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曝光:俄罗斯死守最后防线,美俄大战快要“开打”了!

4月2日至4日,北约成员国首脑会议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举行。这是北约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峰会,此外还涉及是否邀请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两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加入“成员国行动计划”等东扩问题,因此峰会备受关注。


当前俄美关系陷入困境,在根本上缘于两国对建立世界秩序的理念相行甚远。美国一直大力推进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北约新一轮东扩等进程,这些举动无一不对俄罗斯构成战略威胁。在这个大背景下,两国外交官唇枪舌剑,言词之激烈已经超出外交语言所应有的含蓄和委婉。


日前,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约瑟夫.拜登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呼吁新一届的美国总统对俄罗斯采取强硬措施,执行外交“新路线”。文中仅“美国要促使在俄罗斯建立一个有效和负责任的政府”一句,就在俄罗斯外交界和政治观察人士中间掀起了轩然大波。俄罗斯外交部官员在接受电视采访时斥责拜登的言论“不但粗暴,而且毫无专业水准”。2日,俄罗斯外交部外交政策计划司司长亚历山大.克拉马连科在《生意人报》上刊登文章,回应拜登的外交“新路线”。


克拉马连科说,美国总统大选接近临界点,民主党人对共和党政府的批评更加严厉(约瑟夫.拜登是民主党人),这没有什么值得奇怪;但是把俄美关系与伊拉克战争和金融危机相提并论,首次列入共和党政府完全失败的执政结果之一,这确实是前所未闻的。


克拉马连科认为,美方确实应该重新审视俄美关系,但不是像拜登提出的那种单边主义,而是要和俄罗斯在平等、互利和互惠基础上进行交往。可是就在这个问题上,美国的政界精英们,民主党也好,共和党也好,尤其是在大选期间的言行表现,谈不上勇气和智慧。世界上的事情发展与美国期望的"单极世界"背道而驰,这给整个美国政界带来了沉重的心理压力,而在此背景下俄美关系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已。很荒唐的是,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的关系达到如此地步,以致恢复冷战时期双方互信和缓和的水平已可以称作是巨大的进步。


美国在各个方面指责俄罗斯,大概是因为普京总是以俄罗斯蒸蒸日上这个出发点来看问题,而说到美国时,总是暗示美国将“日薄西山”。关键问题在于,美国在很多方面有求于俄罗斯,而俄罗斯除了要求美国在所有问题上平等待人以外,对美国毫无所求。


克拉马连科说,当美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诸多麻烦问题,美国政坛精英们竟然有时间插手他人事务。用“我们国家,无论对错,总是有理”的原则处理国际事务是行不通的。现在美国和整个西方正经历一个痛苦的过程,要融入一个新的、真正自由的世界。要获得当今世界的领导地位,就需要用实际行动去证明,要善于听取和综合所有合作伙伴的意见。在这方面,俄罗斯已经走完了大部分路程。


如果谈到俄美关系中的具体事务,首先是两国在军控方面的问题。拜登批评布什政府没能对俄罗斯做出的建设性提议给予回应。确实,俄罗斯多年来向美方提议,在当前军控协议的基础上签署一个更为广泛的条约;但美方的做法是单方面退出了两国在安全领域的一个重要的基础性文件,即反导条约。对此拜登只字未提。甚至美方专家也认为,在战略领域丧失透明度和稳定,将导致某些国家仅拥有最低限度的核武制约能力,即可达到战略目的。换句话说,俄罗斯不必和美国进行耗资甚巨的军备竞赛,既可保障自身战略利益。


至于能源安全的问题,美方也歪曲事实:俄罗斯从未像拜登所说,宣称自己的能源只供其"朋友和盟友们"使用。如果华盛顿在能源安全问题上神经过敏,那么还不如听从本国的专家们的建议,采取节能和制约措施,包括提高汽油税收等等,把这个问题提到国家战略发展的高度来解决,像重视发展核武器和登月计划一样重视能源问题。


克拉马连科批评拜登文中多有不符合逻辑和自相矛盾之处。他说,看来问题不在于如何陈述事实,而是在于美国难以接受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中威信日益上升这个事实。美国不愿看到一个独立自主的俄罗斯,一个拥有战略潜力和能源力量的俄罗斯。很显然,俄罗斯的上升被美国看成是美国的失败。这是典型的冷战思维,属于非黑即白的逻辑。


拜登参议员在文中给美国政府开了一个万能的药方:如果从正面无法达到目的,那么就要从内部下手。按照这个思路,需要在俄罗斯建立一个“有效和负责任的政府”,主要手段就是“对负责任的俄国人的运动给予配合,建立能够更好地解决俄罗斯诸多问题的政治体制”。


在俄罗斯,绝大多数居民认为,俄罗斯很久没有像现政府这样负责任和高效的政府,能够在前所未有的时间里解决看起来无法解决的问题。如果美国专心处理好自己的内部事务,无论对美国,还是对世界,都将更有益处。


克拉马连科认为,拜登给美国政府提出了一个不好的建议。俄美两国关系至今依靠两国领导人之间紧密的工作关系维持,实际上这种关系很容易降到“冰点”。所以遍观拜登全文,唯一能够同意的一点就是借着两国领导人更迭之际,重新以新的观点审视俄美关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