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一排排火箭弹从天而降,将日军的装甲群打成一片火海。当日本人还在为这不知道从哪里打来的火箭弹雨而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十余架武装直升机突然从远方的地平线处,拔高而起。呼啸着低空掠过。两片短翼下,接连窜涌出如雨的火箭弹。

一阵阵钢铁的铿锵声,节奏性的敲打着大地。空降兵的防线后,涌出一片的黑影。数十辆的2005式主战坦克一字排开,咆哮着冲了上来,扬起的140毫米滑膛炮阵阵火光闪烁。更多的战车尾随而后,卷起一股钢铁的洪流,势不可挡的拍向敌人。

……第85师上来了……

“上,干掉这些狗崽子”萧扬怒吼着,浑身洋溢着战斗的热情“全营压上去,压上去!”

狰狞的2005式坦克如同捕食的恶兽一样,在发动机的低吼声中,冲了过来。透过车长夜视仪,萧扬可以看到那些刚刚还在对空降兵的阵地疯狂进攻的日本军队开始变得混乱起来,车身微微一震,140毫米低压滑膛炮的炮口火光一闪,一枚尾翼稳定钨芯脱壳穿甲弹呼啸而出。

一辆日军74式坦克发出阵阵的筛抖,随即在一声巨大的爆炸中,大卸成了八块。

又是一排火箭弹越过冲击的装甲部队的头顶,直接的在日军人群中炸开。飞溅的血肉中掺杂着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但这瘮人的哀嚎声很快的便消失在铿锵而来的坦克履带下。

横冲直撞的2005式坦克丝毫不理会日军的反击。蛮横的冲压着日本人凌乱的进攻锋线。没有TK-10型、甚至都没有90式,就这些薄皮饺子似的74式中型坦克甚至还不够填牙缝。飞卷这的履带将一些受伤的日本士兵蛮横的卷入车底,碾压成肉泥。

数十颗流星从天陨落,那是弹道导弹穿透大气层时燃烧着的热浪。伴随着巨大的火球不断的腾起,日军第301炮兵联队的自走火炮阵地完全成为了一片火海,弹药的殉爆声如同爆竹样的此起彼伏。加装着杀伤子母弹头的‘东风’弹道导弹带来了令人恐惧的杀伤效应。

一辆辆203毫米、155毫米自走榴弹炮被爆炸的气浪高高掀起,在呼啸而来的导弹爆炸的火光中剧烈的燃烧着。围着火炮,拼命向着中国人的防线倾泻炮弹的日军炮兵在一声声巨大的爆炸声中瞬间便被吞噬在火光之中,甚至连尸骨都没有留下来。

萧扬觉得这样一边倒的战斗很没有意思,日军的战车部队在杀气腾腾的2055式主战坦克的面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倒是那些步兵战车还时不时的射出一两枚反坦克导弹。

扬起着阵阵的烟尘,横冲直撞的中国坦克不断以精准的射击将一辆辆日本战车击毁。炮塔上的并列机枪猛烈的喷吐着火舌。用飞蝗样的子弹追逐着日本人的生命。

“上,上,给这些狗日的来一堂射击课”萧扬冲着电台狂吼着

一架架武装直升机翻飞在空中,在用反坦克导弹一一摧毁着日军战车的同时,顺手用漫天的火箭弹雨猎杀着日本人的步兵。几辆来不及倒车的89式步兵战车被呼啸射来的反坦克导弹直接的敲开了脑袋,整台车顿时如同喷发的小火山一样,火焰喷射而出。

空降45师与日军的激烈鏖战在第一时间内便由巡航在空中的‘DY-10鹰之眼’地面监视预警机发送到了第85师的指挥决策机构,当战场实时情况展开在贺平大校的面前时,他立即做出了决定。全师加快卸载登陆进度。师部直属装甲营立即直扑防御线,增援空45师。师直属陆航团给予航空支援。

“妈的,重装部队就是重装部队,赶鸭子似的追着敌人暴打,哪像我们这些轻装部队这样窝囊。”第15空降军军长-李维少将颇有些感慨的说到。

第85师区区一个装甲营就敢摁着日军一个独立旅,将其一顿胖揍。这近卫集团军的战斗力可真是不容小觑。这次对日战争,近卫集团军是喊着‘率先踏平东京城的口号’来的。有些牛气烘烘的。不过也难怪,人家有那个资本嘛。

第85机步师在卫国战争的时候和第182步兵师一起面对着联军优势兵力进攻,死战不退,硬是靠着这赫赫战功给自己从军委那里挣回来个‘荣誉师’的称号。第29集团军,这个被撤编再复建的乙等集团军也就依着第85机步师和第182步兵师的辉煌,沾了个大光,摇身成了近卫集团军。这倒是和自己的第15空降军很是相像。当初15军也就靠着45师在上甘岭拼出来的战功,才打出了招牌,最终成为全军唯一一支空降军的。

第82步兵旅和第196步兵旅的战斗力怎么样就不好说了,不过按说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最让人羡慕的是他们的那些技术装备。重装备都是最好的,看看那些追着日本人一阵暴打的2005式坦克,全军就没有几个单位装备了。54集团军的第160装甲旅还是99D呢。再看看他们的单兵装备,数字化师啊,虽然第15集团军也是试点单位,可空降兵是轻装部队,单兵装备就必须要好。

“走吧,陪我到前沿看看去!”李维少将转身对空降45师师长-颜夕源大校说到

日军第5独立旅团在85师的一通暴揍之后,退了下去。而萧扬也及时的收拢队伍,毕竟自己只是一个装甲营,人家是一个旅级战斗群。要想把敌人全吃掉,说什么也是底气不足。别搞到最后,敌人没有吃掉,自己倒是先撑着了。

无数的战斗轰炸机尖啸着从空中扎落下来,低空掠过撤退中的日军装甲部队的上空,雨点样的500-4型航空炸弹摇曳而下,轰-轰-轰-接连的爆炸声响起一个点,一辆辆日军战车被炸成燃烧着的废骸。到处都是喷涌着火光。刚刚还在拼命进攻空降兵的日军第5独立旅团慌乱不堪的掉头就跑,被炸毁的战车燃成一条火龙一样。

刚跳下坦克,萧扬便见到一个年轻的空降兵下士木然的坐在那里,怀里抱着同伴的遗体。看他那浑身血污的样子,一定是经历过一场恶战。这些英勇的空降兵冒着日军的防空火力,从空中跳下,然后占领着阵地,为包括自己在内的整个85师的顺利登陆,筑就了一道屏障。而他们却是付出了无数生命的代价。

萧扬蹲下身来,脱下了自己的防护坦克盔,伸出了右手“萧扬,萧山的萧,扬州的扬,近卫集团军-第85机步师-直属装甲营-少校营长。”

下士抬手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第15空降军-空降45师-第134团-8连-下士通讯兵-储有春。这是我们连长,上甘岭特功八连-上尉连长-赵有亮”

萧扬嗫了嗫嘴角“下士,你的连长已经牺牲了!可是英雄并没有就那样的死去,他们依旧活着,只是他们活在这里”萧扬指了指自己的胸膛。

“司徒,让营部医护排派辆野战装甲救护车来,我们的空降兵战友需要帮助!”

“不,我们空降兵从来都不需要帮助!”下士摘下牺牲了的连长的身份牌,倔强的站起身来。

正在收拢战友遗体的空降兵们纷纷的停下了手头的动作,站在那里,默默的看着。

冬夜里的寒风一阵阵的吹拂着萧扬的脸庞,萧扬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但一时间他又不知道该去怎样解释,只是僵立在那里,同样默默的看着一个个浑身裹伤的空降兵们。

气氛似乎有些陷入了尴尬。萧扬忽然的带好防护坦克盔,扯着嗓子大声的吼道“装甲营,全体都有,敬礼!”

直属装甲营的所有官兵与萧扬一起庄重的举起右手,向着空降兵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这是军人之间的语言,无需说太多,无需要任何的话语,只有一个军礼,一个军人之间相互致敬的语言。但这里面包含着太多太多了,是感激!是向英雄们的问候!是敬意!是……

在萧扬的命令下,装甲营的那些钢铁巨兽,一辆辆2005式主战坦克纷纷的扬起了修长的炮管。一向无所畏惧、从来没有服过谁的坦克兵们用这样的方式,向空降兵们至敬。

所有的空降兵们同样的立正,颤抖着还礼,这是代表着自己,代表着牺牲了的战友,代表着空降45师,代表着中国空降兵,代表着15军无数先烈们的军礼。

空降兵们再一次的证明了自己,用生命与鲜血,再次的书写了自己的辉煌,再次的捍卫着自己的荣耀,而且赢得了所有兄弟部队的敬意。

“部队伤亡不小啊,726人阵亡,1000余人受伤” 空降45师师长-颜夕源大校边走边向军长汇报着部队战损情况。

忽然,颜夕源大校发现将军停下了脚步,疑惑的他顺着将军凝视的目光望去,眼前的一幕让他觉得眼角有些湿润。

……

“军长同志,第15空降军-空降45师-第134团-8连正在清理战场,全连142人,应到142,实到31。”一名少尉沙哑着嗓子向李维将军敬礼,报告到

将军动情的从每一名衣衫褴褛、浑身带伤的战士们的面前走过,每一个战士的面前他都驻足而立,致上一个庄严的军礼。

从头至尾,将军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当将军百感交集着拍拍自己肩膀的时候,下士依稀从将军的眼角看到了晶莹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