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六部 共和国的诞生 第九十九章 国体(3)

龙居士 收藏 4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size][/URL] 洪秀全惊魂未定,腿脚有些发软,被我搀起之后,急促的呼吸好一会,才定下神来说:“佛爷您最近是否有什么烦心的事?” “哦?先生如何知道?”我微笑着看着他。 “而这烦心的事,当集中在这开国的方面。我观佛爷之字,大气中透有隐忧,故此妄加猜测,请佛爷恕罪。” “哈哈”我大笑两声,“知我者先生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洪秀全惊魂未定,腿脚有些发软,被我搀起之后,急促的呼吸好一会,才定下神来说:“佛爷您最近是否有什么烦心的事?”

“哦?先生如何知道?”我微笑着看着他。

“而这烦心的事,当集中在这开国的方面。我观佛爷之字,大气中透有隐忧,故此妄加猜测,请佛爷恕罪。”

“哈哈”我大笑两声,“知我者先生也!”

“以先生之才,国家当重用之。只是现在的新中国政治制度与以往的绝然不同,还需多多了解。不知先生愿从军呢,还是从政?”

洪秀全听我一说,大喜过望,施了一礼,道:“小人不才,愿在新政府谋个差事。”

“哦,这么说你愿意从政啰?那你先去政校学习半年吧,学成之日,依考试成绩再给你安排职务。”

“谢,佛爷。”洪秀全听完,又想跪谢,我拉着他,使他跪不下去。“不必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的才学。哈哈……”

小船上的我,不断的发出爽朗的大笑,惹得江上的众纷纷侧目。

船到江心,想到心中的疑惑已解,再去找叶铭琛好像没什么意义。又见桔子洲头上的桔树,一片一片的挂满了枝头,压得桔枝低低的。现在正是桔子成熟的季节,何不趁此好时光开个品桔会呢?吩咐船夫将船开到桔子洲头,又叫一名警卫去通知叶铭琛以及在长沙省政府的几名高官,来此赴会。另外,那位共产主义之父马克思应该也在长沙吧,通通邀来。到时候我趁着品桔会将心中构想的国体说出,在宽松的环境下,大家左一言又一语的应该可以初步定下国体。

登岸后,剩下的那名警卫忙着去张罗品桔会了。我则带着洪秀全在桔子洲,边走边聊,欣赏着桔子洲的美景。

后世国人对桔子洲的评价非常高。桔子洲,湘江中名洲之一,西临岳麓,东濒城邑,四面环水,纵贯江心,如曳带,绵延十里。介于山林城市间,既瞻华夏灯火之繁,又具山村水乡之趣。春来,晴光潋滟,沙鸥点点;秋至,橙黄桔红,清香一片。桔洲盛产美桔,入秋“树树笼烟疑带水,山山照日似悬金”。

1842年,由于经济得以宽裕,由省政府拨款,参照后世桔洲公园规划,在此建了座公园。呵呵,桔洲公园是新中国第一坐公园,同时也是目前中国唯一的一座公园。此园占地5.7公顷,面江建有桔洲长亭,园中亭台廊榭,美桔满园,碧竹环拥,绿草如茵,玫瑰花香。还有北洲辟有游泳场。只不过,现在天气有些凉了,游泳场无人戏水。

与后世受工业污染的湘江相比,现在的桔洲犹如一条畅游在明空水境中的一条巨鱼,倍添几分灵秀。

二个小时后,应邀的人都到齐了。叶铭琛一身唐装,头戴一顶小毡帽,理着短发,显得很干练。他带着一名二十多岁,书生打扮的小伙子,叫陈扬,岳州府人。叶铭琛见他出身于耕读世家,又勤奋、好学,能写会算,且办事精干,便收了他做徒弟,帮着他处理些政务。我见此人,虽身材瘦弱,中等个子,却有书生的儒雅之气,星目中有苍桑之色。赞叹道,“哈哈,又一个郭嵩涛!”

听我一说,陈扬初见我时的那种紧张神色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叶铭琛见之,从旁插话道:“还不感谢主席赐号!”

陈杨一鞠到底,“谢主席赐号!”

“哦,我什么时候给你赐号了?”这个叶铭琛真会打蛇随棍上啊。

陈扬反是映颇快,回道:“主席,刚才您不是说‘又一个郭嵩涛’吗?今后小子不才,想以‘郭嵩涛第二’自称。学郭爵爷为国为民,治理好一方水土。”

“呵呵,年青人志向不小啊,后生可畏啊!”我冲着陈扬笑眯眯的说到。

陈扬有些脸红,立在叶铭琛背后不说话。

随他们身后的是马克思,瘦高的个子,一脸大胡子,两只眼晴犹如利剑一样,可以洞穿人的心灵。一身中国长衫,将马克思衬得卓尔不群。

马克思无疑是天才,从历史上看,他一生掌握了十几种语言,又开宗立派,让整个世界都在他的脚下颤抖。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他一生穷困,却从不放弃他的理想。其志之坚可逾黄金。不过,他所处在的时代还位于主产主义的早期,穷其一生,都看不到革命的曙光,这未尝不是他的遗憾。

马克思来中国之后,凭着他卓越的天才,仅四个月就掌握了汉语,普通话说得比中国人还标准。他很喜欢看书,据说他常坐的那张椅子的凳脚都被他磨短了一寸。后世他自己所著的资本论,更是研究了个通彻。他在农工党的地位,不断上升,现在已经俨然是一位党派领袖了。

我握着马克思的手,笑着说:“小马啊,(小马?我心底涌出一阵奸笑,回到过去就是好啊,称呼革命导师叫小马,嘿嘿,还理所当然,没人反对。)中华帝国的那般官吏就麻烦你多盯着,可不许他们偷懒耍奸了。还有,开国在即,国体也需要定下来,在社会学和政治上这是你的专长,一定要多动些脑筋啊,帮帮我。”

马克思微微一笑,道:“主席您客气了。现在我也是中国人,为国尽力,是应该的。”马克思来中国之后,我缠烂打,让他加入了中国国籍。还把他的家人接来,一同入了中国国籍。那位历史上的,马克思的老婆,安妮小姐也找来了。只不过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马克思对安妮好像没什么兴趣,却与一位缠过脚的中国闺秀打得火热。呵呵,想必是中国女人的温柔贤慧,打动了马克思吧。

后面还有几位,分别是财政厅,军管代表,司法,富强党党代表等等,总计十三个人。

桔洲公园已在最好的赏景点桔洲亭,摆了一圈竹椅茶几,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我们一行人分次就坐。

我见各位就座了,喝了口茶,剥了个桔子,示意大家吃。

“各位桔子洲的桔子可是湖南的一大特产啊。皮薄如纸,里外透着桔黄色,个不大,却甜如蜜。现在正是桔子熟的季节,所谓‘树树笼烟疑带水,山山照日似悬金’如此美景,美味,尽在其中。来,快吃一个,体会一下桔子甘甜。特别是小马,这么好的桔子,在欧洲可是吃不到的哟。”

众人纷纷剥起桔子来,吃像各异。最文雅的当属叶铭琛,只见他剥开桔皮,正好不多不少成八瓣,香香甜甜,圆圆滚滚的桔肉就露了出来。桔皮垫着果肉,在阳光的照射下,那果肉里透着金黄,在八瓣状的桔皮衬托下,犹如荷花盛开,散着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桔皮剥开后,叶铭琛将圆滚滚的果肉班掰开,一分二半,只从中取了一片果肉,放在口中,轻咬一口,然后从破口处吸取果汁。吸食的时候他还闭了眼,眉毛舒展开了,一见便知,他是在享受着无上的美味。

其他的人可没有叶铭琛那么文雅,掰开果肉后,也不管是三五瓣的一块,就往嘴里送。

小马的吃像最粗,直接就将果肉整个儿的往嘴里送。一口咬下去,弄得汁液四溢。可能因为汁液进了鼻腔吧,呛得马克思咳嗽起来。惹得众人哄堂大笑。小马可不在呼别人笑他,将桔子一个一个的往嘴里塞,还含糊不清的说,好吃!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才是中华帝国的铁血作风。来,我们也学学小马,一口吞!”我说着,将一个剥了皮的桔子,一口塞了进去,咬了二下就吞了下去。那满口的桔汁,一直甜到心里。

众人见我带头,再也顾不得吃像了,纷纷大嚼起来。只有叶铭琛,还在一小口一小口的吃。

看到叶铭琛的文雅吃像,我心想。

中国五千年文明,都文明到吃法上去了。春节团圆饭,中秋月饼,端午棕子,腊八八宝粥,凡是过节,无不以吃为主。吃的花样更是百出,外国人到中国来,无不被花团锦簇的吃法弄得目不暇接。

可是吃法虽多,真正能享受到的仅仅是唯数不多的几个既得利益者,大多数人都在吃糠咽菜,朝不保夕。当然,吃自己的肯定是要心痛的,后世中国,一年公款吃喝,相当于吃掉八个三峡工程。更加可笑的是,公款吃喝竟被认为是有利于促进第三产业的发展,有利于GDP增长。干他姥姥的,瞎喷这样理论的所谓济经学家,竟然还是院士。也不想想,吃的喝的东西都是从哪来的?如果没有公款吃喝,将每年几千亿的费用放到别处去,这天下还会有不得温饱的穷人吗?还会有上不起学的孩子吗?

鬼子入侵了,你吃相再文雅,餐饮业再发达,能把鬼子吃出去吗?能富国强兵吗?吃喝之风不刹住,你就等着做亡国奴吧。或许对于为上者来讲,做亡国奴的日子,他们也不一定会很差,毕竟,他们手中拿握着国家的权力。鬼子来了,他们可以卖国卖人,继续自己的奢华生活。苦的只有百姓,因为他们手中什么都没有,只得给侵略者当奴才混日子。

吃的方面只要能填饱肚子,营养足够就行了,搞什么山珍海味,满汉全席只会吃穷国力!五千年之文明,不应该用在吃的方面,应当文明之科技,文明之头脑。像叶铭琛这样的文雅吃法的人还有很多,中华帝国打倒的仅仅是满清政权,附加在人们身上的陋习还没有多少触动。这些陈规陋习应该如何去掉呢?总不至于要在思想领域掀起一场文化革命吧。文化革命——文革?毛老爷子,以他惊天之才,都做得不好,我行么?


PS:建了一个书友群,18079114,本群的宗旨是:泣血为生存一道,割肉为救国之策。欢迎大家加入一同探讨一些问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