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三章第二次战役 第五节遭遇驱逐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五个黑衣人倒在海滩上,吴汉先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动静才走到尸体旁边,他看到几个敌人横躺竖卧的一动不动,他们并不知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海豹突击队,这支日后扬名世界的部队在此时也是一支很不成熟的部队,在二战期间他们只参加过登陆战中的反水雷作战,战斗经验又少人员素质也低。

张学义现在正为没有船支而担心,他看到敌人留下的橡皮艇很结实,艇上居然有一台发动机,只是燃料不是十分充足,“太好了,正缺这种东西还他妈有人送来,看来这是天意呀,王伦,你去把车上的几桶油都拿过来,咱们就坐这东西去敌后,先换上敌人的衣服。”

三个人迅速的完成准备工作,橡皮艇的发动机发出低低的噪音推动着小艇沿着海岸向南航行,吴汉这辈子很少坐船,他稍微感觉到有点头晕,“张参谋,这船这么小颠簸的也不算太厉害呀。”

“美国科技发达竟弄好东西,咱们也拿来玩玩,你以前坐过几次船呀?” 张学义边聊天边驾驶小艇,吴汉扶着艇身看着大海,“我记得过长江时候坐过一次小帆船,可使劲划在到了对岸,解放海南岛的时候坐更小的木头船,不过船上都装着十轮卡车上拆下的发动机,船速可比人划的要快,离开海南岛的时候坐了艘烧煤的船,那东西冒着黑烟可有劲呢。”

“我还是喜欢坐火车,那又快又舒服,坐小木头船上厕所也不方便。” 王伦趴在小艇的前边端着卡宾枪警戒,他一说话逗得吴汉笑个不停,张学义驾艇时候也用眼睛搜索四周,远处一艘涂着迷彩油漆的美制基林级驱逐舰大摇大摆的开了过来。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跟座小楼似的。” 王伦发现驱逐舰以后马上报告,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军舰,他以前只见过海军的小炮艇,在大的军舰是没机会去见,张学义一手操作着小艇的马达一手举着望远镜观察,“这是一艘两三千吨的驱逐舰,美国产量最大的驱逐舰,制造了百十来艘呢,有好几门双管127毫米大炮,威力比155榴弹炮还厉害。”

“我们怎么躲开他?” 吴汉问。

“你们注意到美国兵身上的油没,一小瓶油,抹在脸上是黑色的,咱们现在立即把这个油抹在脸上,然后戴好手套,千万别把咱们皮肤的颜色暴露出来,帽子也戴好别露出黑色的头发,美国鬼子没几个黑头发的,化妆好了我们就从他面前经过,除非这艘驱逐舰就是运送刚才那几个美国兵的,否则他们不太容易认出我们来。” 张学义刚才注意观察了敌人尸体的细节,这些美国人把脸抹黑了就跟旧社会劫道的一样,他们三个也干脆化妆,这样驱逐舰即使靠近一些也不容易看清楚他们到底是那的,美国海军那么多侦察部队和军舰,不会百分之百都互相认识。

橡皮艇速度依旧的向南航行,小艇上依然飘扬着一面美国国旗,虽然国旗不大也够美国人识别的,驱逐舰也加速向小艇靠了过来,军舰上的机关炮也纷纷指向小艇,有点紧张的美军驱逐舰指挥官急忙命令,“右舷交通艇立即吊放到海面,水手长,你派三十个武装水兵过去看看是什么目标,全舰机关炮战斗准备。”

驱逐舰上忙成一团,美国人都有点神经紧张,因为朝鲜战争一开始的时候朝鲜海军一艘鱼雷艇击伤美军一艘巡洋舰,所以美军现在对小艇非常惧怕,即使不能携带鱼雷的小艇也会让他们恐慌。

三十多个穿着救生背心端着冲锋枪的水兵坐上交通艇向海岸开了过来,张学义假装友好的降低速度航行,体积巨大的交通艇靠近到橡皮艇附近不足百米的时候美军先喊话问,“你们是什么人,要去那里?”

张学义用熟练的英语回答,“我们是海军陆战队,正在执行近岸侦察和巡逻任务,没有发现可疑目标,我们要巡查这条海岸线,你们是那艘军舰上的,我看不清楚你们的舷号。”

美军一听是陆战队的侦察部队也就放心了,因为美国海军和陆战队是两个指挥体系,陆战队有司令和参谋长,以及几个陆战师、团,这些陆战队使用上是配属各舰队,管理依然是陆战队司令部,陆战一师在东线忙个不停,海军很多舰艇都去支援他们作战,西线也只有一些侦察部队监视海岸线,因为朝鲜只剩了木头船,驱逐舰、护卫舰上的雷达对木头船根本不起作用,只有陆战队的登陆艇和其他小船利用目视侦察才更有效果。陆战队的侦察机也会对沿海进行照相侦察,一旦发现不是美军的船只就会派舰载机进行空中打击。

张学义跟美军闲聊了几句就驾驶小艇平安的离开,一点也没引起美军的怀疑,直到若干天以后陆战队侦察部队发现有几个人失踪了找不到,他把五名陆战队员失踪的消息全部发给友军,不过那也是在第二次战役之后。


为了躲避美军的侦察张学义也加了小心,他是白天把艇伪装好不动晚上沿着海岸航行,白天不行动他也睡不着,躺在伪装过的小艇上他心里来回的翻腾,不知道是年岁大的原因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他感觉到自己的记忆力开始下降,连昨天吃了什么干了什么都记得不太清楚,但是对几十年前的事却难以忘记,已经死去的大哥二哥以及老兄弟张顺总在他眼前晃悠,张学义做梦还总看见他们,他似乎感觉到自己要完蛋了,因为人死之前总是梦见已经死了很久的人,难道自己真要死了么?

几十年以前发生的事反倒比昨天发生的事记得更清楚,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怎么离开沈阳离开学校,然后跟着老兄弟张顺一起沿路抢劫,他们见了土匪就把机枪亮了出来,车上的弹药多的是,一阵扫射就把贼给打散了,然后他们哥俩高兴的把贼身上的子弹袋拿了过来,把缴获的步枪堆积在一起烧掉,缴获的步枪子弹重新压进弹容量二十发的弹匣里,这种以战养战的方法让他受益多年,缴获的盒子炮好使的留下不好使的砸烂,每次杀十个贼人也就用不到三十发子弹,一般还是可以缴获百十来发子弹的,卖掉枪和子弹他们哥俩就立即下馆子,从贼手里搞到的钱他们除了当盘缠大部分也都施舍给了穷人。

在马背上征战多年赚到的钱是相当少的,除了老蒋给的几个糟钱以外自己的钱几乎都是老婆给的,自己花宋小兰多少钱自己也不知道,似乎还拿她的钱娶过妾,另外翠儿和秀儿嫁给自己时候带了不少钱财,也不知道怎么的被自己都花光了,要不是又娶了有钱的秀芝自己都没钱去美国,穿了十来年国军的狗皮但他没干什么坏事,没拿过老百姓一个钱,也没欺负过穷苦人,就因为这一点,他才对别人毫不隐讳自己是国军出身的事实,人难得做件好事,更难的是一辈子不做坏事,每当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张学义一点也不后悔,自己对得起中国人这个称号,对得起全中国的老百姓,对得起身上的那身衣服。

可即使自己对所做过的事心安理得但是对他的兄弟他是感觉到深深的歉意,大哥战死沙场的时候自己不在他身边,没送他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跟自己一起从小长大的老兄弟张顺阵亡的时候自己也不在他身边,也没见到他最后一面。大哥祖籍陕西,阵亡时草草的掩埋在辽西的某处荒地中,因为是战争时期也没人详细记录这些事,解放以后他甚至找不到大哥的坟头在那,大哥钱瑞已经做到了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老兄弟张顺的坟就在渡江战役的烈士陵园内,他与一群他不认识的人永远躺在长江边上的那片土地里。

兄弟都不在了,他们都有了自己最终的归宿,他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自己理想,而自己呢,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光荣的牺牲永远被别人记住,自己是否会被埋在离故乡很远的地方,母亲以及妻子会到他的墓前看看么?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沿海的美军航母上又弹射起飞了几架喷气式战斗机,声音巨大的喷气发动机声把很远处的鸟都惊飞了,噪音把张学义的思绪重新拉回朝鲜战场,这里不是伤心遗憾的地方,这里是实现自己理想的舞台,不管牺牲在那,只要自己能活一天就要尽一个军人的职责。在自己的孩子很小的时候张学义就想自己这一代人是完了,不能好好的坐在教室里上学,以后一定打出个太平盛世让孩子们享福,可打了十几年仗是越打越大,儿子也没上完中学就参加了八路军,现在张冲还在平城一带,他的侦察营已经困在敌后难以行动,自己必须动作快点杀回去,如果动作慢点恐怕父子永无见面之日了。一想到还在敌后的儿子,张学义重新提起精神,他看太阳已经快落下去,就匆忙发动起小艇的马达继续向南开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