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走过的路,遇到的人—记我的徒弟好友(一)

我以前的一个同事,也是我徒弟,去了青岛谋求发展去了。在感慨人生无常的时候匪徒我突然有点想说说话发发言了。

工作换的挺多,结交的人也很多,聚散离合体现了现代职场人生。从同事升华成朋友,之后又各奔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见面的机会,也许再也不可能相聚,都是江湖流浪儿女啊。


上一份工作是从外地回来找的。一个人落魄回京,当时心情糟糕透顶,过完年就又从新开始找工作了,有不得不接受别人的指令和安排了。创业难啊,那一段不可磨灭的灰色记忆永远无法忘却,也许过些时候,我会把它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当时无意当中听说以前公司的营运总监自己开店了,我就立刻电话联系了,他马上就邀请我去帮他了,说实在的给的薪水实在不高,但是只能先凑合了。

在那里最值得纪念的就是交到几个知心好友,其中主要的是2个,一个是“航”,北京人。一个是“亮”,河南人。都是我最接近的工作伙伴,真正让他们服我的,技术方面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恐怕是我从不敝帚自珍吧,可以说是手把手的把我的技术都传授给了他们两个。只有他们能出色的完成工作,我才能解放出来去更好的做全店的管理工作。


忘了说了,是家挺大的“咖啡馆”,叫“阅读生活”,有近500平米。我是开业前1天去的,之前的“开荒”工作都没有参与。职位是店长助理(店长当然是老板啦),且兼职管理“吧台”,因为我还有一手还算可以的“咖啡烹调”技术(以图片为例子)。当时在吧台的就是“航”,个高高的,体态有些胖,四方大脸,总体给人感觉就是挺壮的,特想西餐厅的服务生(后来了解确实在西餐厅干过一段时间)。虽说他在吧台,但是他几乎啥也不会,特别是咖啡这一块是个空白。上岗后我和他从新布局规整后,又赶快把缺少的货品有补订了。之后马上就对他进行突击培训。


“培训”可是俺的老本行啊,因为马上要开业(有许多嘉宾到场),所以只能先进行实操培训了,理论的以后再说。

我们使用的是“半自动意式咖啡机”和“美式滴虑咖啡机”,操作起来“半自动”的对咖啡师技术要求相对高。最基本的是“espresso”的制作,要从“流速,颜色,口味”等多方面去品评。这小子连最起码的“流速”与“流量”都不知道。“欺生”是职场中的通病,虽然我不在乎,但是也不愿被别人小看了。给“航”简单的讲解了一遍各处要领之后,我现场表演了一次技术,立刻给他震住了,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充满艺术感觉的咖啡,我都能从他眼睛中看见光芒。其实我只不过制作了一杯“拉花式的卡布奇诺”。效果挺一般的,因为我都有大半年没摸过咖啡机了。

嘿嘿。。。宝刀不老啊我,之后的培训就简单的多了,航的注意力也高度集中了,还时不时的作着笔记。第二天航就塞给我一包不错的烟,我说不要,他说是为了感谢我,感谢我不藏私,我说我从来都不藏着掖着,再说又不是什么机密的东西,其实我知道这小子是为了我以后继续教他技术。当时我真没有自己藏一手的打算,想的很简单,就是让他能够很快的“大拿”,别我不在的时候品质急剧下降,因为开店初起就是培养老客人的时候,一定要注重高品质和品质的持续性。由

易到难,我不停的循序渐进的,有时又是“填鸭”时的培训,终于有了一定的效果。但是他的“拉花”还是很薄弱,还非常不稳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他是“左撇子”,就是无法使用右手操作。航也是太喜欢“拉花”了,连更有艺术感的“雕花”都说没有“拉花”好,其实两种技术的侧重点不同,“拉花”主要靠的是咖啡师的手腕的感觉和协调性,而“雕花”则突出的咖啡是艺术创造力,如果两者完美结合就会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空间。

航的第一次“拉花”我印象最深刻,因为他拉出的不是“树叶”,而是像“牛粪”的图案,当时我们都捧腹大笑,奶沫太硬太厚、整个混合物太少都容易出现。之后通过我的示范,和他大量的练习,总算像点样了,就是他手腕太僵硬了,达不到潇洒随心的程度。(注:我们练习大多数都不会太浪费的,练习打奶沫是用一杯奶冰凉后重复使用,或者用水加洗涤灵练习打奶沫等等) 航做事非常投入和认真,每当有了新的认识和心得之后总是会和我一起讨论,我不在的时候打电话都会和我说说自己的感觉。每天他把吧台总是收拾的干净利落,连地板都会用刷子刷洗干净。但是他就是脾气特别大,全店只有一个人能“制服”他,那就是比他块头小多的“匪徒我”, 因为他最服的人就是我,不光我的技术,更是我的为人(各位看官,我不是在自夸啊,呵呵),连我们老板他都敢顶撞。


航还有一个乐事就是受过2次重伤。一次是冬天踢球,让别人把头给踢破了,当天晚上和他母亲来请假时,我们看见他把头包在羽绒服的帽子里,只能看及一点绷带,我们都私底下说他是装的,找了点绷带把头包上就来骗人了。后来跟他说起,他直笑骂我们“没人性”。

第二次更逗,也是晚上。

他打来电话说“钟哥帮我请个假”,

我说“怎么啦又”,

“我腿断啦”他声音低沉的说道

“啊,真的假的啊,你别吓我”我惊恐的说,当时满脑子就是‘断啦,咔吧大腿两节了,这不是永远残废了吗?’

。。。。。。

后来才了解详情,是脚踝被踹裂了,打上石膏了,加上恢复时间要2个多月吧,我和另外一个要说的同事“亮”还去他家看过他,他杵着双拐,而且也养胖了。他说在也不踢球了,太点背了,老受伤,现在他说想过球瘾就去给别人当裁判去。


在不停的工作中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因为工作原因分开之后也是经常联系交流,前几天他还发来做咖啡的“视频”让我看哪。看着他能成长起来,我倍感高兴和欣慰。经常能记起以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陪他去面试应聘,一起去参过我朋友的“百瑞斯塔咖啡是比赛”,一起出去喝酒,一起坐搬家公司的车外出去做宴会,一起去人民大学赞助学生会活动,一起去算是我师傅的朋友那里看朋友表演(我那个朋友曾经拿过全国的百瑞斯塔咖啡是比赛季军,是当时北京最优秀的咖啡师之一,还有一个朋友曾经拿过全国冠军,而且代表中国去日本东京参加世界比赛)等等。


两张早期“拉花”拙作献给大家看看,用的是我的老“三星S500”,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防抖功能”,拍摄效果不太好,大家多多包含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现在已经是临晨3点多了,本想把“航”和“亮”放在一篇的,但是“航”都写了这么多,“亮”只能在开一篇啦,而且时间也太晚了,必须睡觉了(我是先在邮箱中编辑,再传到铁血上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