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的故事:我和81杆

小时候不大喜欢玩枪,危险!老师说.没钱买倒是真的.

长大后买得起玩具枪了又过了玩那枪的年龄,到后来征兵的时候神差鬼使地报名去了,又莫名其妙地合格了,我体重不足,但差得不是太多,南方当兵的又少,自己又死想去就去成了,一个后门也没走(这我们镇里走后门的都是不想去了)

刚到新兵连没多久就冻坏了,手上的皮都没了,因为早上要站军姿的,一站一个小时多,又是在南方不准带手套,而早上温度又在0度以下.我们排长是枪修排的,他就住在我一宿舍,头对头,排长就像兄长一样所以我们有事问排长.一次晚上我问排长,我这手烂成这样还能打枪吗?排长说:想都甭想,手好了下老连队再打去.当时就差点哭了,当兵不摸枪还能算兵吗?排长还说我一直再这样下去就等着分到离部队千里远的老营房去看守,一辈子都不能摸枪.

04年1月,新年才来我就病倒了,大腿骨髓炎,动手术要三个月才能好,我们排长又说了,如果没授衔就有大病是要送回去了,当时可吓坏了,只听当兵当两年的,没听当兵当两个月的.死求烂打就是没动手术.于是我就成了新兵连里的一位特级病号,天天在宿舍里听战友们回来说他们带枪爬战术过障碍,差点没嫉忌死.唯一的成果就是在全营理论考试中考了第一名.

一直当病号当到了2月14号,情人节.

那一天我们首长说要给我们过一个一生难忘的情人节,那一天我们唱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戴上了列兵军衔,也是那一天我们第一次打靶.第一次打靶时心情可激动了,部队首长就站在靶堤中段,我是15号,正好在我身边,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我就是想看一下子弹是怎么上膛的,我慢慢地拉枪机,是看清楚子弹是怎么上膛的,可一打就卡壳了,首长过来就一句:别像娘们一样.下了靶场啥也没想,就想今天我冒泡了...

第一次打了5发中4发,第一发没中,36环,及格35环,SO SO,呵呵.第二三次都是点射,十发子弹中三发就可以了,呵呵,小菜一碟.但第二次打靶时我点到别人的靶上,他靶上十一个洞,我的什么也没有,二个人一起按光弹处理,晕,差点没让那战友咬死.

第三次打靶是新兵考核的时候,我和排长说要是这次再光弹我就从三公里外的靶场爬回去,结果上去的时候没检查好枪(就带弹夹上去),枪的表尺被调到5,恁是又打出了一个光弹.后来我们排长也没让我从靶场爬回去,但分兵时就不带我走,说枪都打不好怎么修枪.(个人感觉修枪的不一定要枪打得好)

后来分到了坦克分队,就高兴死了,幸亏没跟排长走,呵呵,一下连队就分了一支枪,是81杆,不过这里更多的54手枪和车载机枪,慢慢的心中那神枪手的情结就淡了,这里谈得更多,擦得更多,用得更多的都是坦克,唯一解不开的心结是那两次光弹记录.但一直最喜欢的还是81杆,就喜欢贴腮的感觉,颇有点人枪合一味道.(虽然打了两次光弹)

第一年选驾驶员和一炮手都没去成,虽然我理论考试还是全营第一,但因为我还是一名病号就没去成.一直生了三个月多的病,留在连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养好伤后,千里拉动,演习战备.神枪手的梦慢慢消褪,更多是想成为神炮手特级驾驶员通信能手.但后来参加了考士官学校挨刷,考军官学校名额有限没份,投票时选上的优秀士兵因为一次不该受伤时受伤躺了一个月也刷掉了.连带第二年时去学驾驶员和一炮手都不想去了,人就一天天地混日子.一直混到全军大比武时要挑人打81杆才振作起来,那次预选时我打出了好成绩才解开了心结,但一个营只有一个名额还是没去成,不过我营的那个上尉就打出了第三名的好成绩,凭心而论,我不一定有那样的成绩.

我那把81杆枪号是我现在银行帐户密码.但退伍时最后一次擦枪真的一点特别的感觉都没有,倒是在装甲车场举行<告别无言的战友>的仪式时哭得稀哩哗啦的.因为坦克是我们车组人员第二生命,坦克那小小的战斗室是我们这两年来除宿舍呆的最多的地方.

直到后来才明白那把我在拉练时想扔掉;无聊时用刺刀砍护木;战备时抱着睡的81杆在那两年的时光只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我曾在新兵前教他们枪的各部位作用,也曾持着它摆姿势照相,还曾抱着它做过神枪手的梦.

本文内容于 2008-4-6 10:31:44 被62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