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币升值,中国每月损失4艘航空母舰

人币升值,中国每月损失4艘航空母舰



保尔森来了,又谈人民币汇率。赞许之外,希望更“市场化”。


而人民币在前期凌厉的涨幅之后,歇了歇,连续4日回调,在7.0关口徘徊整理。今年第一季度,人民币升值了4%,“破七”几无悬念。各大机构纷纷抛开去年6%-10%的预期,大胆调高今年的预测值至12%-15%。


截至去年年底,中国外汇储备高达1.528万亿美元。虽然外汇储备的成分官方没有公布,但多数专家们认为,美元占了绝大多数,升值使得外储大量缩水。据外电测算,过去一个月间,美元相对国际主要货币就跌去了2.6%。如果假定中国外储内90%是美元,过去一个月即蒸发357亿美元,相当于中国2月份贸易顺差的4倍。《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说,这相当于中国每月被击沉了4艘航空母舰。


一季度升值逾4%


受隔夜美元强劲反弹影响,人民币对美元连续4个交易日(至4月2日)温和回调,4月3日人民币汇率的美元中间价又升至7.0192元,近期走势在7.01关口下方强势整理。交易员纷纷表示,美元近日的反弹对人民币的上扬产生了抑制作用,但是“破七”只是时间问题。


升值幅度已经破了记录。尽管在3月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没有“破七”(3月31日报7.0190),但今年一季度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幅度超过了4%,这不仅立刻刷新了去年四季度刚刚创下的季升幅2.77%的记录,也是1994年中国外汇市场建立以来,人民币升值幅度最大的一个季度。


于是,正在北京访问的保尔森表示,中国在人民币加速升值方面有“实质性进展”,美方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外资开放政策。他们希望人民币完全由市场决定。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也在大洋彼岸遥相呼应。他在4月2日的美国国会联合经济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近期人民币升值是有益的。中国仍需进行经济改革,这将有助于中国减轻对出口的依赖。


在一季度凌厉的涨幅下,各机构与分析师纷纷调高今年人民币升值幅度的预测值。高盛宏观经济分析师宋宇认为,未来12个月人民币升值幅度将高达12%。渣打银行在3月中旬就发布报告,大幅上调今年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预测,预计今年的升幅将达15%,至年底人民币对美元将达到6.35元。该行此前预测的年内升幅则为9%。


而中国银行全球金融部高级分析师谭雅玲说,为何不多谈一点美元贬值?她向记者说,现在的问题是美元跌跌不休,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债务国,虽然美国宣称强美元政策,但对美元快速下跌的情况不作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3月31日发布的报告指出,第一季度美元对欧元贬值9%,是2004年以来最大单季贬幅。截至上季度末,美元占全球外汇储备比重降至历史低点63.9%。


这又一次印证了上世纪的美国财政部长康纳利的那句名言:“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

加快升值 祸兮


如此之快的涨幅却未见原本寄希望改变的中国难题迎刃而解,而负面影响却逐一显现。专家们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的采访时,问人民币加快升值福兮,祸兮?答:祸兮!企业倒闭、外储缩水、通胀居高、经济或将出现拐点,连往年一直被认为支撑A股疯狂上涨的理由也黯然消失于视野,在一季度刷新升值记录之时,A股也创出下跌幅度新记录。多害相权取其轻,在这场汇率博弈中,人民币的走向需再思量。


人民币汇率升值幅度过大,给国内造成的负面影响比比皆是。出口企业濒临倒闭边缘、外汇储备缩水……通胀压力却有增无减。


美元的快速下跌,使得外储严重缩水。而现在这不仅仅是数字的变化,中投公司的存在使得外储成为了实实在在的向外投资的资本,总量的缩小意味着实力的减弱。


高额的外汇储备曾为众人所忧,谭雅玲却认为,现在外汇储备1.6万亿美元,而国际外汇市场一天的交易量为3.2万亿美元,主权财富基金达到3.5万亿美元,与此相比外储并不多。加上目前对外投资多为亏损,负面影响不容小觑。


最重要的一点是,通胀压力依旧居高不下。今年1月和2月, CPI的上涨幅度达到7%以上,升值对于缓解输入型通胀作用偏弱。中国社科院世经所国际金融室副主任张斌通过模型计算发现,去年的M2竟然是下降的,且下降幅度约为10%。他认为,目前的货币政策偏紧。虽然他一直坚持人民币需大幅升值的观点,但他也指出,现在的经济环境的确不适合过快升值。


同时,欧洲和日本已经不堪于承担美国的麻烦,在4月将召开的G7会议上,人民币汇率问题很有可能成为欧洲和日本官员讨论的话题。在美元持续贬值的背景下,欧洲和日本方面希望人民币能更大幅度地升值,以分担欧元和日元承受的压力。


专家呼吁打消升值预期


淡化人民币的观点此起彼伏。美国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与策略主管汪涛认为,由于美元和美国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保尔森之行、G7会议上所讨论的汇率问题应该主要侧重于美元的走势,而非人民币的升值。


“美元贬值或升值每年并没有指标数据预期,而我国人民币为何集中突出未来升值预期,这样对于货币政策调控有很大压力甚至风险。”谭雅玲认为。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余永定建议要加快与美元脱钩。他在近期的瑞士信贷亚洲投资峰会间隙指出,美国想解决债务问题,又不想经济下滑,那就只能赖账了。中国一方面需要想办法稳住美元,同时也要加快与美元脱钩。


谭雅玲分析说,尤其需要打消人民币升值预期。从国际惯例看,主要货币贬值或升值是一种态势预测,而没有具体指标的预期。如美元一年总体趋势是贬值,但其中美元价格有上有下,2007年美元对欧元汇率总体贬值10%,但年内价格在1.36-1.47美元之间,上半年以欧元贬值为主,下半年以美元贬值为主,并非美元全年一路走低。


“但我国人民币却是直线走高,脱离市场趋势与市场规律。”谭雅玲指出,人民币预期升值心理是导致升值难以抑制的原因之一,尤其在我国经济金融层面制造了许多新的难点和难题,包括吸引更大规模的热钱涌入中国套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