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山泉:大器晚成的“财神”

华尔街的华人金融圈子里,李山泉算是知名度最高的一个。他曾任中国旅美金融协会首任主席,经常为连通中美张罗一些事务,很难想象,作为美国著名共同基金公司奥本海默(OppenheimerFunds)的14个核心管理者之一、曾运作过美国评级第一名基金的这个金领人士,竟然35岁才入行。

李山泉1954年9月出生于河北省。1978年恢复大学联考后考入人民大学国民经济计划专业学习。1982年,李山泉大学毕业,以一篇出类拔萃的毕业论文引起了刚成立不久的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的注意,于是被调到该中心的综合局,从事国民经济综合问题的研究。

1984年底的一次出访,改变了李山泉作为一个中国经济学者的命运。李山泉回忆说,访问德意志银行时,他被分到无需翻译的一个小组。对于在人民大学只学过两年英语的他来说,这次经历“终生难忘”,“近两个小时的交谈和用餐,左邻右桌被我整得够呛,不用说老外谈了什么,连我自己讲了什么都记不得了,双方互相微笑的时间远多于交谈”。从欧洲回到北京后,李山泉每天6点就起床读英文,并于第二年被美国“汉弗莱学者计划” 录取,前往波士顿大学进修,一年后学成回国。在北京短暂停留后,李山泉再度赴美,进入布兰德斯(Bran-deis)大学攻读国际金融和经济学,两年后获得了国际金融硕士学位。

在紧接着攻读博士期间,李山泉被美国阿凯典(Accadian)投资管理公司户用,开始“试水”投资管理。这一年,李山泉已经35岁“高龄”,在人才辈出的华尔街,算是个另类。1991年,李山泉应聘到著名的老牌华尔街投资银行布朗兄弟公司(BrownBrotherHarriman)投资战略部任高级分析师,在这里他迎来自己事业的第一个高峰----开创了独特的动态投资分析法,此法着重于对股票预期和公司间相对变化两个要素的分析,结合基础分析、数量分析和技术分析的方法,使实际投资回报显著增加。也正是在布朗兄弟公司,李山泉认识了他生命中的贵人比尔威力贝。当威力贝从布朗兄弟公司跳槽到奥本海默基金公司任全球部主任后不久,1995年11月,李山泉也被挖到奥本海默,并很快晋升为基金经理。

李山泉依据动态投资分析法,对亚洲金融危机作出准确预测,他主管的投资在股票市场瞬息万变和世界经济动荡的形势下,连续多年创造出令人刮目相看的高回报。他运作过的最著名的两个基金是欧洲股票基金和国际小企业基金,这两个基金当时被美国著名的评级公司LIPPER 分别评为第五名和第一名。因此,李山泉被投资人视为“财神”。

也正因为如此,他获得了以奥本海默公司前董事长名字命名的杰出贡献奖,而在奥本海默公司数千名金融从业人员中,能够获得这个奖的只有两三个人而已。

目前,李山泉管理着8.4亿美元规模的黄金和特殊矿产基金。可能是受到早年工作的影响,他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十分关注,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出谋划策,替中国的老百姓管管钱。

黎彦修:翻云覆雨的对冲基金玩家

1991年,一个大投行的美国交易员问一个刚来报到的年轻的中国分析师:“衣服干洗好了吗?”12年后,那个年轻人投资3000万美元,在华尔街创办了一家对冲基金,用户之一就是那个美国交易员。现在,这家对冲基金的规模已数十亿美元。这就是发生在美国前沿基金管理有限公司(ForeAdvisors)CEO黎彦修身上的故事。

今年40岁出头的黎彦修1987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1988年赴芝加哥大学攻读统计学博士学位。因后来对金融学产生兴趣,转读该校MBA。1991年毕业后,黎彦修先在美林证券从事投资研究,凭着扎实的数学和统计专业能力,他的才能在金融衍生品交易方面逐渐显露出来,并在两年后如愿坐上了交易员席位。交易员虽然不是什么高级职务,但在以“造钱”为终极目标的华尔街,明星交易员有时可以获得千万美元的提成,

可谓“利”高盖主。1996年,黎彦修受聘于多伦多的加拿大多明尼安银行美国证券公司,负责该银行可转债投资。他管理的部门连续6年每年的业绩成长都在20%以上,圈内人说,按15%提成,黎的年收入超过很多华尔街大公司的CEO。

2003年3月,一直想独力创业的黎彦修率领原班人马离开该银行,成立前沿基金管理公司。公司起步基金为 3000万美元,黎彦修是控股大股东。目前,前沿基金掌管着数十亿资金,不仅是美国目前最大的华人拥有的对冲基金,而且其规模位于全球对冲基金的前100 名左右。“我们在美国没有特殊关系,全靠每月的业绩吸引投资者。”黎彦修说。

黎彦修对对冲基金的把握从早在多明尼安银行工作时就体现出来。受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很多公司倒闭,很多非常优秀的公司也都跟着卖出,而黎彦修则大量买进。那一年大家都输钱的时候,他赚了很多。那是黎彦修多年的金融生涯中最快意的时候。

他希望他的公司起码存在20年以上。这个公司有自己的公司文化、投资哲学、投资程序和投资网络。他说,他想给华人后来者一个启示,“华人在金融界也可以独立创业”。

楚钢:数中自有黄金屋

与李山泉和黎彦修相比,楚钢的华尔街模式带有某种典型性。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毕业、美国东北大学理论物理学博士,进入华尔街从分析师到交易员再到基金经理直至董事总经理(ManagingDirector)。

华尔街看重他的并不是理论物理,而是他20多年学习打下的雄厚的数学基础。“华尔街现在离开了数学模型根本就玩不转。”

位于纽约的中国旅美金融协会主席陈毅松说。美国资本市场正在寻求以技术手段作为主要的投资依据,取代仅凭主观来判断市场的方式。华尔街对数学的痴迷,并没有因为1998年以数学分析著称的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TCM)在俄罗斯金融危机中几近破产而发生改变。 “数学模型给比较感性的投资者一定的纪律”。

这种从业背景也造就了中国科技大学在华尔街华人圈子里无人能撼的地位。中科大的统计资料显示,该校有五六百校友在华尔街从事金融业务,占华尔街华人的四分之一以上。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是物理、力学、数学、统计等学科出身。2006年,中科大校友在纽约的论坛上,就出现了在雷曼兄弟、花旗集团、JP和AIG从事信用风险管理、另类投资和市场风险管理等多种工作的校友。楚钢也是演讲嘉宾之一。

楚钢现在管理着超过70亿美元的市政套利基金组合,并在花旗的市政套利策略中负责所有的对冲和风险管理活动。在华尔街华人圈子里算是佼佼者,楚钢加盟花旗另类投资部之前,曾先后分别在著名投资银行所罗门美邦的市政套利交易部门和花旗银行的免税结构性产品业务部门,负责共同管理和买卖60亿和50亿美元的市政套利交易基金组合。在此之前,他还先后在花旗银行新兴市场金融衍生产品部门担任过风险分析师、金融衍生产品结构风险经理、以及两年的首席交易员。

邓琨:弃文从商的传奇基金经理

与大部分华尔街华人金融家不同,纽约拉扎德资产管理公司(LazardAssetManagement)的执行董事、高级基金经理邓琨出身于文科。而这个文科生的另类投资,竟创造了世界第一的佳绩。

现年42岁的邓琨原籍江西,外公涂公遂曾是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的弟子,后来任香港大学教授和新加坡南洋大学中文系主任和文史研究所所长,是当时著名的画家和文学家。“受家庭影响,我喜欢阅读中国诗歌和外国戏剧,一直想做一个文学家,从来没有想要做个基金经理。”邓琨说。

1989年北京大学英语系毕业后,邓琨赴美留学,在纽约大学获得比较文学博士学位。毕业之初,他在长岛当起了教书匠。

“文学毕竟只是阳春白雪,距离现实生活太远”。后来为了生存,他弃文从商,转到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读国际金融硕士学位。

毕业后,邓琨在康州格林威治一家避险基金公司担任分析师、研究部主任,然后被拉扎德(LazardAssetManagement)公司挖角。1997年邓琨加入拉扎德公司时还只是一位副总裁,第二年就升任高级副总裁,两年后又更上一层楼,获聘公司董事,成为这家拥有160年历史的老牌投资公司的少数合伙人之一,成为华人在全球封闭型基金领域里的传奇。

邓琨认为自己在投资上是个“半桶子水”。“我数学不精通,统计不精通,经济也不精通”。但是,正如中国古人所说,写诗功夫在诗外。世界万物,其背后的道理相通。“我的关键是我有变通的思想”。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评比,邓琨管理的世界信托基金在2004年每月平均回报是1.9

3%,在661只全球性基金中名列榜首,而全部基金每月平均业绩为0.51%。在此前三年间,邓琨的基金的每月平均业绩是1.75%,在424只基金中名列第一,而所有基金的每月平均回报为-0.24%。这是华人基金经理在国际金融界首次拔得头筹。今年拉扎德公司的新兴市场投资基金的资讯栏里又赫然写著“KunDeng”作为招牌。

全球资本市场的火爆造就了众多传奇人物的财富故事。旅美华人谭健飞,一个来自中国的穷小子,闯荡美国15年,最终踏入华尔街这个由白人控制了近400年的历史大舞台,成为一名令人艳羡的华尔街职业操盘手。他的自传《操盘华尔街》一书,目前在国内大受热捧。

李山泉:奥本海默基金副总裁兼基金经理;

黎彦修:前沿投资首席执行官;楚钢:

花旗投资董事总经理兼资深投资经理;

邓琨:拉扎德资产管理公司执行董事、资深基金经理。

华尔街是世界上最顶尖的金融超级玩家云集之处。近20年来,一大批像谭健飞一样的中国留学生,在这里闯荡天下,经过优胜劣汰脱颖而出,谱写了许多传奇故事。今天,在这个全球金融冒险家的乐园里,华人金融家已成为华尔街不可小觑的一个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