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三卷 铁血军魂 039 与阮氏十二雄的较量(一)

zhurui1963 收藏 2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从一开始,阮氏十二雄就没打算手软。 秦明扬把阮氏十二雄在越南的战斗故事,挑了十二个出来,让刘援朝他们挑选。 大家听从了蒋文明的建议,先选了一个最简单的故事。 唐红军提出了一个更实际的建议,各组兄弟,先与自己的师傅排练几回,熟练了才开始真正演习。 接着连长刘成就接过了指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从一开始,阮氏十二雄就没打算手软。

秦明扬把阮氏十二雄在越南的战斗故事,挑了十二个出来,让刘援朝他们挑选。

大家听从了蒋文明的建议,先选了一个最简单的故事。

唐红军提出了一个更实际的建议,各组兄弟,先与自己的师傅排练几回,熟练了才开始真正演习。

接着连长刘成就接过了指挥棒。

演习是在一个黄昏开始的。

故事的情节很简单,场境就是当年老虎他们在胡志明小道的第一仗的场景。

一切和那天完全一样:红得象血的夕阳,水流湍急的南方小河,飘荡在河上的小桥,高低起伏的木楼群,高大茂密的树林。

只是战士们的心里紧张而兴奋,没有关于战争生死的概念。

比如,孔未名一直严肃着脸,试图象一个真正面临战斗军人一样。

但是,当胡文亮因为要故意做出战斗姿态,走出了同边脚步,黄拥军踢了他两脚,他也变不过来时。

孔未名也禁不住莞尔。

霎时间战士们的情绪也活跃起来。

连长刘成短促而轻声地命令:“全体隐蔽,准备攻击!”

大家才慌忙各自找自己的位置。

这时,胡抗美又出了个洋相。

他因为光顾得招呼有些慌乱的战士,结果,自己一下子跌入了一个树窝子里,摔了个四仰八叉。

战士们更加快乐了。

指导员顿时火了,大声地咒骂起来:“这是打仗,碰上敌人,一枪要了你的命是小事。如果我们后面是老百姓,那他们就要全部被敌人欺负!你死了,也是犯罪!”

连长刘成轻斥道:“动作再不符合战术规范的,滚出队伍去!”

众人这才尾巴夹了起来。

一切照程序进行着。

首先是朱育亮带了董方睿(都是水蛇的徒弟)向桥上冲去,冲上桥后,叫喊着,朝河里扑去。

陈家林很是兴奋,早已带着他的射手们(都是神枪手的徒弟)进入了射击位置。

眼前的一切都被夕阳撩拨得非常美丽。陈家林的心里也异常的开心。

他相信自己的实力,在住院的时候进行的瞄准训练,现在已经全部用上了,跟着神枪手后的几次实弹射击,他都是优秀。

气得神枪手给他专门设计了几套训练计划,他虽然失败过,但是最终的结局,他都成功了。

这会儿,他的眼睛一这眨不眨地钉在木楼群上。

枪口和他的眼睛配合在一起,缓缓地移动着。

他渴望阮氏十二雄出来,能打中阮氏十二雄,那是他盼望了很久很久的事情。想起来,就让他激动得想撒尿。

一切还是那么安静,甚至连风也没有一点。

朱育亮他们的喊声仿佛也被这难耐的寂静吞噬了。

连长终于发出了一声呐喊。

战士们成一路纵队,向小桥扑去。

按照故事,这时候,阮氏十二雄他们扮演的美军就该出来了。

陈家林轻斥一声,枪手(可能一时还不能称为神枪手)们,顿时都扣上了枪机。

“啪!”

竟然有人紧张得开了枪。

仿佛是一个信号,立刻很多人都扣动了枪机。

“狗日的!”老兵孙建国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声。

因为根本没有看见阮氏十二雄的身影。

陈家林的神经一走神。

就看见对面的树丛中一只枪口冒出了烟。

立刻演习裁判的声音响起来:“025号士兵,被狙击身亡。”

陈家林刚要还击,另一个树丛又一道烟冒出。

裁判的声音又响起:“098号士兵,被狙击身亡。”

孙建国几乎是在咆哮了:“愣你妈的什么神,你们成了敌人的靶子了!杂种!”

正傻傻地看着的枪手们,这才赶忙把头低下去。

裁判的声音又响起来:“087号士兵,被狙击身亡!”

陈家林忍不住就要开枪了,赶紧一下子转移自己的射击位置。

这才发现,那些开了枪的士兵,还趴在那里,似乎准备找个洞钻进去似的。

陈家林气坏了,大吼起来:“转移狙击位置!杂种!”

对岸又安静了下来。

只有夕阳象水一样在流动。

仿佛开始那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

孙建国叹口气:“动如脱兔,静如处子。小子们,看清楚了。你们在慌乱,就全部去见阎王。”

连长和唐红军他们,象一道芒影,在桥上飞奔。

看来,大家真的行动起来。这么几个月来的越野训练,都没有白练。

陈家林想起了神枪手的话:一个神枪手最重要的不是射击准确,那样能算一个枪手。最重要的人等待敌人出现的耐心,没耐心的。就一有一条路:死!

陈家林吞袄一口气,枪口和眼睛再度扫描。

朱育亮和董方睿却没有动静了。仿佛他们被河水吞没了。

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在陈家林的脑壳里一闪。

裁判的声音已经再度响起:“010、125号士兵,一人被在水中击毙,一人被俘。”

也几乎在同时,对面的草丛中突然冒出了个头。

立刻两支枪响了。

老兵的骂声时几乎同时响起:“假的!傻瓜!”

陈家林一震,他终于清了,那是一个移动的靶子。

裁判的声音无情的响起来:“056、032号士兵,被狙击枪集中,阵亡!”

陈家林无奈地站起来。

死死地看着对岸,他无话可说。

冲在最前面的黄拥军距对岸只有一百米了。他的嘴里发出了大声的呼喊。

可是,一阵机枪声从对岸响起。

裁判的声音再度无情地响起:“008号阵亡,055号阵亡,056号阵亡...”

“轰、轰、轰...”迫击炮声响起。

裁判员的声音越来越让人难受。

一串串的阵亡名单。

让侥幸还活着的人,全都疯狂起来了。

胡抗美越过了众人,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呼喊:“报仇啊!冲啊!”

象一头疯狂的野牛一样,朝前闯去。

裁判员的声音更快地响起来。

那当然是更多的阵亡名单。

后面的枪手们却还是有发现狙击目标,因为那机枪在掩体里,机关枪老狐狸根本不露面,这么远的距离,根本找不到射击孔。

连长急切间,一按伸直身子不知所措的战士。

裁判的声音又响了起来:“001号士兵阵亡!”

连长两眼一闭。

唐红军发出了一声怒吼:“孔未名带人退回去,大家用绳子牵着,三人一组,从河里过去。我带一半人在上牵制。”

孔未名只看了唐红军一眼,立刻大声地命令着,把战士们带了回去。

这里唐红军带着战士,扑在桥上,与机枪抗衡着。

后面,孔未名把战士们三个一组,组织起来,从宽大的河面,向对岸扑去。

然而,敌人的阻击手,开始射击了。

孙建国他们还是没找到敌人狙击手的位置。

因为狙击手的位置,几乎从来没有固定。

河里不断有战士被宣布阵亡。

但是,战士们已经愤怒了,不顾一切地向前。

终于有战士登岸了。

一刹那间,所有的枪声一下子平息了。

唐红军他们也乘此机会,勇敢地扑了过去。

一共过去的有一百来人。

唐红军和孔未名把人组织拢来。

突然,更大的打击来临了。

敌人的迫击炮吼了起来。

裁判员的声音又讨厌地响起来。

那当然又是阵亡名单。

十只冲锋枪也从四面八方响起。

裁判员宣布:“进攻方主力损失殆尽!建议攻方停止攻击。则,守方零伤亡获胜!”

“不!”

还没有被宣布阵亡的士兵,突然向木楼冲去。

裁判员的声音再度响起来:“进攻动作变形...”

唐红军、孔未名相继阵亡。

最后只有一个人。

费大志,一丝不苟地完成着他的规范动作,攻到了木楼。

当裁判员宣布了他阵亡的一瞬间。

他嚎叫着,扑向了眼前的人。

他的师傅迫击炮。

那神情,那气势,就象一条要吃人的野猪。

秦明扬他们都扑过来,把他抱住。

可是,他还在野蛮地咆哮挣扎,企图攻击。

迫击炮狠狠地扇了他两耳光,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地吼叫着:“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些都是你的师傅。”

他才静止了下来,呆呆地看着阮氏十二雄,大滴的眼泪,一点点地从他的眼里掉下来:“我的战友都牺牲了啊!”

众人想笑,却笑不出来。

秦明扬一把抱住他:“好战友!”


新兵们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营地。

失败压在他们的心口上,让他们连晚饭都不想吃。

把秦明扬也弄笑了,大笑着来到宿舍,大声地吼着:“原来你们是一群输不起的男人。”

这话,大家都不爱听。

但是没有人反驳。

秦明扬可不管他们的感受,继续着他的话语:“只听说过男子汉在哪里跌倒,在哪里爬起来。你们原来不敢在来了。你们原来是一群狗屁!”

终于有人答应他了,站起来的是陈家林,他盯住秦明扬:“我是一个人,不是狗屁!”

秦明扬不盯他,盯住蒲飞颜:“那你就是狗屁!”

蒲飞颜站了起来:“首长,你打败了我多少次了,我不记得。你明天要和我挑战,我也不会自己倒下,要战斗到最后一口气!”

秦明扬冷笑一声:“靠你那猪脑子?傻力气?”他那灼亮的眼神一转:“你们是狗屁?呵呵,一看你们那孬种的样子,就知道了。”

战士们纷纷地站了起来。

秦明扬脸一唬:“失败了耍什么娇气?军营不相信眼泪,军营不害怕失败!是男人的先吃饭,把失去的能量补起!”他一下子指住跟在他后面的连长和指导员:“给我好好总结为什么失败。我只问一样,你们的把学的东西都用上了吗?那迫击炮是烧火棍?为什么第一次攻击失败了不运用?”他大吼倒:“吃饱了,就总结,有什么想法,找我!”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边走还边在骂:“象个女人似的,不吃饭,吓人似的。”

气得连长刘成脸都青了:“吃饭!谁吃不到三碗,就不准他参加总结。下次演习也不要他去。首长问为什么?老子就说他,现在还在耍娇气,当逃兵!”

指导员早钻了进去,轻声地道:“班长带头,跑到前面的算成绩优秀。”

这下子,战士们都抢先往前跑。

第二天,蒋成绩出的黑板报上写着:“吃饭优胜者名单。”

孙悟空跑到第一。

于是,大家都不叫他孙悟空了,叫他“饭蒸子”。

孙悟空当然不愿意。这饭蒸子是四川人办席用的一种蒸饭工具。四川人用“饭蒸子”叫人,是说这人吃饭厉害。吃饭厉害在中国江湖上是骂人的。有句话叫:“酒醉聪明人,饭胀脓苞谷!”吃得饭的就是傻子!

于是,有人喊,孙悟空就与人瞪眼。

可是,全连的人都喊。

孙悟空又有什么办法呢?

也就是他这一名誉的牺牲,战士们的神经得到了调剂。

很快,大家总结出了失败的原因:一,由于没参加过战斗,临阵紧张,战术动作变形。战士们纷纷表态,下次就是死了,那战术动作是一定要不变的。二,在战斗中,没有很好地保持分散的战斗小组队形,过河后,队伍密集,最终失败。三,没有战术意识,当明知道敌人在河岸有阻击阵地,没有很好地运用迫击炮等武器,对敌人实施打击,只凭蛮力攻击。四,缺少变通,战争是变化的,敌人改变了战术。我们还是按照故事,死搬硬套。这是愚蠢的。

战士们一直商定,同样的战场,他们还要求与阮氏十二雄较量,不获胜利绝不罢休。

接到连队的总结,秦明扬又来到了宿舍,同样是大声地嚷嚷着:“我收回我前面的话,你们不是狗屁。你们是玩铁。我要把你们好好地锻打!狠狠地打。直到打成渣!”

唐红军笑了起来:“首长是不是铁渣?”

秦明扬盯住他:“人民解放军是钢铁,我是钢铁!”

唐红军呵呵笑起来,回头望着战友们。

战友们都站了起来,七嘴八舌地道:“我们是人民解放军!”“我们是钢铁!”

秦明扬点住他们:“好,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战场上见!”

“战场上见!”新兵老兵都叫了起来。

秦明扬噔噔噔噔地走出来。

咬卵匠看住他:“老虎,头儿,你好象拣到东西了。”

秦明扬知道他狗嘴吐不出象牙,一瞪眼:“去,去,去!”

咬卵匠岂是饶人的:“我看老虎是拣到骨头了,这么雄赳赳气昂昂的。”

秦明扬骂声:“你才是条疯狗,到处乱吠!”

骂完就往阮氏十二雄的宿舍跑,要说骂人,谁都不是咬卵匠的对手。

于是,这天夜里,新兵连的新兵和老兵们,阮氏十二雄,都开始了秘密地讨论。

第二场较量的锣鼓又敲响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