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轩文集 第二章 现代文学集 [快乐驿站]黑幕是如何织成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20.html


[快乐驿站]黑幕是如何织成的?


月黑风高。乌龙山编辑部办公室灯光透彻,主编楚云飞与众编辑们正在热聊中。

云大风轻道:“小泥鳅,天黑了,该行动了吧?”

楚云飞道:“今晚哪儿都不去了,有人和我预约了谈话,大家也别跑。”

小Z:“不会是哪位MM要来吧?要不要我们回避一下?”

“头皮痒了是不是?”楚云飞顺手抓起桌子上的鸡毛掸子:“赶快去给我泡一杯茶水来,泡老大给的雪后春。”

石头道:“我要举报你,叶子老大才给了一包给我们,说是客人来了用来招待,你倒好,独自一个人每天一杯,都快喝光了!”

楚云飞道:“哼!你今天要造反是不是?快去泡,喝光了我去老大那里讨,听话的过会儿自然有好处给你们。”

“叮铃铃——叮铃铃”桌上的话机欢快地叫响了。

云大风轻伸手抓起话筒:“喂,请问是谁呀?……啊!这里是编辑部,……,对,他在这里,你稍等一下。”不怀好意地看着楚云飞递过话筒。

“谁?!有话就说,有屁……!啊!是消散MM啊!……,今天忙就把手机关了,……,嘻嘻,对不起,刚才大伙儿在打闹,把我惹急了所以火气大了那么一丁点儿,这不,你一说话就没火星啦!甜言蜜语而且温情脉脉,油光水滑兼具遐思幽幽,把MM的小耳朵都粘住啦!”楚云飞一边回答,一边咬牙切齿地指着从桌子底下踹过来一脚的云大风轻。

“楚楚怎么泡上影子军团的MM啦?够厉害啊。”小Z放下茶杯和石头咬起了耳朵。

“今晚怕是不行啦,你自己一人看足球赛嘛,……,不喜欢?不喜欢就看又长又臭的韩剧,……,好好好!是又短又香韩剧,短得像MM的齐耳秀发,香得像MM唇上的口红,……,好啦!明天一大早我来接你上班去,……,嗯!小祖宗,明早的早点我一块儿带过来,乖,香一个,拜拜。”

楚云飞放下话机道:“臭豆腐,你当兄长的怎么也学着他们一样淘气?”

“有人在吗?”门边传来了声音。

“有戏了,今晚我不让大家回家看足球赛,一定会对得起大家的,”楚云飞喝了一口茶坐下:“小Z开门去,来的人你认识。”顺手抓起一张报纸遮住脸。

小Z过去拉开门:“稀客稀客,是总版大人光临,快请进,快请进,咦!你拿的是什么东西呀?”

云大、石头也迎上前打招呼,楚云飞却哼起了“美丽的夜色多沉寂,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声,想给远方的姑娘写封信,可惜没有邮递员来传情……。”

“哟!总编今晚挺有兴致啊?”高山之鹰放下手提袋:“歌儿唱得这么动听,怎么不去参加卡拉OK大奖赛?”

“高大总版来了呀,请坐,小Z泡一杯雪后春来,”楚云飞装模作样赶紧放下报纸:“高大你提的是什么东西?”

高山之鹰笑了笑:“听说你们几个编辑个个是足球迷,又听说你们今晚加班看不了足球赛,我就去买了2瓶泸州老窖来看看大家,要是英格兰队胜利了就一块儿庆贺,电视机放在哪里?快搬出来咱们一块儿看比赛。”

“哎哟,劳动高大过来多不好意思啊,”楚云飞接着道:“穷编辑部哪有金币买电视机?再说加班忙,谁还有心思看电视啊?”

云大风轻:“是啊,明天还要以通讯社名义发两首诗词给大家观瞻,今晚忙着审稿呢。”

高山之鹰道:“你们几个编辑真的是尽心尽力啊,要是论坛的版主都像你们这样认真负责可就好啦。”

小Z道:“总版啊,其实大家都很卖力气的,现实生活忙,大家在论坛上处理版面事务也很辛苦。”

高山之鹰道:“小Z近段时间的工作我也看见了,很负责,我代表论坛总部感谢你们这些版主的辛苦努力。说到论坛上的事,我想问问老楚,你的文章动笔了吗?”

楚云飞:“最近征集了几名人选,我在反复考虑角色安排呢,还没动笔写;高大提起这件事,我也想问一问:前次的铁血风雨我把大米当反面人物写,让他在‘疯狂爱恋宋格芳’手下毙命,确实把他搞得太惨了,以至于见了我楚先生都不打招呼;这次写《我在黑暗中》再继续折腾他,他以后还不跟我拼命啊?所以,我打算换一个人当反面主角。”

小Z、石头道:“你在风雨系列中那样折腾人家,人家不跟你急才见鬼,小二这家伙让你给‘风光’一场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在水区现身,后来还弄了个‘楚云飞团长’啊什么的来搞你呢!”

楚云飞“腾”地一下子站起来:“搞我?有我楚云飞三个字的时候,写《亮剑》的纸张都还没造出来呢!要是再让我看见“楚云飞团长”什么的,惹火了我,三砖头、两瓦片折腾他一个要死不活,他要有本事尽管去写个文章来为我歌功颂德,没准写得好我还能奖励他呢。”

“老楚别怕!小二的笔杆子能比得上你吗?侵犯姓名权已经足够让版规去找他的麻烦了,还有咱们兄弟给你撑腰是不是?明天我们投诉他去,总版现在就在这里,再关他一次小黑屋,看他还敢猖狂?”众编辑果然同心。

高山之鹰道:“都省省力气坐下来,你楚云飞在论坛从来不主动招惹谁,大家谁不知道?你写文章给大家带来快乐,大家谁不知道?你厚德载物,宽怀纳人,大家谁不知道?计较那么多干嘛?咱们今天谈《我在黑暗中》这件大事,别让那些不愉快的鸟事给搅了兴致,快乐才最重要嘛!”

云大风轻道:“我的意见是安排核心当反面角色,不过写核心也要找理由才说得过去啊?”

石头道:“理由还不简单?论坛会员现在好赌成风,长此下去会影响论坛的稳定,偷鸡摸狗的纠纷早迟难免会发生。”

小Z道:“核心培育小马的时候,由于繁殖技术不过关,最终导致那些马匹基因突变,长得马不像马、狗不像狗、虫不像虫、龙不像龙,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简直就奇丑无比,严重影响大家的审美情趣。”

高山之鹰道:“更可气愤的是居然不征求大家的意见,强行每个人推销一匹马,这是典型的骚扰!骚扰!而且那些马,姑且就算是马吧,非但吃零食、讨零用钱、光吃东西不努力比赛,还要泡妞,这哪里是马,分明是‘妖怪’!大家平时学习、工作、生活都这么累,每天还要抽出时间养妖怪,无缘无故耽误大家的时间与图财害命没有什么两样,是不是?”

云大风轻道:“玩物丧志,可虑!可忧!可叹!”

楚云飞道:“切!你们这是什么理由?核心安排给MM们的马,个个长得奇丑无比,公主丫头对此已经很有意。大家想一想,漂亮的MM牵着丑马出去溜达,旁人见了会怎样说?核心这么做是明目张胆跟MM们过不去,所以,有必要将核心作反面来写。”

高山之鹰、石头、小Z、云大风轻面面相觑,同时伸出大拇指:“高!实在是高!你说的就是有道理。”

楚云飞撇撇嘴道:“只要有总版撑腰,天塌下来也不怕。”

高山之鹰一拍大腿:“本来就该将核心写成为邪恶的反面角色了,他是公司老板就了不起啊?我就不服气。不过论坛里别人没有这样的胆量,还是你老楚敢拎着笔杆子跟他斗,要是核心的朋党出来搅场子闹事,我一定给你撑腰安排他们进小黑屋打一个月的麻将。现在天晚了,好几个人约我去玩,就不打扰大家了,回头我给你们编辑部拨2000个金子来,你们拿去花差花差。”

楚云飞道:“我写这个长篇准备发在俱乐部,总版好像也是从那里‘嫁’出去的,我这是给你的娘家增添热闹,‘乌龙山通讯社’的广告里面我就说了你和核心应该赞助我多出原创多灌水,因此2000个金币赞助费还马马虎虎过得去,核心不想流血就活该他倒霉。”

高山之鹰道慢慢站起来道:“帮助别人,快乐自己,这也是你的话;这世界上花花轿子大家抬、大家坐,不亦乐乎?告辞了,大家忙。”

楚云飞道:“高总版别急着走,我还有句话要说在前面,文章出来后我去申请精华时别拿‘系列作品不授予高级精华’和‘特殊会员要求高’来搪塞我,我不会用单个篇章去申请A级精华的,这点我说话算话,我的大部分都是以通讯社名义发表在水区,而且精华的奖章我也不少,不是为了我个人,是为了‘乌龙山通讯社’这块招牌,为了给大家快乐,这些你要理解,也要告诉你的手下做好配合,好不好?”

高山之鹰道:“这个一点支持你。”

楚云飞道:“另外呢,时尚版块可是铁血最后一方净土了,我希望那里热闹,但是不希望仅仅为了人气而热闹,看看文化区划归‘社会万象’之后一系列的变化,你们也该总结经验了,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啊,要是最终时尚版块也变成文化区那样,可别怪我笔杆子不客气了哈。”

高山之鹰道:“你这人真是人见人愁,鬼见鬼怕,真服了你,这方面我一定认真考虑对待,告辞啦!”

送走了高山之鹰,众编辑一屁股坐在楚云飞的办公桌沿:“酒倒是有了,可是下酒菜呢?”

“这还能为难我吗?估计两瓶酒还不够你们折腾,那就顺带再搞两瓶来,”楚云飞笑了笑,伸手拨了010-86313251:“喂!大米先生啊,今晚你一个人在搞什么死BT啊?……,什么?你的师弟木头回来看你,好的,毕竟分开那么久了,你们哥俩慢慢聊,……,我在干嘛?我跟几个编辑正在讨论那个黑暗系列的反面角色安排问题,既然大家都忙,拜拜哦。”

看着楚云飞放下话机,小Z顿足叹息:“完了,牛吹大了吧?回家,抱老婆去。”

云大风轻、石头笑道:“好的,你先回去,我们过会儿才走。”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又开始唱歌。楚云飞不慌不忙拿起话筒:“嗯,我是楚云飞,你是大米先生啊,……,是啊,刚才高总版来看过大家,讨论了反面角色安排问题,……,对对对,那几个兄弟喝了两瓶酒,话匣子就打开了,正为了反面主角的安排问题争得面红耳赤呢,……,对,现在还在争论呢,……,你也要来看望大家,算了吧,……,我打法他们自己出去喝酒吃宵夜,……,是啊,没车呢,是不方便,……,嗯,好吧,我等你。”

楚云飞放下电话:“要回家的回家去,抱老婆暖被窝也不错,不回家的就留下。”

“处长,你不关照手下啦,”小Z端起茶杯:“我给你加水去。”

云大风轻和石头笑得前仰后合。


“老楚在不在?”门外又响起了声音。

小Z赶紧开了门:“在呢,在呢,不但老楚在,大家也在,一个都没少。”

大米稀饭进来看看大家的脸色:“天哪!你们几个真是不简单,两瓶泸州老窖下肚还面不变色,我才带了四瓶茅台酒、五只北京烤鸭来,估计不够大家消化,我再跑一趟买去一点。”一面把装食品的纸袋塞进小Z手里,一面转身开门要出去。

楚云飞道:“大米先生还是坐下吧,咱们慢慢聊。”

小Z拖着大米稀饭坐下,泡上一杯茶,拿出水果刀,三下五除二把烤鸭大卸八块,取出茶杯,拧开酒瓶盖,哗啦啦就斟了满满五大杯,顿时茅台酒香、烤鸭肉香扑鼻而来。

等大家围着桌子坐下,楚云飞道:“小Z,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喝酒,你们喝就行了。”

“不喝酒?不喝酒可不行!”大米稀饭端起一杯酒放到楚云飞面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轻易不喝,喝了就要杀翻几个。”

石头道:“嘿嘿,大米的情报工作厉害,居然能了解到这么多,说说看,还知道些什么?”

大米稀饭道:“还用得着了解吗?楚云飞三个字在铁血的名声那是呱呱叫,没说的。”两人一碰杯,“咕咚”一下就各自下去了一大半。

楚云飞接着道:“今天难得大米光临,这杯酒兄弟全干了!”仰起脖子将剩下的酒全部灌下去。

“注意点,这是茅台,有你们这样的喝法吗?简直就是焚琴煮鹤、大煞风景。”云大风轻浅酌一口,慢条斯理地撕开烤鸭大腿细细品尝。

“爽快!”大米稀饭道:“兄弟笔杆子厉害,喝酒也不简单。”

楚云飞道:“哪里哪里,应该说我‘水’得厉害,前一次把大米先生着着实实‘水’了一番,先生心里不介意吧?”

大米稀饭道:“不介意是骗鬼的,奶奶的,在你笔下风光一回可也受罪不少,下回可别这么折腾兄弟啦!我怕你,行不行?”

云大风轻道:“这回嘛,也不好说,我们还没定下反派主角呢,既然你过来了,咱们就好好商谈一下,这主角究竟由谁来担纲?”

“是啊!你是铁血官方发言人,身份可不一般哦,是不是?”楚云飞接着道:“这次是把铁血做为一个国家来写,背景不简单啊,这个反面主角咱们也要找一个厉害的、有身份的人物来担纲才行,你说是不是?反正铁血高层就你们几个,我自己也难以定下决心安排谁去挑大梁,你帮我们出出主意怎么样?”

大米稀饭道:“有这样大的场面背景,是得要仔细斟酌反面主角由谁担纲,一般人轻易不能写,喂喂喂,别只顾说话不喝酒,把老高作为反面主角吧?怎么样?”

小Z道:“这个……这个不妥当吧,前次不是已经给他弄出个孪生兄弟高山之雕吗?还是换一个人吧。”

大米稀饭晃了晃手里抓着的鸭脖子道:“鸭子,对,就写鸭子,咱们现在不是在吃鸭子吗?真是天意如此,就写他!”

石头道:“鸭子当然可以吃,但是不能写,他和我们哥几个没有过多的交情,写他不是让他免费风光吗?不能写,非但鸭子不能写,锅子、老克他们也不能写,咱们犯不着为他们免费宣传,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不能做。”

“那么就只剩下核心和我啦!不会还要写我吧?”大米稀饭哭丧着脸:“老楚,我可没得罪你呀?你要是这么折腾,我在社科院还有什么脸面混下去,我——我——我只有跳河啦!”

云大风轻笑道:“干杯!不说这些。”

楚云飞道长叹一声:“唉!要是写你,你还坐在这里吗?说实话,我为难的就是写核心呢。”

大米稀饭赶紧道:“为难?为什么难?也应该让他出出风头嘛!仅仅是《我在黑暗中》这名字就够吸引吸引人的,还有龙潭虎穴大展身手,还有一位美丽大方、善体人意的女秘书相伴,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寻,让核心出彩也对得起他;再说呢,我在赛马场欠下一屁股的帐,固然我有不应该参与赌博的责任,可是核心的责任也不少,这不是他改版搞出的赛马赌彩么?我碍于身份不能出这口气,拜托你帮我怎么样?”

楚云飞道:“你掉进去多少?”

大米稀饭叹息道:“五千个金子,这可是多年的家底哦!”

楚云飞道:“五千个!够狠啊!我要写多少文章才能得到五千金币啊?这核心的手段也真是太厉害了吧?没说的,这口气兄弟帮你出,来!干杯!”

大米稀饭道:“你楚云飞真是够意思,真是好兄弟,大恩不言谢,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尽管叫我,我能帮你办成十件的绝不只办九件半。”

楚云飞道:“帮这忙简直小菜一碟,时尚版块的事也劳驾你在高层里面也要为兄弟说话;晕!我居然忘了,你怎么不把木头一起叫过来,我跟他也是兄弟呢。”

大米稀饭道:“他这次是出差来看我,一别半年了,咱们也没在一起,这次难得一聚啊,算了,既然事情办妥,我还是回去和他聊聊,你们慢慢喝酒,告辞了!”

楚云飞道:“好吧,不过明天一定要叫木头过来我们这边玩玩,大家聚一聚。”

大米稀饭:“好的,我一定转告他。”

送走了大米稀饭,几个难兄难弟抓了鸭肉块,端起酒杯碰在一起:“就这么定了,反面主角让核心担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