着就遭到一顿毒打。“她们6个人,把我锁在宿舍里,用拳头、皮带轮番打我的脸和眼睛,从那天下午5点开始,一直到晚上8点。”础础说,“在那里喊救命也没用,附近住的全是她们的人,当时我就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很后悔认识她们。”


础础原本美丽的双眼被打得肿大起来,而刘某飞等人仍不依不饶,并威胁础础拿出400元。当晚,础础带着肿大的双眼,又被逼迫来到罗湖。“她们还想把我卖掉,想让我卖淫给她们挣钱!”第二天早上,础础趁机跑回了西丽家中。而黄女士至今也忘不了看到础础当时的样子,“两个眼睛肿得像乒乓球,脸上、背后全被打伤了。”心疼的黄女士立即拿出家中的中药材替础础敷上。


少女多次被逼卖淫幸逃脱


眼睛消肿一些后,础础以为不会再见到刘某飞等人,便像以往一样出门找朋友玩,但又十余次出门都碰到了刘某飞、廖某等人。“她们把我带上车,然后哄我,骗我,在陌生人面前装好人,在背后却打我、让我卖淫,每一次我都看准机会跑出来。”础础说,每次被抓后,那些人从未放松对自己的看管,而础础也练就了一套逃跑的办法。


础础告诉记者,其实刘某飞、廖某等人都是靠卖淫为生,之前都被警察抓过,留有案底。


由于础础还未成年,当刘某飞、廖某十多次向发廊老板、夜总会老板、休闲会所老板“推销”础础时,都没有得逞。尽管这样,刘某飞、廖某等人并未停止对础础的摧残。“她们后来叫我回家偷钱,假称说拿了钱就放过我。或者在她们家里洗衣服、做事,她们心情不好时,就拿我当出气桶。最久的一次我被她们关了一个星期。”


前几天,础础正在西丽天虹商场对面马路走着,突然,一辆车停在她身边,几个人强行将她拉上车。“她们先是说带我去吃夜宵,但车一直开到龙岗坪山,后来她们露出了凶相,说要把我在坪山卖掉,当天晚上就‘上班’。但后来还是没‘买家’要,刘某飞就把我带到龙华一家宾馆里。”础础说,“趁她出去拿热水瓶时,我躲在床底下,她就以为我跑掉了,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