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世达赖仓央加错的诗

邪魔教主 收藏 0 2036
导读:六世达赖仓央加错的诗: ---当我在布达拉宫, ---人们都称我爲“纯洁海洋”大师; ---当我在城里街头游荡, ---人们都称我爲娼妓王子; (参见John Stevens的 Lust und Erleuchtung. Sexualitaet im Buddhismus,Bern, 1993) 桑结第巴(Sangy Gyatso)据称是五世达赖的亲生子,那麽这个五世达赖的亲生子和五世达赖的转世仓央加错的关系,应该是相当微妙的。实际上桑结第巴大权独揽,仓

六世达赖仓央加错的诗:


---当我在布达拉宫,


---人们都称我爲“纯洁海洋”大师;


---当我在城里街头游荡,


---人们都称我爲娼妓王子;


(参见John Stevens的 Lust und Erleuchtung. Sexualitaet im Buddhismus,Bern, 1993)



桑结第巴(Sangy Gyatso)据称是五世达赖的亲生子,那麽这个五世达赖的亲生子和五世达赖的转世仓央加错的关系,应该是相当微妙的。实际上桑结第巴大权独揽,仓央加错形同傀儡。当仓央加错要求掌权时,他的“淫乱”突然变成了很重要的罪行,有人要求将他废退。仓央加错出人意料地同意了这个要求,公元1702年他将宗教权交与班禅,但却想保留世俗政治权力。从这里看,权力对仓央加错来说到底重要不重要?仓央加错的行爲,是他的个人行爲?还是达赖喇嘛这个“神”的行爲?在我看来,这是要理解西藏宗教文化的最基本的问题:是人在玩弄着“神”的招牌?还是“神”(或魔鬼)的意志在主导着人的行爲?


我们再来看仓央加错的“爱情生活”:


---即使我每夜都和女人交合,


---我也从来不丢失一滴精液。


(参见John Stevens的 Lust und Erleuchtung. Sexualitaet im Buddhismus,Bern, 1993)


---将清澈的雪山水


---和魔蛇的金刚(Vajra)滴露混合,


---再加上一点仙液。


---让女飞天(Dakini)作甜酒女郎。


---如果你怀着纯净的愿望饮下,


---你就不会再有危险去品尝地狱的滋味。。。


(参见Per K. Sorensen: Divinity secularized. 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form of songs ascribed to the sixth Dalai Lama, Wien 1990)


---只要那一轮苍白的月亮还在东山之上


---我就仍在从姑娘的体中


---抽取喜悦和力量


(参见Erwin Erasmus Koch: Auf dem Dach der Welt. Tibet.Die Geschichte der Dalai Lamas, Frankfurt 1960)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