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再说中国不是主战场,老蒋和老毛都毙了你!

没有中国拖住日本,南亚,大洋洲。。。。。更多地方早沦陷了,哪有麦克阿瑟的“蛙跳计划”。

有些人追求些新观点抑或新看法的心理可以理解,但新观点和看法必须尊重史实

很多人说中国不是主战场,是看日本在中国损失的人数,中国方面的胜利也屈指可数。

没错,日本是损失很少。在二战中,日本损失的确不大。二战中美国对中国战场的援助是不言而喻的,当时仅有美国的金钱和物资是不够的,没有中国的正面战场是不行的。比如说二战中,在德国绕过马奇诺防线后,法国也就垮了。当时的法国军事是不如德国,但也不是十分悬殊,法国也有英国的援助(尽管有些晚)。其中有个很重要的因素—士气。在一战中法国损失了整整一代的人,在也没人敢谈军事了。因此在德国的“闪电”下,法国军队再也没能上演"凡尔登奇迹"了。

因此我想不说我们中国战场中国军队场面有多难看,但还是坚持下来了。是的,是伴着屈辱和泪水
。损失在经济方面就不说了,单是南京大屠杀就是我们每个中国人当刻骨的。

针对有人说中国军队歼灭日军数量不多,我想说:

很多的东西是不能用数量来估量它的作用的

用数量来考究历史是典型的计量史学方法。

计量史学一个显著作用是促使历史研究走向精密化。西方传统史学的缺陷之一,就是用一种模糊的语言解释历史,历史学家往往随意抽出一些史料来证明自己的结论,这样得出的结论往往是片面的,计量史学则在一定程度上纠正了这种偏差。另外,计量史学也使许多传统的看法得到检验和修正。最近几十年,计量方法的应用已使大部分美国史得到了重新解释。过去一般认为内战前美国南方的居民主要分为黑人奴隶、白种穷人和种植园主三个阶层。通过计量分析,人们发现这不符合实际情况,当时除上述三个阶层外,还存在着大量的既不是穷人、又不是种植园主的白人平民。计量研究还使历史学家发现了许多传统定性研究难以发现的东西。过去史学界对18世纪北美的经济状况和阶级状况一直不太清楚,后来一些学者用计量方法分析了17世纪末到18世纪末北美地区的税收情况,结果比较清楚地描绘出了这一时期北美的欧洲移民中社会不平等加剧的趋势。计量史学还进一步加深了对历史的认识。关于农民起义问题,过去人们往往只注重农民起义的口号和一些有关的史料,而计量史学家则全面研究农民起义的规模和频率、农民起义者的类型和职业以及谷物收成、气候变化等等,避免了把农民战争的原因简单化和公式化。计量史学还开辟了新的研究领域。由于采用了计量分析,历史学家更多地把目光转向了下层人民群众,转向了物质生活和生产领域,转向了家庭史、妇女史、社区史、人口史、城市史等专门史。另外,历史资料的来源也更加广泛,像遗嘱、死亡证明、法院审判记录、选票、民意测验等等,都成为计量分析的对象。计算机在贮存和处理资料方面拥有极大优势,提高了历史研究的效率,这也是计量史学在西方迅速普及的原因之一。

但计量史学的应用目前仍存在种种问题。首先,计量史学具有一定的适用范围,它只涉及历史现象中量的方面,只是从数量关系上帮助揭示事物的性质,并不能代替全部历史研究。对人的心理和思想研究,计量史学往往是无能为力的,因为精神的东西很难用数量关系来精确地加以概括、70年代后,在美国出现了一批计量史学家,专门研究美国的黑人奴隶制,在黑人家庭结构、饮食、卫生和健康状况等问题的研究上取得了重要成果,曾被认为是美国历史研究的重大突破之一。但他们的著作对黑人以及白人奴隶主的文化和心理状况却没有涉及,因为这方面的资料根本就无法进行计量分析,因此,在对黑人奴隶制的总体认识上,他们往往是片面的,甚至得出了荒谬的结论。另外,计量化的方法在解答“什么“和“如何”的问题上是成功的,但在“为什么”的问题上往往不那么得心应手,所以有人提出,计量史学的作用被过分夸大,它的成果还没有二十、三十年前所估计得那么大。其次,计量方法不能单独应用,必须同其他的历史研究方法相结合。如果单纯依靠计量方法,就会把丰富和生动的历史变成一堆枯燥无味的公式,妨碍历史学家表现才华,降低历史著作的可读性。已经有许多历史学家开始指责计量史学把历史学家变成了简单的计算机操作工人,破坏了历史学的社会效益。所以,70年代中期以后,在西方出现了所谓“叙事史复兴”,这本身就是对计量史学的一种反动。第三,计量史学不可能完全排除历史学家的主观因素,以不同理论作指导的历史学家会从不同角度选取自己所需要的史料。1974年,美国波士顿一家出版社出版了《苦难的时代:美国黑人奴隶制经济卜书。全书列出了大量统计图表和计算公式,并对史料进行了复杂的量化处理,但最后却得出结论说,1860年美国南方奴隶制农业经济效益比北方资本主义雇工农场高35%,奴隶可以获得其劳动收入的 90%,他们享受的物质待遇和生活条件也比北方工人优越,而南方的奴隶主都是具有高尚道德和充满人性的人。这一结论是严重违背事实的,究其原因,就是作者在史料选择上做了手脚。第四,计量史学还存在大量尚未解决的理论和技术问题,比较突出的技术问题是研究成果的不可检验性。计量史学家往往用功率很大的大型电子计算机对收集起来的大批数据资料进行处理,涉及非常高深的数学原理和公式运用,在每个环节上都可能出现数据是否充分和可靠、重要的证据是否被遗漏、程序的编制是否正确等问题,从事这项研究的历史学家是否都受过足够的数学训练也很值得怀疑,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错误,而这些错误又是无法发现的,因为他们使用的论据并不反映在出版物的脚注上而是贮存在计算机的磁盘上,一般历史学家也根本没有兴趣对这样高深的历史著作进行检验。因此,计量史学在历史研究中究竟应当占有什么样的地位,计量方法和传统叙事方法如何有机结合起来,这些都还需要进一步探讨。具体见庞卓恒 李学智 吴英 著《史学概论》P287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些看法。

本文内容于 2008-4-6 11:00:58 被中华铁血情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