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近代中日维新变法一成一败的原因之我见

qq7995013 收藏 10 1471
导读: 绪论 近代中日都经过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维新变法运动,晚清维新派的变法因慈禧太后为首的顽固派之阻挠而最终归于失败,我们的近邻,古称扶桑或东瀛今称日本领土不及我国十分之一的日本在一明治天皇为首的改新派的努力下,最终成功,学界自来对这个历史问题纵说纷纭,虽然各大家的说法均有其难以驳倒的根据与理由,但晚辈斗胆也在此说一下自己的一些拙见,以博各方家一粲。 晚辈以为,若问二者成败的主要原因应当有如

绪论


近代中日都经过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维新变法运动,晚清维新派的变法因慈禧太后为首的顽固派之阻挠而最终归于失败,我们的近邻,古称扶桑或东瀛今称日本领土不及我国十分之一的日本在一明治天皇为首的改新派的努力下,最终成功,学界自来对这个历史问题纵说纷纭,虽然各大家的说法均有其难以驳倒的根据与理由,但晚辈斗胆也在此说一下自己的一些拙见,以博各方家一粲。


晚辈以为,若问二者成败的主要原因应当有如下几点:


(1) 地理环境


(2) 传统思想,日本与中国对于吸纳外来先进文化的态度尤其重要


(3) 守旧派与改新派之间的力量对比,又尤其是兵权


(4) 民族成分与结构,这个可以与第一个原因一起讨论


(5) 时代背景的不同,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个原因虽然不能说是最主要的原因,但也应该是影响成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上述原因中为何没有把中日当时的经济与阶级状况列入其中呢,因为笔者认为在当时的大环境之下,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所谓的本民族资产阶级与资本主义经济从很大的意义上讲尚未形成大的气候,对于当时的时局并不能起多大的左右作用,充其量可以当作是潜在的后备力量来使用,但那都是在将来的事情,尽管阶级与经济状况确实属于左右历史的根本力量之一,但是根据两国当时的特殊性来讲,把经济与阶级状况当作共同的主要原因来讨论的话就实在过于牵强。对于这个,我会在后面的文章中论及,此处不复赘言。


无法回避的必然与偶然


——中日变法先天条件之对比


从先天条件上讲,中日变法成败的原因之中,有一点根本就无法忽视,那就是中国那幅员辽阔的疆域和日本狭小的国土之间所形成的巨大反差,竟然成了中国维新变法失败而日本明治维新成功的根本原因之一。看到这里,也许就有人要问了,这中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么?我在这里只能这么说,不但有,而且相当之大。疆域的幅员辽阔那是历史沿袭下来由一个个偶然的因素而组合起来的必然,说起来根本就不能算是原因,只能说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民族向心里相当大,历经千年的洗礼,依然还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多民族国家,可问题也就出在这里了。日本国土狭小,民族成分相对单一,国内的矛盾基本上只有个可怜的下层贫苦人民和封建领主之间的矛盾而已,虽然在变法之前经由美国培里舰队叩关而被迫打开国门从而和各列强签订了系列的不平等条约,但损害一时还显现不出来,而且这些不平等条约所带来的压力经由封建领主自然而然地就加到了处于下层的农民身上,在那民智未开的时代,站在那时的角度,又有几个人能够明确地看到这些压力的根源,那些封建领主就很不幸地当了西方资本主义列强的替罪羊,从而更加激化了下层人民与封建领主之间的矛盾,反过来说西方列强实际上是充当了为后来明治维新开路的工具了。尤其是其中的民族成分单一和疆域狭小的先天条件更是当时的中国无法相比的优势条件,为什么呢?这个就是我下面要讲的问题


当我们反观中国当时的状况就可以发现这些个问题,首先,满清王室乃是以少数民族趁明王朝内部变乱而入主中原的,皇太极曾说:“我大清之所以能得天下,非赖他力,实得之于闯贼!”闯贼也就是明末的农民领袖李自成,可见其统治基础并不那么稳固,自顺治而至康乾盛世以降,民间的反清活动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天理教和天地会就是其中比较著名的两个组织,既然在清朝盛世的状况下都不稳固,更何况是在风雨飘摇的晚清?以少数的满人统治着占绝大多数的汉人,怎么看都不会说这个国家基础是稳固的,更不用说清朝一直以来的重满轻汉的民族压迫政策了,汉人会服那才叫做奇怪。这个还不止,在当时的中国大地上生活着的何止区区两个民族,现在都有56个民族,那个时候的民族关系之复杂那是难以想像的,各民族都有自己的利益与打算,利益的冲突就成为必然,汉人的反清复明的口号可是响透了半边天啊。如此复杂尖锐的利益冲突很难想像变法会顺利,仅仅凭几个知识分子的奔走呼号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这个是不言而喻的。在晚清维新变法之时,光绪帝所使用的主要人物之中,我倒看不出来谁不是汉人,这样自前代以来所积压的民族矛盾自然而然的就会出来作怪,其他各民族对这个或者说不知道,或者是持观望态度,对于那些维新志士的最后下场这个时候都已经昭然若揭了,如此一来,只要一变法,不可回避的就会冒出满汉矛盾,身为统治阶级的满清皇族自然不乐意了,而且就算变法成功那康梁的处境同样堪忧,因为谁叫他们是汉人?日本变法这个民族矛盾这个关口就根本不必考虑,变了统治者也还是大和民族的,没什么两样。


其二,中国辽阔的疆域自然也就意味着辽阔的市场和丰富的资源,日本是岛国,能有多大市场,谁会放着西瓜不要去捡芝麻呢,说中国是日本的挡箭牌从这点上讲也还真的没什么反驳的余地,只能说谁叫中国几千年积累的财富那么多,国土又那么大呢,无奈的偶然和必然,偶然的幅员辽阔,然后必然的富裕;偶然的落后,那就必然挨打。日本偶然地那么小,必然没中国的财富多,列强搜刮一下也没什么油水,转手就来收拾有钱的了。而且从历史事实上看,美国等国只是在对付完中国后顺便到日本溜达的,刚签订完几个不平等条约后就开始忙于自己的工业革命再加上中国的太平天国运动闹得不可开交,谁还来顾及它小日本,也正是它小,那它才有优势,这边不是还有个中国做榜样么?中国大嘛,正好拿来做商品销售市场和廉价的原料产地。伊藤博文在看了鸦片战争后的上海后不是给本国天皇写信叫“万万提防我国亦遭同等事例”么?


其三,日本是岛国,战略回旋余地不大,只要政府真心想要保卫国土,那么日本那多山的地形的特征就成了天然的堡垒,再加日本人天生的好战,打败外来的侵略在当时是相当可能的,因为地形复杂,不便于兵力的展开,且气候潮湿多雨,列强的火器并不那么容易发挥威力,在有舰炮支援的状况下还好,但一失去了这个支援只怕那些侵略者就只能看着漫天的忍者而徒呼负负了,后来日本刚刚变法完成国立并没有多大变化的时候那些列强不是干涉过么,结果还是不了了之,因而日本那奇特的多山的地形就成了巩固维新成果的天然堡垒。而中国就不同了,海岸线漫长也就罢了,偏偏一登陆就一马平川,无遮无挡的,而且风和日丽正好发挥火器的长处,这个还不要紧,但是登陆就是中国的经济中心区,那就了不得了,没钱那政府还打什么仗来?那些列强不就是为了资本的原始积累而来得么?正好了,想怎么抢怎么抢。要武装干涉变法,那简直比什么都容易。


只能说一句,猪羊肥大了还真的不是什么好兆头,小也有小的好处,中国是几千年的文明古国而且还是落后的文明大国,这个本来只是历史的偶然与必然所促成,但是也成了挨打的勾头,“日本国小,人少,资源少”①那挨打自然也就没那么重,好比是同样是被抢劫被抢了一百万的和被抢了一千的看起来都是被抢劫了但损失却不能同日而语一样。


传统对传统,时机对时机的尴尬


——中日变法成败背景的对比


时机背景指的有两个,一个是国际环境背景,一个是本国政治经济背景。先说国际背景。


在明治维新的时候,正是处于世界范围内的革命风潮风起云涌的时候,中国的太平天国运动,印度民族大起义等等闹得列强是手忙脚乱,谁还会来注意在中国东部海中的小日本,而列强联手镇压中国的太平天国运动等于是为明治维新当了挡箭牌,好了,这个时机简直绝妙,又没有谁来干涉,等列强干涉的时候已经是既成事实且政府也决心反抗侵略,打未必打得过,就算打过了也没什么赚的,试想二战的时候盟军要准备攻入日本本土预想的伤亡率居然高达100万的数字,而明治维新的时候可没有什么原子弹来扔,在抢滩登陆的战役中有个奇特的1:10的法则,也就是海滩上有一个人防守的话,那么往往十个人之中只能有一个人可以登陆,当时的列强想必也拿不出那么多人来,自然就不了了之(当时的日军基本完成近代化,拥有着相当的先进武器)②而中国就不同了,那个时候的列强已经向帝国主义阶段过渡,谁会愿意看到多出一个强劲的对手来和自己抢饭碗呢,一个如此古老文明的大国一旦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对于资本主义世界来说的话,无疑将是一场灾难,干涉中国的变法那就成了必然,这下子中国那些未成气候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所面对的就不仅仅是本国守旧势力了,那是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干涉,相信就算那个时候的民族资产阶级再怎么强大,最后也是会失败的吧。


其二国内:同中国比较,日本本国的矛盾主要是被激化了的下层民众与封建领主间的矛盾,而最大的领主相反不是最高统治者天皇,而是大权独揽的幕府将军,在日本,天皇就是神,神当然是不会有什么错误的,那么错误的是谁呢?自然就是那些个幕府将军了,因而斗争的矛头指向了幕府将军而非天皇,反倒是相当拥护天皇,希望在组成一个以天皇为首的政府,推翻幕府的统治,而其中那些掌握地方兵权的大名为最,因为幕府与列强签订了系列的不平等的条约,导致外国商品大量涌入日本的市场,挤垮了当地的手工业,这么以来那些地方藩主就成了直接受害者,因为他们靠的就是这些来维持自己的奢靡生活,更加不说那些已经有所资产阶级化的大名了,对幕府将军更是愤恨,在尖锐的利益冲突下,大名们开始带兵造反了,而且在造反之前还得到天皇密诏,讨伐幕府,如此,那倒真成了“造反有理”了。注意有一点,以那些大名为首的革新派手中是掌握着兵权的,毛主席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个是中国的维新派所无法比拟的。中国的维新派手中根本就没有一兵一卒的军权,只有个有名无实的皇帝,一听说慈禧太后要到天津阅兵就整日惶惶,最后还不得不跑去找那个并不可靠的袁世凯,结果戊戌六君子血洒菜市口刑场。二者相较,虽不同者多,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二者都是统治阶级内部为了争夺最高统治权所发生的争斗,虽然在当时的大环境之下带上了新旧交替的特征,但是还不能就说是资本主义与封建主义的交锋,而把两国当时的政治原因考虑进去的话,也只能说是改新派实力基础是否厚实和谁的实力更加强横一些而已,虽然土地问题,自然经济的被冲击等问题确实很重要,但是完全可以把它丛属于利益冲突尖锐的矛盾之下,英国曾经有个首相叫做本杰明·迪斯雷利说道:“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只要自身根本利益受到冲击的时候,谁都会想到保护自己的利益,中国的维新变法如此,日本明治维新同样如此,这两次变法日本之所以成功,那就是因为日本的改新派手中握有相当的武装力量,而中国维新派有的只是那个虚飘飘的皇帝和几个名不副实的头衔而已,在面对顽固派强大的武力的时候,根本找不到维持自身的手段,不失败那才叫奇怪。


其三:两国的传统尤其是对外来文化的吸收上,那简直就不是一个世界的,日本文化是一种相当奇特的文化,因为他们本民族的风格文化几乎被他们所吸收的外来文化给淹没尽净,不留痕迹,但也促成了这个文化的优势特征,不以败为耻,将吸收外来文化又特别是强者的文化视做理所当然的饿事情,如经历了白江口之战领教了唐朝的厉害之后,立即与唐朝修好,并派遣留学生几十次,全面学习唐朝的各种政治经济制度,军事,科技等等,,有了这个传统,在近代败于各欧洲列强后便派遣大量留学生前往欧洲取经,并如获至宝地以欧洲政治经济制度,军事,科技来改造自己的国家,甚至连风俗习惯都照搬过来消化。也就是说,管你什么制度,只要能够让国家富强,我就吸收,这和当年的遣唐使遣隋使何其相似,而且还是有区别地吸收,否则明治天皇时期天皇权利的极度膨胀就无法理解了。中国就不同了,几千年的华夷观念蒙蔽了统治者的双眼,还在那里做天朝上国的迷梦,极度地排外,就连到了后来洋务运动的时候,大学士倭仁都还在高唱:“以忠信为甲胄,以礼仪为干撸”来抵御外侮,虚骄自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如此种种不胜枚举,特别是放不下那天朝上国的架子,其实这个也很好理解,当某人一天被自己一直蔑视的人打倒的时候,和这个状态几乎一样,如此一来,维新变法想不失败都难,因为维新变法的内容尽皆学自“外夷”。还有那脱离了群众的说法我觉得也不妥,那个时候的维新派,应该说他们不是不想发动群众,而是根本就不知道群众为何物


思考


综上所述,中日维新一成一败固然有着不可抗拒的原因,但还是有很多值得我们深思,尤其是在这场变法之中,兵权那左右全局的力量可以说是触目惊心,如果说什么是直接导致这两场变法一成一败的话,毫无疑问的那就是兵权。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③无论是在第一部分的先天条件中,还是第二部分的背景之中,拥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才是左右之力,对付顽固派维新派因为无兵无权,最后落得个六君子血洒菜市口,日本的改新派因为兵力雄厚,很轻易地就取得了胜利并借此击退了外来得干涉,由此可见,军队的重要,也只有拥有了强大的军队,才能够真正为变革提供坚实的后盾。因此我认为真正的是中日变法失败的原因乃是因为二者一个掌握有相当的军队而一个根本没有,于是在应对守旧势力的进攻之下,一个从容应付一个手足无措,而其他的所有原因最终都要体现到这个上面来,毕竟在对付守旧势力的进攻之时,枪杆子才是道理。






注释:①毛泽东 《论持久战》


②《日本国史》 ⒆《孙子兵法·始计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