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记忆最深的几次挨打

石头暖冰人 收藏 7 5551
导读:[B]记忆最深的几次挨打[/B]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军人都喜欢用皮带或绳状的东西,小时候傍晚玩的太晚而没及时回家吃饭,邻居总告诉我说你老爸用皮带来接你回家吃饭。 小时候狠挨过老爸的几次胖揍,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有一次是玩衣柜下面抽屉里的子弹,那次是我为了做一把链子枪,有一个小朋友在链子枪上装个子弹壳,把从爆竹上弄下来的火药粉放进弹壳里,再塞紧东西,那样打起来特响,很有震撼力。他那子弹壳很小,应该是手枪的弹壳,我也想在自己的链子枪上装备点新玩意儿,于是我就翻我爸的抽屉,找更长的弹壳,我知道衣柜下面的抽屉有子

记忆最深的几次挨打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军人都喜欢用皮带或绳状的东西,小时候傍晚玩的太晚而没及时回家吃饭,邻居总告诉我说你老爸用皮带来接你回家吃饭。

小时候狠挨过老爸的几次胖揍,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有一次是玩衣柜下面抽屉里的子弹,那次是我为了做一把链子枪,有一个小朋友在链子枪上装个子弹壳,把从爆竹上弄下来的火药粉放进弹壳里,再塞紧东西,那样打起来特响,很有震撼力。他那子弹壳很小,应该是手枪的弹壳,我也想在自己的链子枪上装备点新玩意儿,于是我就翻我爸的抽屉,找更长的弹壳,我知道衣柜下面的抽屉有子弹,选那最长的拿了几颗,除了我自己用还要分给玩伴,拿出来之后就在门槛大石头上砸,想把弹头砸出来,正巧老爸回来看到了,拎着我耳朵就进他房间了,后面就不用说了,皮带伺候。没挨过皮带的人不知道,那种火辣辣的疼都钻到肉里去了。皮带伺候过的屁股没有几天的时间就别想碰椅子。

老爸打我的时候有个特别的规矩,就是光挨打不能哭,只能认错不能反驳。两者缺一不可,违反其中任何一条那就是罪上加罪。

记得是三年级的时候,弟弟剃个光头,大年纪的同学就欺负他,老摸他光头,我弟不让摸就要挨打,没过几天别人告诉我说有人欺负我弟弟了,放学的时候我找到打我弟弟的那个人,两人就打起来了,那人比我大,扭打的时候我弟弟也来帮忙,那人认输了,我和弟弟让他起身走人。那小子倒好,没走几步捡起个小石头朝我仍过来,没砸着,而我反仍过去的刚好砸他脑袋上,流血了。怕人家告状迟迟不敢回家,等我回家的时候,老爸早就把皮带摆好等着我。我弟弟一看情形不妙抱着我爸的腿哭闹着直认错,而我老老实实地趴在椅子上,老爸抽我的时候,弟弟跪在地板上哭喊:“哥,快招吧,招了爸就不打你”。每次犯错弟弟都会没事,挨打的总是我。那个委屈劲儿啊就甭提有多窝心。

以前我们那穷,一个村里只有两台14寸的黑白电视,还是用电瓶供电的。每逢到了夏天,父亲总会把电视搬到大门口给邻居们看,我记得那次是放那个《天龙八部》,晚上很多人都来我家门口看电视,小时候我和弟弟是不被允许看电视的,平常我和弟弟想看电视的时候,都是把自己的房门开个缝,然后把自己衣柜打开,我那衣柜上有两面镜子,开一面保持一定的角度,我和弟弟躺在床上就能看,但声音跟镜子上的电视总感觉不同步。这种时候老爸总是脱掉衬衫,上身只穿件白色的背心,那腰里的黑家伙就袒露在我眼前。我抱着老爸的时候十有八九都是冲着老爸那腰里的家伙,想摸摸都不让。一年之中我最喜欢夏天,因为夏天不仅可以游泳,更重要的是可以和老爸腰里的家伙近距离地接触。

小时候对枪特别喜爱,木头削的就有三支,我弟弟一支,我两支。父亲的枪从来不让我们触摸,只有父亲脱外套的时候可以看到枪套上的三五颗子弹和那黑黑的六四。有一年正月初一,父亲的几个同事来我家吃饭,他们腰上都有枪,酒过三巡,都醉的差不多了,能回去的都回去了。有一个醉的太厉害,晚上就在我床上跟我睡,弟弟就到爸的房间去睡。等爸妈都睡着了后,我把油灯弄的贼亮,端着灯近距离地看着老爸同事身上的那把枪,比我爸腰里的家伙个大。我看看又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老爸同事睡的死沉死沉,屋里静悄悄的一点没声音,我那个贼心就甭提跳的多快。

看着摸着始终不过瘾,总想握着,把食指放在扳机上,那才有感觉呢,于是我轻轻地把枪套打开,小手一伸就把那枪给掏出来了,很沉,差点没掉地上。手里拿着枪心里偷偷地乐开花了。抚摸着那沉甸甸的家伙,把它贴在脸上感受那冰凉凉的感觉,那个乐啊。我把枪插进自己的裤腰里,那时候都穿松紧裤,没皮带。枪一松手就从裤管里掉下来,太沉裤腰根本别不住。我拿着枪学着小兵张噶的动作,心里喊道:“站住,不许动!”。

那天晚上玩的太晚太累,最后实在太困了枕着枪就睡着了。第二天老爸早早醒来,老爸同事也醒了,洗脸的时候发现枪不见了,慌得脸都煞白,跟我爸说话都结巴了,两人到处找,找到床上的时候发现我一边脸上有个大大的枪印,最后在我枕头边找到了,当时我的手还是握着枪把。老爸一下把我拎起来老高就要打我,还好被同事拦住了。同事吃过早饭回去了,老爸开始执行家法,把我抽的皮开肉绽不算,抽完之后又让我跪香,那天老爸特意找了个老长的蚊香点燃后插在酒瓶里,现在的蚊香都是卷的,以前我们那用的是一根老长的蚊香。后来老妈在我膝盖下放了双鞋,我也趁老爸不注意的时候吹香。那次把我跪的简直就是天昏地暗,苦不堪言。

到现在老爸的同事去我家玩,谈起那次事件还说我调皮,还好他们的枪里一般不装子弹,但那次之后再去我家就从来没敢再带枪。

本文内容于 2008-4-7 8:34:42 被石头暖冰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