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雅咒 一、世纪婚礼 五、致命的邂逅

王农民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7/[/size][/URL]   “事情是这样的——”那信要了一扎黑啤,润润嗓子,简单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三个多月前,那信陪同元帅的四姨太来到中国。   一夫多妻制下的泰国,一个男人可以娶多个妻子。就像几百年前的欧洲贵族联姻一样,身为声名显赫雄霸一方的政治军事集团汶颂拉家族的当权者,昆萨 汶颂拉元帅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7/





“事情是这样的——”那信要了一扎黑啤,润润嗓子,简单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三个多月前,那信陪同元帅的四姨太来到中国。

一夫多妻制下的泰国,一个男人可以娶多个妻子。就像几百年前的欧洲贵族联姻一样,身为声名显赫雄霸一方的政治军事集团汶颂拉家族的当权者,昆萨 汶颂拉元帅的前几段婚姻皆是政治的产物,像所有没有爱情的婚姻一般,它们最终均以失败而告终,名存实亡。

而四姨太却是一个例外。她是昆萨 汶颂拉元帅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单纯因为爱情而结合的妻子,也是大帅现今唯一的妻子。

临行前,元帅反复叮嘱那信,一定要保护好四姨太,若她有半点闪失,便让他提着头回泰国复命。可是没想到,三天前,四姨太居然失踪了!这些天那信几乎找遍了整个上海,依旧没有半点头绪。

万不得已,他只好私下破译了四姨太笔记本中QQ、MSN以及邮箱的密码,希望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仔细检查过QQ里的信息后,他发现为数不多的几个好友中有一名网名叫“鹤”的网友也生活在这个城市,于是便将目标锁定在这个叫“鹤”的人身上,并以千面人的名义,将他约出来见面,希望能在他身上得到有关四姨太的信息。

听完那信的叙述,纪风涯心中惊异,那个精通巫蛊之术的神秘人,竟是赫赫有名的汶颂拉元帅最宠爱的女人!

对于千面人的身份,他曾有过千百种猜测,却没有哪一种比这种更离奇!

“你的计划听起来不错。”纪风涯看了那信一眼,问道,“她是怎么失踪的?”

见他脸色缓和,那信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了下来:“我们来到上海已经三个多月了,这期间,一直住在位于浦东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四姨太的生活很有规律,通常每天早上8点会去公司处理一些事务,午饭后回酒店。除了在客厅和我们一起用餐以外,其他时间她一般在自己的房内。这三个月来,四姨太每次外出时,都由我和两名保镖全程保护,期间并未发生任何意外。但怪事终究还是发生了!三天前的晚上,在我与两名保镖的陪同下,四姨太应邀出席了天丽集团举办的化装舞会,本以为万无一失,不料,舞会结束时,她竟失踪了!”

“继续。”纪风涯冲那信点头道,“我想知道当时的情况,越详细越好。”

“那场舞会是5月9日晚上举行的,地点是外滩的和平饭店。7点整,我们一行四人抵达和平饭店。饭店前后两个出口,都有保安把守,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让两名保镖分别守在前后两个出口处,观察是否有可疑人员出入。而饭店本身,在出入口处,也配有监控设备。舞会期间,我一直留在大厅里,在不远处留意着四姨太的一举一动。后来,灯光暗了,舞池里人来人往,看得不那么真切,但我想,有两名保镖把守着两个出口,应该不会出什么差池,于是也放宽了心。谁知,舞会结束后,四姨太竟不见了!当时,绝大多数人还没有离开,于是我和饭店方面商量,封锁现场,在饭店内展开地毯式搜索,却依然不见四姨太的踪影!我几乎问遍了舞会的所有宾客,又仔细检查了两个出入口的录像,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四姨太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在饭店中失踪了!”

“有没有那次舞会的照片?”显然,那信的叙述成功地引发了纪风涯的职业敏感,他似乎对这个案子颇有兴趣。

那信点点头,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文件袋,抽出几张照片递给他:“这是《上海青年报》的记者在那晚的舞会上拍下来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四姨太,她那天的装扮是埃及艳后。”

迷离的灯光下,流光溢彩的舞池中,一个披着金色披风的女子,将一弯雪白的臂膀举过头顶,另一只手支着一张金色的古埃及报应女神面具。面具后面,是半张美丽的脸,浓重而妖冶的妆容,英气逼人的眉峰,蝶翼般轻盈灵动的黑色眼线,流金的眼影将深黑色的瞳仁衬托得愈发幽深,高挺的鼻梁下,妖娆的红唇宛如染血的玫瑰半开半醉,将埃及艳后那勾魂摄魄的美诠释得惟妙惟肖。

虽然浓艳的彩妆令她的五官有些模糊,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

“给我一份四姨太的资料,越详细越好。包括她的身世背景、生活习性、兴趣爱好、家庭环境、生活经历、职业生涯、情感历程、社会关系几个方面。”

“身世背景、生活习性……?”那信哭丧着脸,“这些,我的纪大侦探,你要的这些,只怕连大帅都不知道!我一个做手下的又从何而知?不要说这些,就连她的身份来历,都是一个未知数。”

“当初大帅宣布迎娶四姨太的那一刻,我们都傻眼了。大帅这样做,简直就是……简直就是在自己被窝里塞了一颗原子弹!然而,但凡大帅决定的事情,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我们苦口婆心地劝说,他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们费了一整天口舌,大帅最后只说了一句话——”那信说着,不由叹了一口气,“大帅说,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赌博,自从他坐上这个位置,哪次抉择,他不是拿着自己的命做赌注,既已如此,再多赌一次又何妨?当时,巴哈上将小心翼翼地问他,那若是输了呢?大帅大笑,甩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说的什么?”纪风涯心中好奇。

那信苦笑道:“大帅说,生死有命,愿赌服输!”

听到这句说,纪风涯不禁拍案叫好。不错!只有人中真龙,才配拥有这样的大智慧,才能如此洒脱地说出人生的真谛。

红尘里,多少人,或是患得患失;或是只愿得到,不肯失去;或是得到时不知珍惜,失去后又后悔莫及,而就在他沉浸在悔恨中无法自拔时,又错过了上帝为了补偿他的失去而特地送来的新的礼物。

一个军界叱咤风云的元帅,一个幕后操纵政局的政客,一个富可敌国的巨商,一个令多少人闻风丧胆、如坐针毡的王者,居然可以如此坦荡如此自信如此放心地迎娶一个来历不明、身份可疑的女子,试问千古帝王、历代枭雄,又有谁能拥有这种胸襟,这种气魄,这种霸气!

接下来,那信用了足足半个小时,介绍了汶颂拉元帅和四姨太之间极富戏剧色彩的初遇。

“那次美丽的邂逅发生在三年前一次盛大的酒会上。当时,四姨太白衣胜雪,安静地坐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从容淡定,深深地吸引了大帅的目光。用大帅的原话来说,那种感觉,正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当时,坐在大帅身旁的我,立即明白了他的心意,自以为是地认为,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将成为风流多情的大帅又一次来去匆匆的艳遇。于是,不等大帅吩咐,我便起身向众人打听她的身份。那是一场上流社会的盛宴,邀请的嘉宾都是世界各地有头有脸的人物,打听一个人,原本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在场的所有人,竟没有一个人认识她。”

“接下来怎么了?”他的故事,再一次勾起了纪风涯的好奇。

“酒会中场,举行了一场慈善拍卖,为一个名为‘爱的港湾’的流浪儿童基金筹款。拍卖品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绝色的伤痕。天鹅绒的盖头揭开,一顶精美绝伦的黄金桂冠呈现在众人眼前,黄金璀璨的光芒照亮了黑夜中的眼睛。而它的底价,仅为一美元。大家竞相叫价,不亦乐乎,而大帅对此次拍卖似乎并无兴趣,只是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个白衣女子身上,隔着人群默默地注视着她的一颦一笑。

“半小时后,意大利古董大亨凡尔赛报出了一个令全场震惊的价格:一千万美元。当时,大厅里一片喧哗,众人议论纷纷。这顶皇冠虽是黄金打造,制作亦极其精美,但它本身的价值,不会超过两百万美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角落里传来一个女子从容的声音:五千万美元。台下顷刻炸开了锅,人们不约而同地望向那个被遗忘的角落,报价的人居然是那个白衣女子!

“她并不理会众人的目光,面容依旧平静如水,若无其事地抚摸着怀里的波斯猫。”

那信顿了顿,道:“前一分钟我还在猜测她的身份,既不是宾客,又不是主人。那她究竟是何人?为什么会出现在酒会上?现在想来,她很可能便是为了那顶黄金桂冠而来!只是不知她是何方神圣,竟如此大手笔……

“一亿。耳畔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转过脸,却见大帅正温情地望着她。她冲大帅浅浅一笑,笑靥如花,倾国倾城。本以为她会继续竞价,但她却没有,只是微笑着看着拍卖师宣布此次拍卖结束。

“大帅当即签下一张一亿美元的支票投入慈善募捐箱里,并在拍卖师耳边低语了几句。不一会儿,司仪用翡翠盘子托着那顶昂贵的黄金桂冠,将它送到那白衣女子身前,并向众人宣布,今晚拍卖品的最后得主昆萨 汶颂拉元帅,决定将这顶黄金的桂冠送给他心中最美丽的女神,只有她,才配拥有这样璀璨夺目的光芒。”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风流人物,不错,汶颂拉元帅便是这样一个至情至性的风流人物,借此良辰美景高朋满座之际,不惜散尽千金,博取美人回眸一笑。

“风少,接下来的事,你一定猜不到。”那信故弄玄虚看看纪风涯,停顿了几秒钟,缓缓道,“那女子起身朝大帅深深鞠了一个躬,道,我代表那些失去天堂的天使,感谢元帅您的慷慨和爱心。说完,她接过那顶沉甸甸的黄金桂冠,径直送回了拍卖台。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她平静地宣布,下面,请拍卖师开始下一轮拍卖。说完这句话,她竟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厅,在场的所有人无不目瞪口呆。”

听到这里,纪风涯心中不禁叫好!好个千面人,竟让威震八方的汶颂拉元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空前绝后地丢了一次面子!

这样昂贵的馈赠,这样诗意的浪漫,有几个女子能拒绝?汶颂拉元帅的垂青,又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幸运,若换了其他人,只怕幸福得当场晕过去了!

而她,也只有她,竟这般不识抬举,不知天高地厚,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冷冰冰地拒绝了他,并且是在那样众目睽睽的公众场合,不留半点余地地拒绝!

“本以为大帅会大发雷霆,谁知他不仅不恼,反而大笑起来,好!我果然没看错!真是世间少有的奇女子,视黄金如粪土,视权势为浮尘,视我汶颂拉而不见!说完,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失落。”那信说着,愤愤不平地望向纪风涯,“真不明白一向英明神武的大帅,这次怎的竟为了个女人哀声叹气?”

“不明白?你自是不明白。”纪风涯幽幽道,“人中龙凤,可是一般人能明白的?”

“即便如此,那也该坦诚相待。可是,四姨太至今绝口不提自己的身世、家庭、过去。她不说,大帅也从来不问。在他看来,既然她不愿提及她的过去,那便一定有她的苦衷,或是想忘记一些痛苦的记忆,或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他不愿强迫她说。他相信等到有一天,她足够地信任他,自会将尘封在心底的秘密,毫无保留地告诉他。他愿意等她。”

一个是人中之龙,琴心剑胆,君临天下;一个是山间明月,高洁淡泊,一尘不染。纪风涯不禁叹息:这世间,只有她,才能配得上他;也只有他,能在她静若止水的心间激起一朵粉色的浪花。或许,他们正是为了寻找彼此,才义无反顾地坠入这滚滚红尘。

那信喃喃道:“可是,我居然把四姨太弄丢了……如果不能把她找回来,我……我还有什么颜面回去见大帅……”

“这个Case我接了!只要你们四姨太还在地球上,我就有办法把她找出来!”纪风涯拍拍他的肩膀,“对了,她此行来中国所为何事?”

“大帅名下,有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名叫风云控股。这家公司目前已在全球四十多个国家建立分部,其中十七家已在当地的证交所上市。四姨太此次中国之行的目的,正是建立风云控股集团上海公司。”

“这是你们元帅的意思?”如此看来,汶颂拉元帅果然大有经济头脑,深知中国市场潜力巨大,所以特地委派自己最亲密的人来筹备上海公司。

“不,这是四姨太的主张。三个多月前,四姨太向大帅提议建立风云控股中国公司。大帅二话没说,当即拨出十亿美元,让我陪同四姨太前往中国创建上海公司,临行前还不忘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好好照顾四姨太。甚至,他还亲自挑选了四名保护国家元首级人物的特级保镖,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四姨太。”那信说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可是——可是,我还是把四姨太弄丢了……”

“有意思!”纪风涯故作轻松地笑道,“看来你们四姨太的野心可不小!说不定,她想成为泰国的Coco Chanel呢!”

“若真是那样未尝不好——”那信叹气,“只是,风少有所不知,四姨太行事极其低调,亦不热衷交际应酬,也看不出她有什么特别的喜好,甚至连购物这种女人天生的爱好都提不起她的兴趣。她不愧是尘世间少有的奇女子,天性淡泊,与世无争,简直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你说,这样无欲无求的女子,会有什么野心?”

与世无争,无欲无求?纪风涯不禁怀疑,世间竟会有这样的女子?若真如此,她又为何千里迢迢奔赴中国开辟新公司?难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