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草履虫岛上的女人

草履虫岛上的女人

在烟波浩淼的海峡对岸,草履虫岛的腹地,住着一群孤独的女人。茫然地守候着宿命。

如若落地时,你就是个女孩,等候你的是心里的一声叹息。在呀呀地哭喊中,沉默地长大吧!玩具不外忽是布娃娃,假花花。念书不怎么好,没关系,女孩子的命运不靠那些也可以闲适安乐。有空要帮忙做家务,或者带弟妹,要懂得照顾家人,以后才有人疼。过多的注意力被家中的男孩子吸引过去,你总是沉默地在玄关换上拖鞋,看着被温情簇拥的男孩子,咬着下唇。呯地关上闺门,假装不是在渴望,假装是自己在拒绝。演练多了,地位渐渐的也超然起来。长大吧!离开后你们才会发现我有多重要。瞑想着,连自己也会感动呢。

南国的雨丝不缠绵,也同样滋养着菟丝草,枝蔓蓬勃。从青涩到甜美,也许只是一颗甘露被蒸发的时间。踏在青石板上蜿蜿蜒蜒地走过,撩着头发转过身,重重叠叠交织的植物,有红有绿,有高有矮,此时全部绰约地静止。原来有些风景要回过头,才发现真的很美。却已经是过了呀。原来,遗憾也可以是美。

这里有众多的庙宇,烟熏火燎的神像,黑口黑面。让人忍不住猜度,烟火上的神啊,是金身还是泥胎?女人除了相信爱情,只能乞求神灵。爱情是种病毒,感染了,就会为之心蚀。那个会说会笑的爱人,那个汗热活泼的身体,如果不是爱情又如何让人这样痛彻肺腑,辗转渴慕?且当烈酒一杯,辣满胸腔,思念如浪,浓情断肠。这样的婉转娥眉,也抵不过少年的意气奋发,言出必行。罢了吧,让一切沉默吧,就当是水月朝露,倐忽来去,莫强求。要经过多少年,才会懂得,有些人有些事,经过了就是一种生命的获得。你以为你失去了,若干年后,发现他放手时,在你手心留下一串宝光流转的珠链,影照着鲜活的青春,慰籍一生。可是现在你还不明白。终于消沉到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才负气地把下巴抬得更高。只有自己知道,有一条路走着会心痛,有一个背影看到就想逃。

年轻的道路上没有太多的兜兜转转,总有一个人会让你安心的把手放在他的手心。就算是家人的簇拥着送做堆,也一定是关爱的肯定吧!?笑得放肆过了,哭得尽情过了,归于水波不兴,宠辱不惊。本来就有一条千百年的路在那里,你的先人们一个又一个走过去,一个个云淡风清,你也可以从容而过罢!?于是你终于放手,告别父母,辞去工作。让自己走进他的屋里,拜他家祖先,敬他家的长辈,从他家的轨迹,做他的新娘,女人谁不希望受重视!?被照顾!?

日子如流水般地让人想把握时只留住一手的湿漉。你渐渐地发现你不过是他的影子,没有人会因为你在而多看你一眼。可是该是你的事情,稍慢必遭苛责。好象所有人都漠视你,却等着你犯错。不可以太花枝招展,不可以在他家需要面子的时候无精打采,不可以太闲好象少奶奶,不可以太忙好象黄脸婆,不可以在长辈碎碎念的时候回嘴,不可以违背长辈的意思,不可以和他吵架……还有,不可以只生女孩。你以为相守偕老,是一种浪漫,他却当你是家中的一堵墙,偶尔可以靠靠,却让他的责任没有了退路。于是,他以你之名在外面打拼浮沉。而你被千年的道理训斥着在家守望。久了,他是你的全部,而你,还是家里的那堵墙。那堵熟视无睹的墙。如果,墙有情感,一定崩溃。而你,却得屹立,因为你有了孩子,众神百忙中,聆听到你的祈祷,给你送来一个如愿的孩子。健康聪明的男孩子,于是在某个细节已经开始有了轮回,你却无暇顾及。你太忙了,忙着伺候老的,喂养小的。姐姐带着弟弟,领着妹妹,你就开始了一天里琐碎地,重复再重复地劳做。有一根丝,从你自我放手的那天开始细细的缠在你身上,一日复一日,一圈又一圈,常常感到窒息,眠过一宿仿佛又会稍好。有天夜里,你从恶梦中惊醒,清楚地知道那个茧囊已经把你层层裹紧,无力挣扎。你知道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了,那个哭笑由我的岁月。与是,你抱紧你的男人,依附着他,从属着他。对人有点自豪,有点感伤地说,我们是生命共同体。

终于,你的孩子长大了,你的先生也爱回家了。当风从山上吹下来的时候,有鸟叫和草地的芳香,小鸟长大了要飞向天空,花儿成熟了会有果实生长。女儿哭着笑着出嫁的那天,你心里一动,想说什么,却被叹息淹没,去吧,去吧,都是这样去的呀~声音颤抖,呜咽……儿子也带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回家来,年轻女人羞涩地叫你妈妈,叫得你心里一片慈祥。你和你的男人对望着,奇异地发现,那丝茧已经化于无形,只在脸上留下了深刻的皱纹,如一朵晒干的花。于是你笑着说,我们都老咯。原来,挣扎着老去,也可以这样平静地说出来。

儿子和小女人很恩爱,小女人总是娇媚地叫着儿子的名字,要这样那样的差使着儿子。你的心里好象有只小虫在咬啮,不很疼,却相当烦人。有一天,儿子兴冲冲地告诉你,小女人把家里的锅子全部都擦得亮亮的,好象新的一样。这是你从小如珠似宝,宠爱有加的儿子啊!你从来不肯让他处在脏乱的环境里,每天不停的擦着洗着,呵护他照顾他,以至于背脊弯驼。今天他为了一个相处没几年的小女人再次漠视你的一贯付出。看着他讨赏似的笑容,你想成全他,却只发出一声重重的“哼”。几千年了啊,先人的声浪层层如潮水般得汹涌而来,瞬间就把你的声音淹没了,随从吧,至少可以继续壮大下去啊,至少你不会感到孤单和落寞啊。于是你向小女人抛去了那根丝,你知道你的责任还在,你的作用还很大。女人就是生来承受的,苦的甜的,酸的辣的,进了门就给什么受什么吧!一切都会把你牢牢绑定,哪里都去不了的。你有点无奈,有点妥协,有点清醒,有点冷酷。还有点得意。

在后面的山上,有一株神木,据考已经存活了4000多年。牠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1000多年被雷电击中。居然不死,在老枝上又长出了一株新芽,又存活了将近2000年,遭遇地震。连根拔起,中间折断,侧卧土里后继续长出新芽,一直长到现在,有十人环抱那么茁壮。


有些宿命的轮回,注定从善如流。挣扎也好,不挣扎也好,破碎的还是你自己。

本文内容于 2008-4-6 13:20:56 被心海无疆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