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兽行 接上文 35、报载

erxianjiangjun 收藏 9 70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4/[/size][/URL] 35、报载 回到家里,终于在近几天的《大公报》上,找到了731部队的斑斑罪迹。 这里有消息记载—— “南京消息:最近,在东北地区,国军与共军交战地区,经常发现一些村庄有村民无缘无故集体死亡事件发生,现场勘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4.html

35、报载

回到家里,终于在近几天的《大公报》上,找到了731部队的斑斑罪迹。

这里有消息记载——

“南京消息:最近,在东北地区,国军与共军交战地区,经常发现一些村庄有村民无缘无故集体死亡事件发生,现场勘察并非是枪伤而亡。据当地卫生医疗官员透露:开春以来,东北地区经常发生村镇集体死亡事件,少为几十人或几百人,多则整个村庄及镇乡。有专家估计,这种集体大量死亡事件,很可能和日本侵略军病毒病菌研究单位731部给水部队有关,有关专家将在战事平息后,专门赴东北调查。”

另一张报纸上还有一则消息——

“本报记者沈阳报道:苏联红十字会和香港红十字会,昨天在沈阳市举行捐赠仪式,共同向沈阳卫生防疫中心分别捐赠卢布10万元、港币20万元,用来购买霍乱引起的部分疾病药品。有专家说,这批紧急药品,将立即发放到瘟疫较严重的吉林、哈尔滨、延吉等地区,据估计,近几个月不明原因造成的瘟疫,已经使东北地区死亡人数超过90余万人。”

……

就看着这几条消息,我的心里又沉了起来。近百万条人命,竟在大公报上并不显眼的位置上刊出,看得出,这些中国政府的人没把中国老百姓的生死放在心上。因为这里整版报道的都是战事与战况进展,如:你占了什么地方,他退了什么地方,你死了多少人,他抓了多少俘虏……竟没有一篇文章是声讨日本天皇及731部队的,这可真得让我感到奇怪。

还有更奇怪的呢,看这条报道,这是昨天的报纸——

“大公报驻上海记者报道:近期,在宁波、常州等地区的乡村,发生严重的鼠疫传染,造成大批村民死亡。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红十字会已经派人组成专家医疗组前往调查,据当地官员统计,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二十余万人,而鼠疫的蔓延仍在扩大,有专家提出这些鼠疫的源头很像似东北地区的霍乱,当即遭到政府权威人士的批驳,认为这是“小题大做”。这个专家组的成员共有三人组成,组长是中国著名防疫卫生专家林小如女士。”

这则消息,突然使我想起1945年3月1日,石井四郎在和我同去哈尔滨731部队上任时,和我说的一番话。

当时我们俩是坐的“奥斯丁”小轿车,从满洲国关东军司令部的大本营出来(注1),行使在新京到哈尔滨的路上。

看着几辆宪兵队的摩托车在前面开道,刚升为中将司令官的石井四郎踌躇满志,他滔滔不绝对我述说了这几年自己怎么艰苦奋斗,终于取得了天皇的理解和信任,还说自己从未贪污军饷,是有些小人在嫉妒他的成绩,背地里告他黑状,致使天皇对他误解了两年……

他又谈到自己被“发配”到山西省战区,任日本第一路军医院医务部长时,对十几万的国民党军队和共产党的军队俘虏进行了“战场试验”,验证了自己发明的鼠疫和霍乱病菌传染和死亡速度的成功,推动了日本对华的战场,特别是他发明的芥子毒气弹(注2),效果好得惊人,只要是顺风发射,无论攻占城池还是山峦,只要一用上芥子弹,那可真是无往而不胜。用这种弹药最大的好处就是减少了日军战斗人员的伤亡和大量弹药的消耗。

他还告诉我:“在中国,我坐飞机游览了大部分地区,大中国可真大,这个国家的人管理不了这么大的国家,只有我们日本人来管理才行,这里是细菌战最好的战场,我多次亲自执行了天皇的旨意,多次指导了对江浙地区的微生物菌的圣战,相信不会超过五年,我的战绩将一目了然。”

我不明白他说的战绩是什么?就问他。他笑了,说:“不出五年,国民党的占领区和共产党的占领区,所有敢于抵抗日本大皇军的军队和老百姓都得死光。”

我认为这是“天方夜谭”,是童话故事,他说:“小南雄,你就看着吧,我放的老鼠和蟑螂,五年内会让中国江浙一代死尸遍荒野。”

我明白了,他是往战区投掷了细菌毒药。当时我想,对反对日本军队的国民党军队和“八路”用用这种武器还可以,对老百姓,可就有些太过了。可是自己只是想法,一霎而过,并没在意。现在看起来。这是石井四郎造的孽,开始大批死人了。

从现在起,按时间推算,石井四郎是1941年在江浙一带投放的病毒病菌毒液传媒——老鼠和蟑螂,经过五年的繁殖,现在正是病毒泛滥,瘟疫流行的时候。难怪中国大陆的江浙一带死了那么多的人,可这里的国际法庭竟然熟视无睹,多可笑,还法律审判——审判谁?用枪炮的刽子手他们可以识别,用病毒病菌成千上万的杀人,他们却看不到,难怪远东军事法庭宪兵指挥部最后一个抓捕石井四郎,他们压根就不想给他定罪,很可能这是有人需要他了,要么是日本的天皇,要么就是美国人,我相信我的预感是准确的。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中国的《大公报》上竟没有了这类消息。我也忙于药店的事,而美子忙于新居的装修,全是自己家的事,我竟把良子的事给忘了。

这一天,我吃完早饭,报纸才送来了,平常都是我在早饭前,报纸肯定送来,这几天由于天气转凉,清早起来路上结了冰,大概是路滑,送报纸的来得晚了些。我正要走,报纸才送来,我也没时间看,司机在外面等着我呢。我把报纸揣在怀里,想到车上再看。

盖建药店整整用了一个夏天,是美国和日本本土的联合施工会社,工作效率是满快的。我等这个药店开业后,立即再在皇宫附近建那个店,银行贷款已经下来了。因为药店这几天要开张,我就全部精力忙着开业庆典。而父亲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病情越来越严重,我真担心他哪一天的心脏突然停止跳动。天皇已经派人来探视过一次了,还送来不少西药,我劝父亲用一些西药试试,父亲说“你想让我早些去见你爷爷去呀!”

话说到这份上,我就不敢再开口了。只要是对老爷子的病有帮助,我是不吝啬钱的,什么中国的人参、越南的灵芝、印度尼西亚的燕窝……只要能治好父亲的病,钱算个啥?

药店开张的日子是父亲选的,他说和祖上忌日要避开。药店的名字也起好了,叫“德慈堂”,取名的含义是我和父亲俩商定的,即考虑了原先的老名号,因为要卖西药,还要有些新意,我同时还没忘记在中国大陆福洞镇的小药店“济德堂”,因此就起了这个名字——德慈堂。

上了车,司机把车开得很慢,因为路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我拿出了报纸,基本上也全是中国大陆的内战消息,看样子八路军——共产党的队伍壮大了,他们连东北地区的大部分政权都建立了,哈尔滨市成了共产党的东北地区的总指挥部。不知道731部队驻的南岗——南房那里,是不是让共产党发现了些啥,要是那样,这可就没有731部队人员的好日子过了。我想着这个事,翻了一下报纸,一个新消息引起了我的主意,它虽然不是中国大陆瘟疫死人的消息,可是和我有密切关系的,看——

“本报讯:为了惩治日本侵略军中的战争杀人罪犯,根据纽伦堡国际法庭《战争罪犯惩处条例》之规定,在一九四四年二月二十三日,中国国民政府‘敌人罪行调查委员会’在重庆市歌乐山成立,调查的重点主要针对日本侵略军的如下罪责:

第一项 日本军队对中国境内、外中国人的谋杀、屠杀及有组织、有计划的恐怖行为;

第二项 日本军队强奸中国妇女、掳掠中国妇女,或强迫中国妇女为娼;

第三项 日本军队使用毒气、散播毒菌及其他毒物;

第四项 日本军队杀害战俘或其他伤病军人、并虐待俘虏的;

……

报纸上共列举了十三种罪行,而我亲手执行过的属第三项,是十三条罪状之第三位,吓得我心惊肉跳。我定了定神,接着往下看,只见这里列举了一些具体数字: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五日,国民政府战犯处理委员会在重庆成立。战争罪犯的案件由国防部统一分配给各军事法庭审理。中国的国防部军事法庭一共受理日本战犯案件一千五百二十三件,抓捕各种日本罪犯嫌疑人一千二百四十六人,发出各种通牒令三十一项,追捕潜逃犯罪嫌疑人五十七人。”

“为了号召国内外华人积极、热情投入到这次世纪大审判中,本报将陆续转载追捕战争犯罪嫌疑人的通牒令,望广大读者积极举报。”

看了这个报纸,我自已有了一种生命的危机感。不行,我得赶快搬家!这是我第一个念头,别再等过年了,万一这中国大陆的通牒令里有我呢?因为美子天天在新居现场,说是要过完年才能搬家,我为了安全,决定明天搬。说服美子,我是有办法的。



注1:现在长春市的吉林省委大院,就是原日本满洲国关东军司令部,隔着

一条大街的东侧,就是吉林省政府大院——原日本满洲国关东军宪兵

司令部既参谋本部。

注2:芥子弹,一种由石井四郎发明的毒气弹,可以使人当场窒息,经过毒

气弹侵蚀,身体皮肉先是奇痒,随后腐烂。日本731部队大量生产了这

些武器弹药,日本投降前夕,还有近3百万吨的芥子毒气弹药,只好动

员部队隐藏。全部埋藏在中国的土地下,在中国的哈尔滨、长春、吉

林、敦化、常州、无锡、太原等几十个地区,都在地下发现过这些毒

气弹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