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十章 帝都落日 第十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王林谢绝了龙行键加入靖难军的邀请。决定返回帝都。因为他被俘前是团长,甄别工作放到了第三批,尽管有龙行键的关照,在祭春节前才从战俘营被释放出来。好在有龙行键的关照,王林的个人物品都发还了他。其时鼎湖州已被靖难军占领,基本上遮断了帝都的南北交通。王林又不想回到帝国军。原来的老部队都打光或被歼灭了,回到帝国军即使不受到严厉的审查,也不可能受到重用了。所以王林先向东走,然后折向北。反复的倒车,有时为了省钱干脆是步行。这样一来,回到帝都已是5月初了。家里根本没想到他会回来,一番劫后余生的惊喜交加也不必细述。

王林其实有着非常显赫的身世。其出生于帝都四大高门的王家。但其生父早亡,是叔父王致中养育他长大的。所以王林在拜见母亲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见身为王家家主的叔父王致中。大约一年未见,王致中明显见老了,四十多岁的人,两鬓已经完全白了,背似乎也驼了,精神也不好。那天是个阴天,王致中的书房里没开灯,显得阴森森的。

“你回来啦。”王致中略显激动。

按照规矩,王林恭恭敬敬地给叔父叩头行礼。王致中将他扶起来,“回来就好。听说你所在的部队被人家包了饺子,我没敢告你妈。几个月没收到你的信,她一再追问你的下落。这下好了。坐,坐下说。”

仆人给他们上茶,退出去时轻轻带上了门。

“说说这几个月你的事。”

“是,叔父,”王林遂将激战被俘的过程,在战俘营的情况,释放回家的经历,一五一十地汇报了一遍。

“哦,听说好几十万被俘,看来是真的。”王致中慢吞吞地说,“你也是中校团长了,对战局有了自己的看法。你说说,这叛军何时打进帝都啊?”

“叔父。”王林不知该怎样说。

“你还不知道吧,就在前几天,叛军已经渡过皮茨河了。”

“啊?”王林是受过正规训练的军人,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阿莺出嫁的事你知道吧?”王莺是王林的堂妹,小时候一块儿玩耍长大的,颇有兄妹之情。王莺6岁时不慎毁容,王林对这个命运多难的妹妹更为关心,尤其是王莺的婚事。自己在前线时家里来信说王莺找了个叫杜金的少尉军官。虽然是寒门,但人才不错,王莺很愿意。王林本对门第看的不是很重,只要妹妹高兴,总是喜事。他写信给母亲,让母亲替他随了一份厚礼。“母亲曾写信告我。明天我一定看看阿莺。”

“阿莺就在家里。”

王家与其他高门一样,门规森严,女儿出嫁,非有特殊原因是不回娘家的。

“发生什么事了?”

“当初我是反对的。寒门的穷小子懂什么礼义廉耻?阿莺喜欢,她父母都愿意,阿莺又是那个样子。所以就办了婚事。谁知------”

“他纳妾了?”

“纳妾算什么事!只要他养的起!他干的是出卖上司邀功请赏的勾当!记得军情局的成栋将军吧?”

王林点头。

“杜金那小子将成将军出卖了!亏得成将军看在我的面子上将他调回局本部,当了侍从副官。哼!”王致中现在想起来仍愤恨不已。

“成将军有什么可出卖的?”王林一头雾水。

“成栋是那边的人。”王致中说,“此事关联甚大,你知道就行了!”

“成将军是那边的人?”王林吃惊道。他当然能反应过来此事意味着什么。“可是,杜金这样做也不算错吧?所谓大义灭亲------”

“狗屁!忘了你爷爷怎么死的了?王家忠义传家,最懂的什么是忠,什么是义!阿莺已经从他家搬回来了,你待会去劝劝她。”

“是。”

“帝都年初新颁布了暂住人口管理条例。你回来是瞒不过警察厅和保安总局的。我让管家给你申报一个临时户口,争取吧。这仗,这仗,唉。”王致中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王林先回自家媳妇那儿。媳妇是卢家的女儿,极为孝顺贤惠。早听家人说王林回来了,但不能去找丈夫。她知道丈夫要先拜母亲叔父,然后才能来她这里。正在抓耳挠心地等着王林,终于听见王林的脚步声。

“哭什么嘛?我这不好好地回来了?”王林抚摸着妻子的秀发,低声说。一年没见妻子,乍一将女人搂在怀里,身体立即有了反应。

“你,你连封信都没有,南边的仗打的那么凶------”卢氏也感到丈夫的变化,脸红红地说。

“过来,”

“不,天光大亮,让丫鬟知道还不把我笑死------”

“你呀,这高门的教育就是害死人------”话虽如此,夫妻俩还是忍住渴望相互谈了离别的情景。战争的凶险王林不愿意跟妻子多说。但还是说道了龙行键对他的关照。

“嗯,是个好人。可惜投了叛军了。”卢氏评了一句。

一直到晚上,小夫妻俩一同到母亲那里请了晚安,这叫晨省昏定。母亲体谅小两口分别经年,将他们赶回了自己的院子。

当晚,夫妻俩久别胜新婚,一夜旖旎风光也不必细表。天亮王林刚起床,就听见院中传来王莺的声音。

“阿莺,快进来。”王林开开门。

“嫂子,都什么时辰了?”王莺打趣正在整理卧具的卢氏。

“阿莺,我准备饭后去看伯父伯母后就去看你呢。你好吧。”

“不好。”王莺虽是女儿身,但性格很阳刚。

“阿莺,不要急。我们先吃饭,饭后跟我说,好吧?”王莺点头。就在哥哥这里吃了早饭,王林才从王莺嘴里得知帝都从元月起开始粮食定量配给。王家虽不如其他高门,尚不至于影响固有的生活习性,但据王莺说,寒家颇有食不果腹者。

饭后,王莺跟哥哥说了和杜金的事。

“看来,接你回来是叔父的主意,你并不想回来。对吧?”

“我虽然念过几年书。但毕竟是妇道人家。国家大事,民族大义,我是不懂的。但杜金他待我很好,真的。”

“你是说你想回他家?对吧?”

“嗯。”王莺除了跟王林述说自己的心事,真找不到个说话的人。好在哥哥终于回来了。

“杜金来家里过。被撵出去了。我爸我妈也跟叔父一个态度,我可怎么办啊?”

“不要急。我想想办法。明天我抽空见见这个妹夫。你把他的联系地址给我。”王林微笑着说。

第二天王林先和妻子去岳父家走了一趟。吃了午饭后,他让家里的汽车将妻子送回家,自己去找杜金。

王林沿着宽阔的大道走着,欣赏着久别的故土。他是在帝都长大的,对这座城市有着深厚的感情。他发现一年不见,街上的人流稀少了。两边临街的窗户贴上了防止轰炸的米字条,隔不远还有新挖掘的防空洞,路边有着明显的图文标志,告诉路人何处有防空洞。但街上依旧整洁,房屋也完好无损,没有遭遇轰炸的痕迹。王林走的身上出了汗,伸手拦住一辆橘黄色的出租汽车,“兰斯餐厅。”他吩咐司机。

兰斯餐厅是他们这些贵族子弟喜欢去的地方。唯其昂贵的价格,方显客人的尊荣。在这儿他给军情局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和杜金一个科的同事,告诉王林说杜金出去办事了,问王林是谁,找杜金什么事?王林说了自己的身份,请其转告杜金,在兰斯餐厅等他。

王林选了个临窗的位子,要了杯咖啡慢慢品着。现在还不到吃饭的时候,餐厅里客人寥寥。熟悉的音乐让王林勾起对往事的回忆。自己曾是这儿的常客啊,那时和一帮睥睨天下的同学,常来这儿聚会,颇有指点江山,舍我其谁的气势。那些昔日的好友,今日竟然没有一个知道下落了,年轻时候的友谊,真的靠不住啊。

王林看见一辆黑色轿车上下来一个佩戴上尉军衔的青年,估计是他等的杜金,站起来看着那人昂首走进餐厅,一眼看见站着的王林,走过来。

“杜金上尉?”

“是我。我可以叫你一声哥吗?”

“可以。请坐。”王林招呼侍者再来二杯咖啡。

“您不是在南线作战吗?”

“一言难尽。是阿莺托我来的。”

“阿莺她,她好吗?”

“她还行。阿莺让我来的,懂她的态度了吧?你跟我说说事情的经过,我好帮你啊。”

杜金沉吟片刻,择其要点讲了成栋案件的经过。“你说,我作为军情局的军官,发现间谍,是否应当举报?”

“当然。”就事件本身,王林认为杜金并没有做错什么事。

“家叔和成栋将军一向交好。他的态度你应该理解。这样吧,我呢,尽量劝劝家里的长辈,争取早一天让王莺回去。好不好?”

杜金感激地点头。王林遂提出告辞,他随时可能被重新征召入伍,晚上还准备陪母亲吃饭呢。

当晚,王林便接到通知,限三日内返回部队。报道地点是神殿山南方军司令部。

军令如山!叔父王致中歉意地对王林说,“实在没办法。他们答应不再追究被俘之事了。和你情况一样的都回部队了,基本上原职任用。阿林,这仗都快到神殿山了。帝都都快听到炮声了,你回去长个心眼,留着有为之身,方能有为啊。”

母亲和妻子的眼泪是无法留住军人的,第二天中午,王林到指定地点报道。南方军司令部核实了他的军衔职务后,任命他为预备199团团长,到指定地点接收部队,补充装备,随时准备上一线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