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征文]唐朝重要的三晋裴姓才俊TOP5(二)

赛卫青—裴行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自古有边患,而凭借边境自卫反击战成名的将领又不能不说汉朝时期的卫青、霍去病舅甥俩,而汉朝时期最大的外部威胁来源于匈奴,唐朝则是突厥。在高宗时期担任过礼部尚书(文化部部长),而且简直右卫大将军(至少属于军委委员)。裴行俭这个人是相当会当官的,当官不但要有自身才能,还要能站对位,有才能又能站对位,往往会在历史下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而有才能站不对位,往往青史是一笔代过。而裴行俭则明显属于前者。

而长孙无忌是“反武派”,而同样和狄仁杰属于山西帮裴行俭脱离了“反武派”,至于是被被动抛弃还是主动放弃的都无法避免他所代表的地区利益集团。而后来他告别了政坛,本来裴行俭是属于参谋型的军事人才。由仪凤四年六月(879年)的西突厥叛乱可以看出,西突厥是归降了唐朝的,而吐蕃则是彻底的外国。并且长年处在敌对状态中,在叛乱时间发生前不久,两次对吐蕃的战争都是属于消耗站,没有赢家。所以认为暂时避免大规模的战争,以面对国力造成不良影响。并且叛乱是属于没有群众基础的,是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的,所以他指定了一个“斩首行动”,要把叛乱的头头干掉,避免大规模的战争。并且当时这属于国家高度机密,本来是想搞个什么特别行动组之类的临时机构,结果转念一想,军事机密还是越少人知道的好。所以就自己去实施作战计划了。并且有个很好的借口,护送波斯王子回国,并且高宗奉他为安抚大食使(相当与现在中东地区特使)。从前期可以看出,他对于国家发动战争还是很谨慎的,并且属于避免正面大规模的接触,以智取胜。

裴行俭这个人了不得,曾经担任过,安西大都护(相当于安西生产建设兵团司令员兼政委),来到自己曾经工作生活过的地方,受到了当地人的隆重款待。可是他身边的士兵并不多,所以采取吸纳当地地方武装扩充自己的军事力量,而如果要是自己说出来是征兵,风声自然会走漏,自己的生命都会有威胁。根据史书记载,他到达的当日,就有一千多当地人要做他的随从。而当他以天气热不能远行为借口安下营寨的时候,就和当地的部族搞了个聚会,并且在这个时候提出要游猎。所以得到了大约有一万左右的生力军,当时唐朝有许多胡将,而裴行俭的又是国家高级干部,所以如果能被他看中,那么前途就会明亮起来。所以是“诸胡子弟争请从行,近得万人。”从这句话能够看出,当时我国的少数民族是十分尚武的,关于部队的具体人数,我推断为一万人左右,毕竟兵贵精不贵多,而裴行俭是属于玩阵法的专家,把这些人编入队伍当中,就开始了武装游猎。达到阿史那都支大帐前10里的地方,就派人过去打个招呼,主要是麻痹对方,结果阿史那都支就相信了。由于当时阿史那都支并没有公开叛乱,所以不好撕破脸皮,而就当这时,裴行俭带领他的一万军队开了过去,把叛乱首领生擒。并且叛徒集中看押,随后自己亲领一支机械化部队(骑兵)去捉拿叛乱的二号人物李遮匐,这个时候有个巧合的事情发生,李遮匐派人去阿史那都支那打听消息,结果半道碰见了裴行俭,裴行俭这人更简单,让他回去说叛乱头号人物被捕了。从这点能够看出,他是用了心理威慑,最后叛乱被平息,没有发生大规模流血冲突。

裴行俭不算是猛将与勇将,他是一名儒家,这和他的出生有极大的关系。首先他是士族家庭,家里出过许多将军(故事将军是名称,而并不是等同与现在的军衔,团职以上都算将军),而且他经历过良好的军事系统教育,是跟随当时著名的军事将领苏定方学习。根据苏定方的话说就是“吾用兵,世无可教者,今子也贤。”就是说,我用兵,这世上没有可以传授的人,但是你是例外。当时他担任的职务是左屯卫仓曹参军(相当于主管后勤的参谋)。虽然做过军事,但是被调离了岗位,做了吏部侍郎(组织部副部长),在这时期他也是很有建树的。隋唐时期的科举制度不但是要看成绩,还要看家庭背景、社会关系等。当时的科举只是获得了做官的资格,也就是说当时的科举考试就是为了一个官员上岗证。而真正一些有才能的人却无法得到平台展示自我为国做贡献,而当他担任了该官职以后,就对科举制度的不完善做了修改,修改之后使科举制度能够比较客观的反映一个国家人才贮备数量。我一直纳闷为什么唐朝时的中国就会那么的强大,我也只是有些片面的结论而已,其中,从裴矩与裴行俭两人就能看出,能文能武,人才大多为复合型人才。前者是外交才能出色,但是并无法掩盖其政治才能与军事才能,而后者则是军事才能优秀,但同样无法掩盖其的政治才能(组织部副部长)与外交才能(安西生产建设兵团司令员兼政委)。而且裴行俭还有一个才能,草隶书法,我想应该是属于大气蓬勃的将军体吧!而且他还说:“如褚遂良“非精笔佳墨,未尝辄书”,而裴行俭和虞世南,却是,不择笔墨而妍捷者”。可见其书法造诣之深。

其军事才能的展现虽然次数不多,但是每次都是大手笔。前文的“斩首行动”,而在调露元年(679年)十月就上演了“朔州粮车藏兵”又一经典战役。突厥用兵也很狡猾,知道唐军是属于主动出击,后勤线自然就会拉长,所以就针对后勤线下手。而裴行俭则利用了突厥的这一惯例,来了个将计就计。用300辆粮车把敌兵诱来,在当突厥劫持成功之后,休息之时,唐军杀来,并且与预伏部队把这股突厥军队全歼。这一战后,彻底的解除了后勤线的危机,当突厥看到粮车之时,还惧怕是诱饵,真可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而突厥兵的这段恐慌也就是存在与裴行俭在世时期,死后警报自然解除。开耀元年(681年)的反间计更是教科书式的战例,一边打,一边分化,最后叛乱被平息。他的所指挥的三次战役只是唐朝对外战争中的各例,但是却能体现出当时中国的强盛的一个因素:文亦将,武亦相。而也只有唐朝才能产生这样的人才,裴行俭的儿子裴光庭后来就担任了宰相的职务,可见唐朝的交叉任职的好处。作为一个军事人才,他还提拔了许多许多军事人才,如果说提拔,我觉得有些太官僚化,应该说是给予更多人展示自我的平台,而这些人包括程务挺、王方翼、李多祚、黑齿常之、郭待封、刘敬同、张虔勖等,后来大多成为了著名的军事家。文武交叉任职还使他发掘了政治家,如王勮、苏味道,都在当时的组织部担任过领导岗位。

总结:文死谏,武死战,其国必兴。文亦将,武亦相,其国必昌。从裴行俭的一生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人才贮备是非常重要的,而对现有人才实施交叉任职则是人才再教育的重要环节。我认为,中国古代领先与其他国家文明,就是因为中国人强,综观裴行俭,军事、政治、外交、书法、阴阳、历术都有研究,而且都是有所成就的。并著有文集20卷和《选谱》。又撰《草字杂体》及营阵、部伍、料胜负、别器能等46诀。但是现在却没有保存下来,只能说中国古代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做的太差了。

注:图片非原创

相关链接:

唐朝重要的三晋裴姓才俊TOP5(一)

唐朝重要的三晋裴姓才俊TOP5(三)

唐朝重要的三晋裴姓才俊TOP5(四)

唐朝重要的三晋裴姓才俊TOP5(五)

本文内容于 2008-4-6 20:05:37 被退役新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