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枪无缘

我是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的,老头子16岁当兵,60岁退出现役转地方,足足在部队干了40多年。我懂事的时候起父亲就已经在军区机关工作了,除了80年代初社会治安很差,经常有抢军帽之类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才看见我家老头子带枪回家,这也是我第一次摸到真枪。不过后来由于一个抢军帽的被打死了,带枪回家的做法立即被纠正。后来我就一直连摸枪的机会都没有了。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听说大学的军训可以打枪,没想到我们学校的校长以学生的任务是学习为由,一直抵制军训,所以我上大学的时候连军训都没接受过。

毕业工作后,一次和朋友到黑龙江玩,去狩猎场打猎,是我第一次开枪。用的是双筒猎枪,打散弹。就是这样,往往打一只山鸡都是好几枪招呼过去,还没干掉。回到沈阳家里后,我哥们添油加醋的和我家老头子说我的枪法太臭。等朋友走后,老爷子说,枪打的那么臭,说出去丢他的人,所以找了个机会带我和妹妹去靶场练练。找了个小战士搅了一通后,我就打了一个弹夹,结果是上靶的寥寥无几。同行的老头子的一个战友说我老爹,你年轻的时候枪法也不错,怎么你儿子枪法这么臭。就是没摸过枪的也不至于这样啊。后来老爷子去打靶只带我妹妹,我也就和枪彻底断绝了缘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