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4/


丛林。凌乱的草木。

张云伏在地上,手中的轻机枪吐出猛烈的火舌,硬是把追过来的敌人压了下去。

他已经连续的维持战斗状态几天几夜了,早已疲惫不堪。

累得都感觉身体有一半不属于自己的了。

此刻,他竭力忘却下半身的存在,把全副体力和精神用在瞄准敌人射击上面。

张云是出色的。他是特种部队的一份子,曾经创下单枪匹马干掉敌军半个排的纪录。

他忘我的射击着。

突然,手中的枪哑了!

前面路上夺命狂奔的两个人,分开来向不同方向逃去。

赵小阳,其中的一个,脚步飞快,脑子也在飞快的转着。

他思索着……脚步不停……

目光扫向身侧的灌木丛……脚步不停……

他想找一个地方躲起来,躲在暗处注意敌人动静,如果被敌人发现了就尽力拼掉几个敌人。

他的想法是很好的……

他一直是王牌特种部队的骄傲。记得有一次,他躲在敌营旁的山林,暗杀掉不少敌人,而一整个敌营的部队都拿他无奈何。

只可惜……

赵小阳的脚步稍稍放缓了一下。他看好了一处地方,打算过去躲起来。

就在他身形微微停顿的一刹那,他突然浑身一颤……

可惜,他这一次的对手也是特种部队的!

幸存者,王牌特种部队最后的一个,是队长东方剑,这一次演习的红方指挥官。牺牲了赵小阳张云,他终于逃过了眼下敌人的追杀。

他从敌人的视野中消失了。

但他还被死亡阴影笼罩着。而且包括他自己谁都确信他逃不过死神的魔手。

这一次的偷袭已经是他红方所能组织的最后一次算得上的“进攻”了。

王牌特种部队一直有着不败的神话。

虽说曾经败过一次。仅仅一次。在很久以前。

那一次,是栽在一名超级战士上。而那一名战士算得上是“自己人”。

栽得很冤。不过对方不是“外人”,也就无损王牌特种部队在军区的不败神话。

而现在这次的军事演习,是王牌特种部队跟另一军区的一支特种部队的对抗。

演习之前通过私下打探知道了,那另一支特种部队,是组建不久相当年轻的一支部队。年轻得怎么能跟王牌特种部队的光荣战史相比?

东方剑明白这次演习是一次大挑战,但还抱着很大的胜算,就是真没想到败得如此之惨。

压抑,太压抑了。

总是被对方算计。

己方的行动敌方似乎总很清楚。

清楚得东方剑都怀疑自己部队中出了奸细了。

但当然没有奸细。这是一次军事演习。相当公平的一次较量。

东方剑晓得这是敌方对己方的打法相当明了。对手好像之前仔仔细细的研究过王牌特种部队的作战档案,对王牌特种部队的套路了解得不得了。

郁闷死了。

几天的战斗打下来,东方剑身边就只剩几名战士了,其他人都失去了联系。毫无疑问别的战士都在演习中阵亡了。

王牌特种部队这红方已死得差不多,对手蓝方居然主力尚存。

后面的战斗就是东方剑等几个人被大批敌人追杀,非常狼狈的四处逃窜。简直已成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这样下去是没有前途的,迟早都是被枪杀的命。

死就死了,不如再赌上一把。东方剑组织己方最后的一点力量,对瞎蒙的敌方指挥部方位进行了一次偷袭。

偷袭的下场,现在已很清楚。

被发现。被攻击。

最后只剩他跟张云和赵小阳。张云掩护,他跟赵小阳逃跑。

他好像是逃掉了,安全了。躲在灌木丛间,呼叫张云和赵小阳。

没有回音。张云和赵小阳看来已经死翘翘了。

偷袭失败。最后一丝希望已然破灭。东方剑实在再也想不出还有什么胜算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