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枪》(枪的故事征文)

(向明第一天到派出所报到就得到了一个退伍以来第一个任务——收缴非法枪支。

更准确点儿说是卧龙乡深山里一个小村子的一把老猎枪收回来。

所长说如果能把那把枪收上来,就自己掏钱请全所的同志吃饭。

指导员说要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不过一点要求,坚决不能动硬的,什么情况下也不能。)


向明骑上自行车从所里出发,一路上哼哼着军歌儿,脚下生风。

向明觉得好笑又纳闷,不就收缴一把老猎枪吗?有啥难的!按里说所里的老同志早就应该把那把枪收缴上来了。咋还轮到我一个刚退役到公安局工作的新手去呢?去也行!在部队向明是优秀射手,可是这次偏偏这次所里连枪都没有让自己带。真是搞不明白所长和指导员到底搞什么名堂。

到了赵家屯,一个隐藏在深山里的自然村子的时候,已经是接近晌午的时间了。向明的额头也微微的见了汗珠儿,几十里山路折腾下来,颠簸的自己屁股生疼。

进了村口,几个孩子在小场院上跑着玩儿,看见穿着警装的向明和他的大二八自行车以后,一轰而散,撒开小脚丫向村子里跑去。

“跑什么啊?”向明觉得自己仿佛穿着不是笔挺的警服,而是鬼子军装。要不孩子为什么看见自己要跑呢?

也许是农村孩子认生,向明自己下了定义。

按老规矩,先找到村里的治保主任老刘,然后联系去收缴枪支的事情。

老刘正端着大海碗埋头对付碗里的打卤面条儿,看见一个警察推着自行车进了院子,连忙放下大海碗以后跑过来,一边跟向明打招呼,一面用袖子擦着嘴边儿的面条儿。

向明想笑,又憋了回去,然后说明自己这次来的意思。

“哎呀!你们还惦记那事儿呢啊?”老刘打了一个隔:“好几次了!村里就这一把枪,乡派出所都因为那把破枪来好几次了。也没收回去。对了!同志先吃碗面吧!”

“您先带我去看看吧!”向明看看天色。

“行行!等你去了再拿不回来就趁天没黑回去!”老刘匆匆披上一件衣服,带着向明去看枪。

“您能介绍一下枪支的所有者的情况么?”向明边走边询问老刘,万一持枪者是一个混混或者痞子自己是否真的要动粗来缴枪。

“张所长没跟你说?”老刘的外衣袖子在春风吹拂下上下飘舞。“是一个80岁老头的!哦!我们村子里都叫赵老爷子。老坐地户。”

“原来是老年人!那老头是不是家里好几个儿子啊?”向明越来越觉得自己的任务有些莫名其妙,一个老头手里的枪还不好收缴?难道老爷子家里人口众多?有家族势力?

“啥!以前有过两个儿子!都没有了!”

怪了!向明一边走一边纳闷到底这是为什么三翻五次的收不上来的猎枪到底咋回事儿。


“到了!”老刘指着村子里最东边靠着山脚的一间小屋对向明说:“那边就是了!”

“走!去看看!”

老刘带着向明走近了小屋,靠近门口的时候,老刘扶着门板冲里面喊了几声赵老爷子以后,没有人回答。

“没在家?”向明问老刘:“直接进去搜枪吧!平时他把枪藏哪?”

“随身带着!”老刘推门就进

向明低头进屋,屋子里光线不好,一张破床和一张破太师椅。

到是墙上密密麻麻的贴慢了黄色的奖状,不过因为年代的原因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纸张也变成了淡淡的暗黄色。

“民兵射击能手”

“优秀民兵排长”

向明仔细辨别着奖状上的称号,然后回过身来问老刘,这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啊!这样的人就能私自藏着枪支不上缴?

“我说啥也没用!你自己去跟老头说吧!”老刘拉上向明出屋开始上山。

两个人在森林里的小路走了半个多小时,穿着皮鞋的向明累的仿佛回到了新兵连刚开始跑五公里的感觉,最后老刘拉着他居然下了山路,直接进了树林。

在树林里穿行了一段儿路以后,十几个坟头出现在向明面前

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穿着灰棉袄的老人。

一把破旧的老式猎枪背在老人的后背上。

老人在坟头前烧纸。

老刘摆摆手,这就是枪的主人。

察觉到身后来了人,老头颤巍巍的转过身子,看了一眼老刘,又打量了向明一番。

“老人家你好!我是乡派出所的!我这次来赵家屯是……”向明打算先礼后兵,先介绍一下自己再说明来意。

“是来收枪的吧!”老人略带混沌的声音传了过来……

又一叠纸钱扔进燃烧的火堆里,冒出一股黑烟……

“是!这是……我的任务!”向明被人点破来意有些语塞。“希望您能配合!”

老头没有说什么,继续烧着纸,直到烧完最后一叠,然后慢慢的转过来,“这是第几个来收枪的来着。”

“第十……二个了!”老刘小声的回答,然后又撇了一眼向明。

“十二个都没有收回去这把枪,谁能拿走?”老人干咳着,然后一顺枪带把枪端在手里。

“老人家!您听我说!这缴枪也是为了维护社会治安,这万一是落在坏人手里,是会威胁乡亲们的安全的。”向明把一路上琢磨的话都说出来。

“叫我缴枪!叫我缴枪!”老人颤巍巍的端着猎枪,枪口对着老刘和向明。

老刘忙不迭的躲在向明身后,向明也不晓得旧成那个样子的猎枪是否能打响都是个问题。也没有躲。

“我就这么一个念想了,死了能带上它!你们还要收走!”老人手里的枪口依然微微的抖动着。

“这是法律规定的!私人不用拥有枪支。”向明硬着头皮说。

“轰!”

向明的话还没有说完,老人的枪口猛的抬起来,扣动了扳机,枪管里的火药混合在铁沙打向天空,树林里的一群不知名的鸟儿扑棱着飞出去……

树林里冲出来五个穿着作训服的人,手里清一色的八一杠。向明看得出,他们是所长曾经提到过的森林武警。

“好!你们三番五次的来要!我给你们!”老人端着还在冒烟的猎枪,猛然抡起来砸向一块山石。“我给你们!我给!!”

咔嚓一声,猎枪摔成了两节。

武警里一个班长跑过来,扶起微微发抖的老人。

老刘把损坏的猎枪送到向明面前。

“我一辈子没交过枪!一辈子没有!小鬼子也别想缴我的枪,”老人推开武警的搀扶,颤巍巍的走向了下山的路……

武警班长走过来,向明端着猎枪看着老人颤巍巍的身影,又看了看武警班长。

“老人是打过鬼子的民兵英雄!这里埋着他牺牲的兄弟。这枪跟了老爷子一辈子了。”班长和向明互相敬礼以后带上自己的人离开了,这里离他们的驻地并不远。

向明端着猎枪看着坟头前边的石碑。

“赵家屯游击队烈士陵园”

字迹歪歪扭扭,看来出自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之手。

“老人是唯一一个可以在树林里上坟烧纸的人!”老刘靠了过来指着消失的武警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就他们这些兵让的!还有专人看着。”

向明端着两节的猎枪,不知道该说写什么。


第二天,所长和指导员目瞪口呆的看着向明把两节猎枪拿出来的时候,向明突然非常想说这把破枪毁了一个老英雄的最后愿望。可是他张了张口没有说出来。

第三天,随着最后一天收缴期限的到来,全乡搜集的枪支和管制刀具集中在一家小型炼钢厂进行销毁,向明在一堆等待销毁的刀枪里并没有发现那只猎枪。

随后召开的总结会上,治保主任老刘拉住向明说赵老爷子昨晚去世了,老爷子死的时候眼都没闭上,明天出殡,村里给出的钱。

第四天,向明和所里的全体同志出现在赵家屯的大山里,一同参加的还有那个班的森林武警,全村的男女老少。在挨着老坟新挖出来的一块目的里,静静的安放着老人的骨灰盒。

老刘把一个崭新的黄铜嘴儿烟袋和一个烟叶荷包放在骨灰盒旁边,这是村里的女人们一人一针缝出来的。

武警班长把一套全新的迷彩服放进坟里,说老人一辈子抓过枪打过鬼子,扛过锄头种过地,就是没有穿上过军装。临走了送老人一套。

所长慢慢的把那两节猎枪拿出来,抚摩了枪托上的划痕,然后轻轻的放在骨灰盒旁边。

一个新的坟头出现在旧坟旁边……

老刘说赵老爷子终于去和弟兄们团圆了,上一次兄弟们在一起还是打小鬼子的时候,十几个人用猎枪和鬼子顶了一个多时辰,掩护全村人进山。最后就剩下赵老爷子一个人。这里每一个坟都是一具尸骨一管猎枪。

武警战士和向明以及他们所里的同志,同时向天鸣枪,送老人最后一程。


在回所里的路上,向明第一次哭了,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去收那支枪,这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一件错事儿……



本文内容于 2008-4-6 9:29:56 被iji500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