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广州黑人"部落"全记录

广州黑人"部落"全记录(图)2007年12月13日 07:11 来源:广州日报 柯学东 杜安娜[发表评论] [推荐朋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稿]

Felly在他的办公室里接受记者采访。

很多黑人在中国组建自己的家庭。

天秀大厦的电梯口排满了黑人住客。

近年来,不少广州市民发现,身边来自非洲的黑人越来越多。

本来泛指外国人的“鬼佬”,几乎成了黑人独享的代名词——他们就住楼上楼下,会跟我们一起去菜市场买菜、挤公共汽车、“抢”出租车,甚至会向年轻的女市民发出约会邀请。

据广州社科院城市管理研究所所长黄石鼎透露,目前在广州常住(6个月以上)的外国人数已达5万,其中可统计的非洲人就有2万多。但这个数据显然不包括数量不详的隐居群落。据统计,目前在广州的黑人每年以30%~40%的速度递增,有人估计总数已达20万之巨。

这是广州步向国际化的一个标志。人们知道,数量庞大的非洲黑人促进了中非贸易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广东产业升级。然而,黑人“版图”中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也正在发生。

庞大的黑人“版图”分布如何?他们每天在过怎样的生活?专家直指,对黑人“部落”管理难度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近两周,本报记者在广州洪桥、永平街等地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并请教有关专家学者,揭开目前在中国越来越活跃的“黑人部落”面纱。

在广州,越秀区以洪桥为中心,黑人群落形成了经济和劳务的两种依附关系;而在一些城乡接合处,有着人数众多的非洲“黑工”,他们依靠每月多则千余元,少则一两百元的收入生活。

他们群居在一个特定的区域,为躲避管理几天不出门,靠方便面和矿泉水度日;他们有着自己特有的信息传播途径,能在20分钟内把警察查护照的消息发布到数以千计的群体;男女比例的严重失调,黑人强奸案也直线上升;他们还诈骗、抢劫、贩毒……却从不想回到自己的家乡。

做“倒爷”:主攻“低端”产品

Felly来自刚果,是活跃在洪桥天秀大厦的“国际倒爷”之一,名片上写的是刚果驻广州一家贸易公司的首席代表,而他在跟记者介绍自己时,却说自己是公司的老板。显然,Felly想把自己跟那些日夜流荡在洪桥“揾工”的黑人劳工区别开来。

Felly的办公室在天秀大厦B座15层,一个景观不错的位置。20多平方米的客厅陈列着各色商品样本:摩托车、电视机、录音机和音箱。聊天间隙,他打开电脑,放了首最喜欢的中文歌《两只蝴蝶》。

才28岁,Felly已经有10多年的经商史,到广州已四年,中文说得很好,也能听懂粤语。他有着商人的精明和谨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Felly只谈自己的事,对其他则缄口不言,比如非法入境的非洲人。

像很多非洲“倒爷”和劳工一样,Felly一开始去了香港的“重庆大厦”——一个被称为亚洲最具国际化特色的大楼,但香港的东西很贵,待了近6个月来到广州。

Felly是个“生意精”,以前曾在迪拜做生意。后来看到有人大包小裹地从中国携带商品回国出售,这样的一次淘金之旅,除去机票、食宿和当地海关不同名目的“罚款”,净赚上千美元没问题。刺激之下,Felly也来到了中国。

现在Felly的公司的主要业务是摩托车、电子、服装。记者发现,那些样品中,除了摩托车外,收音机、电视机基本上都是旧货,是中国人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用的产品,其中录音机还是在中国市面上几乎绝迹了的卡带机。

虽然这些产品在中国已经过时,但并不影响他在刚果的销路和利润。“在这边1000元的进货,在我们那边可以卖到2000~3000元。而且可以直接从广州通过轮船运输。”Felly说。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Felly的生意是洪桥非洲黑人采购的样本——主要是低端产品。就天秀大厦而言,大多数商铺经营的是纺织品,而且质地非常普通。偶然有些电子产品,也是二手货或者过时产品。

曾长期调查非洲黑人群落的广州社科院城市管理研究所所长黄石鼎告诉记者,广东作为世界制造业中心,过去十几年,产能是过剩了,很多公司库压了大量的旧货,被洪桥下的天秀大厦、陶瓷大厦、秀山楼等中非贸易集散地很好“消化”了,就像当年中国一些不法商人通过走私渠道从欧美、日本等市场大量进口二手车是一回事。但就广东而言,这对产业升级和促进中非贸易是很有帮助的。

促贸易: 非洲到处是“中国制造”

像Felly那样的刚果商人在中国有不少,据官方透露,目前中国使馆每个月向刚果(金)发放至少800个签证。目前在中国的刚果(金)公民约有2000到3000人,其中大多数居住在广州。

现在,Felly说自己已经完全习惯了在广州的生活,他的公司还雇用了几个中国人。“广东话我能听懂,也习惯了中国的饮食,特别是火锅。”提到火锅他很兴奋。“广州的天气热的时候比我们热,冷的时候又比我们冷。但比起北方,要好很多,所以我们去北京做生意的人不多。”

说起广州,Felly一个劲地说,“一个好地方”,“可以买任何东西,去任何地方都很方便”。而对于祖国刚果,他则有些伤感:“我很想家,但是我是男人,要赚钱。

Felly说自己很想融入中国的社会,现在他的生活圈子很窄,这也是非洲人群落的共同特点。“在广州的朋友并不多,除了刚果来的外,中国的朋友主要是大学生,和他们比较好交流。”在广州,有不少非洲人跟市民有着很不错的交流,比如现在广州就有个完全由非洲人组成的业余足球队,他们定期会跟中国一些业余足球队进行比赛和交流。Felly说他本想参加足球队,但“生意很忙”,所以不得不放弃。

这两年,他并不认同黑人同胞的某些行径:“我不像其他人,随便玩一玩。我希望找到一个我爱的人,与她结婚。”他说到自己曾经有一个读大学的中国女友,不过因为一些原因,以分手告终。

Felly今年的生意并不好做,他用“麻烦”来形容:“人民币升值了,很多朋友都去寻找新的进货渠道。因为广州的生活很贵,也有些朋友去义乌寻找机会了。另外,在东非中国人也在那里建立了自由贸易城,他们提供的商品比我这里进口的还要便宜,所以竞争激烈了。”他说,自己还是在广州待一段时间,看看行情如何。

在Felly看来,在洪桥这个地方,像他这样的贸易商,对中非的贸易是有很大的促进作用的,“现在非洲到处是‘中国制造’的商品,都是我们这些人买过去的。”

聚“天秀”: 俨然已成“黑人社区”

现在,Felly经常在大楼里打个电话给非洲老乡,让他们送去非洲特色的外卖。据他介绍,天秀大厦就是一个类似中国“唐人街”的黑人社区,里面有很多非洲服务机构。

据黄石鼎和他团队的调查,仅在天秀大厦,就有非洲人开办的40多家贸易公司,以这些贸易公司为源头,以洪桥为中心,形成了一条特定的经济依附链条。“这些公司下面养活着很多服务公司,比如非洲人搞的家政公司、外卖公司、中介公司等等。”

“除了这些长期做的服务公司外,还有衍生了很多非洲中间人,比如帮人买个电话卡啦,帮人跑个腿啦等,总之都是些需要体力的、风吹日晒的活。”黄石鼎说。

连日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洪桥下的一些人行道里,每天都会有十来个非洲人定时在那里溜达,显得无所事事,偶尔打一个电话,剩下时间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在天秀大厦小北路一侧,有个临街经营旅行包的档口,老板在门口放了两把塑胶椅子,没料成了闲散黑人的休息点,每天总有十几个黑人轮流坐,有些人一坐就是一整天。他们大多不懂汉语,连英语也说得不流利,没人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黄石鼎说,这些就是在那里“揾工”的黑人,他们的生计完全依赖于为贸易商提供各种服务。如果说,做贸易的是非洲群落的顶层,他们就是黑人中的中间阶层,每个月有1000元~5000元不等的收入。

现在,天秀大厦是中国内地最具国际化的大楼,势头直逼香港重庆大厦,由贸易公司、服务公司、中介机构以及一些闲散人员构成了非洲人的一个特定群落。天秀大厦物业管理处副经理易专告诉记者,大楼1994年落成,那以后虽然陆续有些外国人来这里,但还没形成大气候。但非洲人有群居的习惯,2002年以后,洪桥以陶瓷大厦(中非贸易城)、登峰酒店秀山楼和天秀大厦为核心,非洲人迅速在这里扎下了根,并最终形成了这个有50个国家人群以上的国际化聚集地。现在这里除了非洲人,还有中东人、南亚人和南美人。

“十几年前,天秀大厦可以说是洪桥一带最好的居民楼之一,是比较富有的人才能买得起的,但短短几年,黑人‘占领’了它,业主大量‘外逃’。”2003年搬出天秀大厦的业主吴玉这样对记者说。

而这个国际化的集聚过程与以贸易公司为核心的经济链条的延长几乎是同步的。如今,以洪桥为中心,已经形成10公里半径,北到元下田、南到江南西、西到增嵯路、东到五山,活动着约一个巨大的“黑色族群”。

现在,每当夜幕降临,漫步在以广州市环市东路为中心的秀山楼、小北路、淘金路、花园酒店、建设六马路等一带,朦胧的夜灯,夹杂着空气中独特香水味,恍然会生出在非洲某城市的意味。因此,有人把这里冠以纽约的“布鲁克林”称号。

有人夸张地估计,包括那些短期旅游以及非法入境、数量庞大而又无法统计的在内,在广州生活的黑人已经达到20万。



打“黑工”: 每日等待中东老板召唤

与以贸易公司为核心的经济依附链条相对应的是,黑人族群里还有一条带有人身依附性质的劳工链条。“这些黑人劳工是来广州的最赤贫黑人,他们大多集聚于永平街道,依附于中东人。”黄石鼎说。

中东人生意的中心也在洪桥。“天秀大厦共有600多间写字楼,七成被中东人和非洲人租用。”物管处副经理易专说。

而据记者调查,中东人的生意相对做得更大,由于地缘和宗教影响,中东人雇用了大量的东非的黑人,包括埃塞而比亚、苏丹和索马里等国。这一批人本来大多聚集在登峰大厦一带,2005年广州并区后,登峰大厦划归越秀区,出租屋管理大大加强,生活成本也提高,于是黑人“一路往北”,跨白云山,终抵白云区永平街。

迪拜商人扎斯里说,现在很多中东商人的公司仓库都设在永平街。而庞大而又数字不详的东非人,特别是埃塞而比亚就依这些仓库而居,他们白天睡觉,晚上为中东老板把货物装到集装箱里。

“原来这里扛货包的活是我们干的,但现在被黑人抢走了,虽然我们每包收两元,他们每包收五元,但他们语言相同,我们竞争不过他们。”曾在永平街装运货物一年多的四川民工涂福说。不只是他,大部分四川搬运工都被黑人抢走了生意。

这些黑人劳工之所以每天晚上出来活动,主要是为了逃避警察的查证。“那里的非洲劳工,几乎都没有合法居留证,签证、护照也大多数过期。”黄石鼎说。

据黄石鼎的调查,这些非洲劳工大多来自非洲的赤贫阶层,在广州他们也是黑人族群中的最低层,收入也极其低下。因为逃避管理,他们也不受中国劳动法保障,无最低收入标准,更无劳动合同,每天能做的就是等待中东老板的召唤。“大多数人每月只有几百元的收入,有些甚至只有一两百元。七八个人一起租住在一间租金只有一百多元的出租屋里。”

每天深夜,在完成搬运任务后,这些非洲劳工总会出现在路边简易的娱乐场所,消耗一天中并不丰厚的报酬。

与极贫相对应的是这些黑人群落带来了严重的社会问题。有报道显示,近年黑人的涉毒案件大幅度上升。恶性刑事案件也屡有发生,今年7月份,一位马里共和国男子就在永泰新村被人杀害,并肢解了尸体藏在他平时储存食品的冰箱里面。

查途径: 大多并非从广州口岸入境

“这些数量庞大的非洲劳工基本上都是三非人员(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他们究竟是怎么来到广州的,目前还不完全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很多并不是从广州口岸入境的。”黄石鼎说。

据记者了解,不少非洲劳工偷渡而来。11月21日,北京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公布,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50起共涉及72人次的外国人偷渡中国案件被查获。类似的偷渡案件在广州也经常发生。

现在非洲有很多地下办证处,有些还是中国人开设的。而一张来自中国的邀请函不难办到,仅广州就有18家单位可以发出。有了护照和签证,偷渡客只需购买机票和承担签证费、跑腿费即可。

另外一个渠道是“香港转运”。即先送偷渡客去香港。外国人可以在香港免签居留7天时间,通过当地的“马仔”会组织入境者潜入内地。还有一条途径曾经一度被人们盛传——藏身集装箱运到中国,这也是最有威胁性的方式。

对这些偷渡来的非洲人来说,到中国就是来挣钱的,黄石鼎告诉记者,在他调查的黑人劳工中,不管有没有事做,没有几个计划回非洲。“他们一出机场就把护照和签证就扔了,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旦不够幸运,被警察发现了,他们往往会托人向有护照、签证的人租用证件,租金价格不菲,一次500元。由于在中国人看来,黑人长相差不多,而且语言又不同,在一番叽叽呱呱的抵赖后,往往能蒙混过关。

“他们不但不想回国,还总是想方设法把自己的兄弟弄过来。经常有这样的事发生,一些出租屋的业主半年前把房子租给一个黑人,半年后再去看,发现一屋子七八个黑人。”

由于永平街的出租屋很多是云浮等地的人在那里买的宅基地建的房子,房东不在广州,这给管理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另外,这些非洲非法劳工,针对警方的管理,也想出了很多招数。他们一般白天不出来,有些黑人甚至能连续几天把自己锁在房间内,靠矿泉水和方便面度日。即使出来,一见警察,撒腿就跑,非洲人与生俱来的体育天赋,往往管理人员无法应对。同时,他们也有自己一套独特的信息传播途径,只有一个黑人发现警察在查证件,20分钟内,这一消息会传播到所有黑人群体当中。

黑人问题亟待正视

庞大“三非”群体的管理涉及多个部门

一份2005年的数据显示,从1995到2005年的10年间,中国警方共遣返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等“三非老外”6.3万人次。仅2006年一年,中国就查获并遣返了此类外国人1.6万人次,“三非”外国人在中国数量上升势头明显。

全国“三非”老外数量上升明显

虽然这些偷渡客从事一般是“正经差事”,但他们本身不具备合法身份,用工单位同样不具备雇佣他们的资质。有报道称,在非洲中间商聚集的广东以及和主要进货地浙江余姚、义乌等地,都不同程度存在这种现象。

与文化上的隔阂相比,非洲黑人群落带来的社会、治安和管理等问题更值得关注。通过长期调查后,黄石鼎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现在广州的黑人每年以30%~40%速度递增,他们已经自然地形成了很多集聚点,同时,贩毒、抢劫等刑事案件上升很快,要不了几年,问题会很严重,现在该是正视的时候了。”

“黑人一入境后就消失了”

在黄石鼎看来,对黑人管理的难度超过了很多人的想象。首先与我国对在华外国人士的管理体制有关,“原来出入境管理统一由出入境管理机关管理,但现在出入境管理机关只管出入境事项,把境内的管理交给了外国人居住辖区的派出所,公安部门大多没有涉外管理经验,也没有相对应的外语人才。”管理机构信息沟通不良,导致很多黑人“一入境后就消失了”。

另外,不少黑人对中国涉外管理法律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到居留地24小时内要到辖区派出所登记。因此,黄石鼎认为,以后要在机场口岸以及洪桥等黑人集聚地张贴阿拉伯语、法语和英语的宣传册,宣传中国有关法律条文。长远地看,须在一些外国人集中的社区配备懂外语的义工,协助公安部门管理。

黄石鼎指出,管理深层次的问题是,即使在可统计的2万黑人中,大多数都是签证过期的。面对如此庞大的“三非群体”,管理者究竟应该怎么办?遣送回国?万人以上的遣送,机票等费用哪来?根据递解出境的规定,要有人陪同,广州哪来那么多人去陪同?

需智慧更需立法支持

对在华外国人士的管理,还涉及外交、出入境、公安等等十几个部门,任何一个问题的处理都让管理方头痛不已。“以天秀大厦为例,40多家外贸公司,注册的只有一家,基本上都不缴税,白云区工商局曾查处过一次,结果发现涉及的部门非常多,而且手续非常繁琐,把几个工作人弄得精疲力竭。”

让黄石鼎担忧的是,现在这些黑人根本没有想回去的念头,而且少数在中国已秘密结婚孕育后代,远期看怎么办?因此他认为,对黑人族群的管理是个系统工程,需要智慧,需要立法的支持。据了解,广州市社科院根据市委的要求,已经进行了大规模的调研,期望在详尽调查的基础上能出台相关的对策。

==================================================================

等到几十万人在广州安家落户,离巴黎那样的事出现也不晚了

本文内容于 2008-4-6 11:46:30 被qingwa.xm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