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硝烟 第三部 战争 第一章 第八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322/


1940年九月三日凌晨五点二十分,东方渐渐有些发白了,第一一零空中突击师师长张克少将走出巴特苏木布尔城内的一座权充作师部的小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他一夜未合眼,满脑子都是眼前随时可能爆发的战事。赵总司令信任他,把这场战争中最重要的一环交到了他的手里,什么叫主力部队?这就叫主力!他既紧张、又兴奋,以致于彻夜难眠。他在一遍遍想着自己的部署,想着一一零师整个防线的强点和弱点。他想知道自己的对手朱可夫会怎样对待这个“钉子”,向哪一处阵地发起主要突击。但这一切,只能靠他自己去想。

张克现在是一个防御者,从军事上说,他是被动的。攻击时间、攻击方向,只能由对手决定。苏联人打向哪里,他就得防在哪里。而且还必须统筹全局。

所有的第一线指挥官中,他是现在是最难的一个。整个外蒙古光复战争的成败,就看他的了。目前他只有三个伞降团、两个机降团、一个伞降野战炮营、一个机降炮兵营、一个机降野战炮营、一个工兵营、一个防空营及配属的空降通讯连、卫生连、军需营,总兵力有两万多人。但苏联和伪蒙军队会动用多少人,现在还不知道。如果一一零师无法在巴特苏木布尔顶住苏联人二十四小时,那么尚未进入攻击位置的部队,将无法完成全歼敌军的战略任务,那时势必会演变成最不愿见到的击溃战。到那时,苏联势必会插手,整个外蒙古的光复时间将会大大延长。甚至会演变成两个大国的全面冲突。若果真如此,即使中国获胜也将元气大伤,这些年来的努力将会会之东流。

无论从大的方面、还是从小的方面说,巴特苏木布尔,实际上变成了整个战局至关重要的一颗棋子。对于这个战役关节点的胜负厉害,张克了解的清清楚楚。

张克在巴特苏木布尔布下了南、北两条防线。三团、四团组成南部防线,由四团团长吕林统一指挥;一团、二团组成北部防线,由一团团长林豪统一指挥。全师仅有的装甲团第五团为总预备队。全部三个炮兵营将统一负责全师的火力支援。。。。。。

“报告师长!总部传来了新的情报分析!”通讯员打断了张克的遐想。

“驻达尔汗的苏联第七十四步兵师和第九十六坦克旅已于三日凌晨五点零八分离开驻地南下;驻乌兰巴托的苏联第十六步兵师和伪蒙第二十三骑兵师也于五点十二分开始北上。。。。。。”

张克根据他几年的战场经验,断定今天敌人的进攻将会异常的凶猛。他先用冷水洗了一下脸,清醒了一下脑子,之后把电话要到了北部防线部指挥林豪的指挥部。

“林豪吗?准备得怎么样了!”张克压住话头,先问道。

“师长,你放心,一切都准备完毕,就等老毛子们来送死了!”林豪在电话那头说道。

“好!你们阵地前面有什么动静吗?”

“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异常。我已经加派了侦察力量,只要一有情况,我部可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张克见手下这员武将似乎已有所觉察,心中略感安慰。他提高了声音说:“林豪啊,现在敌人已经出动了一个师和一个坦克旅向你方开来,估计三个小时后会到达你部阵地,一团与二团的结合部千万不能马虎,重要的是,一定要在敌人发起攻击之后,判明他的主攻方向。”

“明白了!师长。我想问一句,咱们的增援部队什么时候到啊?”林豪看来想摸点儿底,好有个准备。

“越长越好。你就照着四十个小时准备吧!”

挂断电话,张克又要了南部防线指挥的吕林,之后又同各部队的负责人做了具体的安置,交待完毕,他才放下电话,舒心地透了一口气。

上午七时四十二分,林豪派出的侦察小组首先传回了消息:“敌坦克三十余辆搭载步兵正向我方阵地开去,估计十分钟后进入我一号雷区,敌大部队与前锋相距六百米……”

接报后,林豪一面命令部队进入阵地,一面向张克通报最新战况。而这时司令部里的电台、电话的呼叫声,迅速高亢了起来,组成了一支美妙的交响曲。

一号地区,公路在这里急转了两个弯,呈现出“S”形,中间是座十几米高的小高地,经过两个小时的紧急布雷,中国军队终于在凌晨六点左右将此地变成了一个雷区。上午七时五十二分。远方传来了坦克隆隆的轰鸣声,很快,七、八辆苏军的坦克搭载着步兵来到了公路小坳的第一个转弯处。后面紧跟着二十几辆坦克,再往后就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苏联步兵。

“轰、轰、轰”三声巨响从公路上响起,立刻三辆苏军的坦克就趴在路上冒出了黑烟。

“打!”一一零师一团一营营长钟彬一声吼,一声枪。早已埋伏在此的反坦克炮连的战防炮响起了猛烈的响声,瞬间又有三、四辆苏军坦克连带着它搭载的步兵一起报销。

苏军后续坦克车辆、步兵源源而至,围在被阻塞的道路上叽叽喳喳。喇叭声、喧嚷声、坦克的轰鸣声和炮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

八门反坦克炮和十二门迫击炮早已备足了弹药,炮手们更是憋足了劲儿,炮口直指百米之外的苏军人堆。

这一仗打的那叫一个痛快。炮兵几乎不用瞄准,炮弹便能在苏军人堆里炸开。很快,中弹后燃烧起来的苏军车辆便使两里多长的公路变成了一片火海,山坳被照得如同白昼。

八时十一分,在有效的杀伤敌大量目标之后,鉴于苏军已展开并完成了攻击准备,再打无益。钟彬果断地下令撤出战斗,向南部防线撤退。他们的身后,是苏军被炸毁的二十多辆坦克(包括地雷炸毁),数十辆运输汽车,数百具苏军尸体。而自己无一伤亡。给了苏军一个下马威。

八时二十六分,在清理了战场之后,苏军开始以进攻队形展开前进,大大降低了行军速度,直到九时十五分苏军南下部队才赶到战场。

林豪原计划为敌人准备一个欢迎仪式――趁敌人立足未稳之机打个短促突击,可一见人家这阵势,只好作罢,“安心”防守了。

九时二十八分,苏军集中了所有火炮首先开始了攻击。一时间炮声不断,惊天动地。苏联军队猛烈的炮火对中国守军的阵地特别是他们认为的高炮及机枪阵地进行了轰击,同时部分火炮对苏空军将要轰炸的目标发射了烟幕弹。

在战场上空,传来了飞机马达的轰鸣声。从贝加尔湖军区紧急调拨到达尔汗的三十六架轰炸机和十八架战斗机也到达了战场上空,并掌握了短暂的制空权。飞机的突击十分迅速而凶猛,给守军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使苏军的士气迅速回升。

“他妈的!咱们的空军在哪儿呢?不是说已经掌握了制空权了吗?怎么还让苏联的飞机到我们阵地上‘拉屎’啊!给我瞄准点儿打!”躲在防空洞中的林豪一边骂着,一边组织对空火力射击。

令人感到不解的是,苏联空军对中国守军国地进行了狂轰滥炸,可对巴特苏木布尔的两个简易机场却不闻不问,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重大的失误。而苏军为这个失误负出了惨痛的代价。

九时三十九分,苏联空军的飞机刚刚投弹完毕准备返航时,从巴特苏木布尔的两个机场起飞的十二架J-3A型战机投入了战斗。刚要趋于平静的天空,再次沸腾起来。幸亏还有十架苏军的战斗机没有加入到对地攻击的行列,不至于无还手之力。一时间双方你来我往,打的是不可开交。

九时四十六分当苏空军大部远离战场之后,负责殿后的十架苏军战斗机只剩下四架返航,中方被击落三架,另有两架负伤。

空中打的激烈,地面也没闲着。当空战打响之后,张克命令炮兵支援北部防线,全力打压苏军炮兵。这就形成了“空军天上交锋,地上炮兵互轰,步兵躲在洞中”的战场景观。一时间谁也无法占得上风。

苏军南下、北上的两支部队完全被挡在了巴特苏木布尔的两条防线前,无法向前迈出一步,尽管朱可夫一再申斥也无法改观。

下午两点四十五分,朱可夫再次打电话给苏军第七十四步兵师师长,询问战况。当这个师长说他无法使部队向前推进时,朱可夫问道:“你能够继续发起攻击吗?”师长谨慎地表示了他的疑虑。朱可夫就说:“现在我解除你的师长职务,让你的副师长接电话。”

朱可夫又用同样的问题问副师长。副师长做了肯定的回答。朱可夫说:“现在我任命你为师长。”可这位副师长用了两个小时也没能比他的前任多前进一步。在他向朱可夫汇报了这一情况后,他接到了同样的命令:“我解除你的师长职务。让参谋长接电话。”……

两支苏军部队在朱可夫的“驱赶”下,像疯了一样,不间断的向中国守军发动进攻。渐渐地,张克也感到吃不消了。

下午五点二十三分,当张克把他的警卫连也派上战场之后,分别对林豪、吕林说道:“现在整个师就只剩下 一个闲人了,你们谁要是顶不住,我就去增援!”

挂了电话之后,张克开始在心中念叨:“总预备队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可增援部队什么时候会到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