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4月27日凌晨发生在帝国军第7军辖区内的强渡帝国军的反应有点慢。先是56团团部听到3营方向响起枪声,紧接着3营报告9连地段发现偷渡。连部遭袭。判明敌人规模不大。3营正在集结部队反击。话刚说到这儿,冰雹似的炮弹跟着就砸过来了。56团团部与各营的电话联络全部中断。和师部的电话线也不通了。军师二级根据炮击的规模与区域,判明是针对19师防线的一次有相当规模的强攻。也向集团军做了汇报并请求炮火支援。第7军能采取的有效措施很少,天亮后师部便接到敌人架设浮桥坦克部队开始强渡的消息。19师部署的几次反击都失败了,已经查明渡河部队是靖难军精锐的“龙师”。这个番号的出现引起了集团军的警觉。命令7军收缩兵力全力反击龙师的登陆场。整个上午都在激战之中,7军将配属的一个坦克团投入了战斗,但被渡河的敌人装甲兵击溃了。到当日上午11时的时候,突破口扩大到深3.5公里,宽2公里的一块相当大的登陆场。龙师除113机步旅外已全部渡河,师部也过去了。112装甲旅向西突击,11旅接替112旅向北发展进攻。

中午的时候天晴了。靖难军航空兵和帝国军航空兵几乎同时到达登陆场上空,战争从地面延伸至空中。不断有飞机拖着浓烟烈火栽下来。场面蔚为壮观。

龙行健仍在河北岸的高地上,现在还不能说渡河已经成功,第一波渡河的部队遭到很大伤亡,112旅几乎失去了攻击力,现在就看周峰的11旅了,周峰必须打开北进的通道,尽快让部队离开高度密集的登陆场。否则龙师将遭遇更大伤亡。

“113旅跟在11旅后面向北打。天黑前攻占郭村。告诉周峰,我要他不计伤亡往前打!不要告我那些伤亡损耗的数字,我要的是郭村!敌人的装甲兵上来了,就在你们正面!”龙行健已经接到集总的敌情通报,敌人至少一个装甲师正向突破口疾进。

郭村是距河岸22公里的一个交通枢纽,如果龙师在天黑前夺占郭村,就等于劈开了第7军的防线,为下一步的纵深突击敲开了大门。

部署在河防一线后有严浩上将亲自控制的4个装甲师。因为河防太长,严浩只能盯紧那些地形上容易渡河的地点。龙行健的13军面对的地形不适合渡河,严浩接到报告还是迟疑了一个半钟头,确认其他地段没有强渡的迹象,方才放出了距突破口最近的一个装甲师。因为靖难军渡河的是龙师。对于这个组建并不长但已经在两场大战中出尽风头的王牌师,严浩是很重视的,他认为一个师未必能将龙师赶下皮茨河,所以,他调动了第二个装甲师全速赶来。

周峰费劲力气突破了第7军最后一线阵地,损失了15辆海狼。周峰甚至没有统计“雌鹿”的损失,现在夺取郭村主要靠坦克兵了,龙行健在他担任11旅旅长还没有对他下过如此急迫的命令,“敌人至少一个装甲师已经逼近郭村,正向你们开来。不要依靠天上,将这个师打垮,牢牢控制郭村。”龙行健是直接同周峰通话的,从话语中周峰能够感觉到龙行健的焦虑,“是,军长放心。坚决打垮敌人,控制郭村!”

周峰命令全旅展开战斗队形,扔下后面的装甲步兵,带着三个坦克营开足马力向郭村冲去。

“旅长,右前方,敌人坦克!”炮长的声音刚传到周峰耳朵里,一发85mm高膛压坦克炮射出的弹丸便击中周峰坦克的前装甲,坦克立即熄火了,凭借惯性又向前冲了几十米停了下来。周峰顾不得查看指挥车里的伤亡损毁,掀开盖子跳出来,旁边一辆坦克立即停下,周峰不管身边呼啸的弹雨,爬上坦克钻进了进去。“旅长,你受伤了。”

周峰感到了右臂火辣辣的疼痛,抢过通话器,“各营注意,我是周峰,我在1122号,1营向右,快右转,抢占他们的侧翼阵位。2营3营跟我上,顶住打,11师,有进无退!”

纯装甲战争是不需要多少时间的,在两支纯粹的坦克部队的交战中,几乎没有闪避和躲藏,完全取决与部队的装备(坦克性能)、训练水平、勇气和运气。发生在郭村边的这场坦克大战只进行了1个半钟头,帝国军第12装甲师的坦克兵被全歼。帝国军的失败主要是坦克性能的差距。火炮口径,海狼2甲已经是105mm了。装甲厚度也比野狼厚。其次是决心,11师自组建就将一股子猛劲带到了训练里,在短兵相接的时候,“猛”是很关键的。对手一直对龙师的坦克兵有这种评价,“战术不是太好,但勇猛无比。像上了刺刀冲锋的步兵。”郭村之战,11旅损失了75辆坦克。战斗结束,周峰手里完整的坦克只有13辆了,带伤仍可作战的有12辆。其余或者报废,或者需要抢修。落日余晖里,郭村边的空地上,200辆形状大小不同的铁疙瘩燃烧着。

龙行健接到周峰的报告松了口气,歼灭了敌人的坦克兵,周峰活着。但紧接着传来的情报让他再次紧张起来,略微思考了几秒钟,再次要通了周峰“你们的东面,沿着郭村向东的公路,至少一个装甲师正在赶来,距你们大约25公里------立即部署阻击,不准敌人接近郭村通道,坚持到装1师到来。”

“是。”周峰撂了电话,赶紧组织打援,全部可以开动的坦克向东迎击敌人,赶到的机步3营也配合装甲营作战。现在有点以卵击石,但必须尽力而为。周峰坐在1122号坦克上,“前进,有进无退!”

高天明和李勇事前都不敢对龙行健的突击抱有必胜的把握。在批准龙师的进攻计划后,高天明决定于28日在三个集团军的七个有利的渡河点上全线展开强渡。时间确实不利于我军,26日开始的下雨更证实了这点。“龙师的强渡吸引帝国军的注意对全局不是件坏事,让这个小家伙吸住敌人吧。你的4军和51军一定突过去。”这两个军的渡河点是高天明渡河计划中的两个。

但龙师过去了!并且控制了郭村。打垮了敌人一个装甲师,正在与另一个师激战。高天明兴奋起来,佯攻变成了主攻!郭村的位置一看地图就明白了。“全力支援龙行健,一定将郭村控制在手里。”高天明命令李勇。“第1装甲师的装甲旅已经渡河,河对岸的部队为这个旅让开了路。龙行健亲自带着上去了。只要将这个24装甲师打垮,敌人明天就没有装甲兵增援了!”李勇兴奋地说。“你怎么让又放他上去了?真是的。”高天明对龙行健有点担心。

天黑后,双方的飞机都返回了。13军渡河点扩大到5公里的宽度,灯火辉煌,一片繁忙景象。大型推土机将河北岸的陡坡推成了缓坡,机械化工兵正在修建急用公路。至少20座重型浮桥上通行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军部医院在晚上九点左右开始渡河。毛若兰和苏洁坐在一辆车上驶上了浮桥,能够通行重型坦克的浮桥几乎感不到一点晃动。窗外不远的另一座浮桥上正在通过摩托化步兵,士兵们的欢呼声传到了救护车上。再远一点,河岸上有一架坠毁的飞机残骸正在燃烧,像一个巨大的火把照亮了夜空。

“真壮观!”毛若兰喃喃道,“苏姐,太壮观了。天啊,我喜欢战争。”

苏洁没吭气。她在想龙行健,估计他已经率军部过河了。

“喂,快看,文林刚啊,快看。”毛若兰指着窗外。

“文林刚是谁?”苏洁问。

“嘿,刘丽的男朋友啊。想不到在这儿遇见了。”外面是正加固浮桥的工兵,乱哄哄的,根本看不清楚。而且,苏洁和毛若兰这帮同学不是很熟。

“哦,是工兵啊。”苏洁应了句。她们的车已经登上北岸。她忽然看见军参谋主任田野的身影,正在对几个军官叫喊什么。“停车!”苏洁喊道。她从窗户口探出身,“田主任,田主任,”田野定睛看清是苏洁,“是你啊,你们过来了?”“军长在这儿?”“不,他带1旅上去了。郭村那儿打的激烈。快走,别堵在这儿。”田野对司机挥手。

“郭村在哪儿?”毛若兰听清了对话。

“不知道。”

医院的车队在交通岗的指挥下继续前进,“天啊。苏姐你快看!”苏洁当然看到了,田野里都是击毁的坦克,横七竖八的,“33、34------”毛若兰数着。“别数了,至少200辆。”另一个军医说。“天啊,天啊。”毛若兰赞叹着。车停了。“就在这儿,”院长的声音叫着。苏洁跳下车,远处是一片杨树林,医院肯定会设到那儿,这是惯例了。

军部医院紧急架设帐篷,支起手术台开始接收伤员。所有人员都顾不上“欣赏”那些还在燃烧的坦克了,各自忙着自己的事。

“周峰,是你!”苏洁意外地发现了周峰。他的右臂被机枪子弹打穿了。刚做了补救手术。

“不要紧。”周峰脸色有点苍白。

“那些都是你们的?”苏洁问。

“嗯,主要是敌人的。”

“见到行健了?”

“嗯。我们打垮这个师后东面又增援上来一个装甲师。几乎挡不住了,幸亏行健带着1旅上来。他没事。至少在我离开的时候没事。”

“终于尝到负伤的滋味了?”

“嘿嘿,”周峰想起自己以前对苏洁吹的牛皮,不好意思地笑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